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493章 若国破,就同归于尽
    正是黎佑晟打进来了。

    黎佑晟被驱逐到曲江对面之后,就自封“明王”起义了。

    祁祤脸色并没有多大改变,而黎沅梨的脸色却是悲喜交加。

    夏叶却是吓了一跳,这厮没有得到自己的指示就攻打进来!这下要怎办?

    黎沅梨此刻在黎佑晟旁边,手还在对方手里,简直就是个标准的人质啊啊啊啊!而且这厮手里还有剑,刚刚捅死了齐妃来着。

    她一阵焦头烂额,看见黎佑晟提着剑冲进来,立即吼道:“黎佑晟你丫着急个毛线啊!等我的命令再打会死咩?”

    黎佑晟也看见夏叶在这,惊了一下:“你也在这?我听说祁祤迎娶沅梨为后,简直不能忍,于是我就……”

    “不能忍你丫个大头鬼啊!”夏叶气疯了。

    果然那边祁祤已经把长剑架到了沅梨的脖子上,对黎佑晟冷笑:“你果然还是来了!”

    黎佑晟怒道:“你快放了沅梨!”

    “佑晟哥哥!”黎沅梨悲戚地叫了一声。叫得祁祤怒火飙升,长剑往前更进了一分,黎沅梨的脖子上立刻现一条血印。

    吓得黎佑晟大叫:“祁祤!你别冲动!”

    祁祤嘿嘿冷笑:“朕曾说过,如果国破,就拉着沅梨同归于尽的。我不是说着玩的。”他的眼睛此刻变得血红,就像个疯子一样。

    可是在场没有人把这个疯子的话当做疯言。黎佑晟不敢动了,问道:“你想怎样!”

    “要你退开!”

    “好!”黎佑晟立即扔下兵器,往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大殿之外。

    夏叶本来也要退出去的,谁知祁祤却在这时说道:“你,过来!”

    夏叶提着心走过去。

    祁祤对夏叶道:“把殿门关上!”

    夏叶乖顺地把殿门关上。

    祁祤又道:“跟上!”

    跟上?去哪里?

    祁祤没有多解释,长剑架在黎沅梨肩上,当先往前走去。

    龙德殿后面有个小门,通往祁祤的寝宫。脱离黎佑晟的包围范围,走到祁祤的寝宫后,她就明白,这货是想带着他们俩从寝宫的密道逃跑。

    黎沅梨身体虚弱,再加上变故突来,她有点受了刺激,身体总是软趴趴的,夏叶揪心地说:“皇上,你把剑收了吧。我们不会逃走的。”

    祁祤看了一眼,这才收了剑,黎沅梨当即就倒了下去,没有半分力气了。

    祁祤扭动墙上的机关,卧室的龙床忽然被打开,露出一个空洞洞的洞口。

    密道在床底下。

    祁祤咬牙,一把把黎沅梨背在自己背上,当先跳下去。夏叶也跟着跳下去,祁祤又吩咐道:“把机关关上!”

    机关?在哪里?

    “在床头!”

    夏叶哦了一声,乖乖去关,手才碰触到机关,忽然想起,要是暗道被关掉了,自己不就被关在外面了么?

    原来这厮带着我,就是为了这个用处啊!好你丫的祁祤,倒是挺会玩啊!

    夏叶最终还是扳动了床头的机关,在暗道门缓缓关上的一瞬间,飞快跳进去。

    暗道里没有灯亮,她凭着感觉跳进去,一下子就崴了脚,疼得她龇牙咧嘴。

    但却没有时间矫情,一瘸一拐地跟上。祁祤皱眉:“你怎么跟上来了?”

    夏叶假装天真:“不然呢?”

    祁祤噎了一口,不再说话,背着黎沅梨往前走去。

    暗道的构造还挺复杂,不是直线,这让夏叶想起了前世看过的那些盗墓小说,总让她有一种走在墓地里的感觉。古代那种帝王陵都是构造非常复杂的那种,而且还有很多的机关啊什么的。她一路提心吊胆着,就怕一不小心被祁祤给暗算了。

    还好祁祤没有那个时间暗算她,一路像走九宫格一样走完了暗道,夏叶最终在累瘫之前,看到了一丝光亮。

    祁祤的手缓缓触碰着墙上的一盏长明灯,随着他手的动作,前面的石门缓缓打开,露出了外面的天地。

    那真是广袤的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天空一片澄净,

    没想到,外面居然就是祁连山脉。

    “终于出来了。”夏叶叹息着,也在祁祤的脸上看到了喜色。

    只是这份逃生后的喜悦还没维持一分钟,就被现实打败了。

    连朝带着五万军队,包围了这里。

    反转简直不要太快啊!连夏叶都觉得心疼了。这世间最让人绝望的事情莫过于在给过希望之后。

    “夏叶。”连朝看见从地道里出来的三个人里,夏叶居然也下,很兴奋地叫了一声。

    夏叶呵呵一笑:“连朝你来了。”来得还真是及时。

    “是你搞的鬼!”祁祤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这个所谓神医的门道,后悔得眼睛都红了。

    夏叶很无辜地耸耸肩:“你不是早都知道,南靖五万兵马打过来了么?”

    “可是他们不是占领了黎国连接祁连山的几座城池后就没有动静了么?”他还以为南靖人少,所以占领了几座城池之后就停战了。而他一直在跟黎佑晟打,也没顾得上。

    夏叶道:“南靖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也不想占领你们黎国的疆土,他们只是来帮我的忙,救出沅梨的。”

    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祁祤恍然大悟。

    夏叶道:“祁祤,放了沅梨,我现在就让你离开这里。”

    “做梦!”祁祤睚眦欲裂。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放他离开,他也无处可去。

    “那你想怎样?”夏叶感觉又头疼了,打仗什么的最烦人,她根本不想走到这一步。

    都是那个脑残的黎佑晟啊,没事提前打进来做什么啊!不就一个封后大典么,又不会死人,那么在乎做什么?

    “我要带着沅梨走。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沅梨。”祁祤坚定地道。

    “不要,我不要跟你走!”黎沅梨发疯了一样:“祁祤你这个疯子!你什么都没有了你知道么!你凭什么带我走!我不要跟你走,就算你还是黎国的皇帝,就算这江山和天下都是你的,我也不要跟你走!我爱的人是佑晟哥哥,不是你!”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起去死吧!”黎沅梨的话更加刺激了祁祤,他也不再跟夏叶谈判,直接就把她带着往悬崖边上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