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冷肃冷哼一声,押着采花贼翩然远去。

    夏叶瘫坐地上,丫的,你要不要这么认真啊,吓死老子了!

    李暮歌已经打好了包袱催促她:“你说过要带我离开的。”

    夏叶又吓了一跳:“现在?”

    李暮歌点头,眸光认真。他本来就长得很漂亮,简直比陌上都要好看几分,这厮如果扮成女人,简直会比女人更漂亮。

    被这样一个绝色的男人盯着,用那么认真的表情看着,搞得夏叶的眼睛都不会动了……

    “你怎么了?”李暮歌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嘴角,有点无语,这货居然对着自己流口水。

    “啊那个……”夏叶丢了脸,却不脸红,抬手非常镇定地擦去嘴角的口水,一本正经地胡诌:“那个,我们可以晚几天走啊,我对这里还不熟悉啊,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么,你带我去玩玩呗?”

    “你想去哪里?”李暮歌皱眉。

    “哪里都好啊,最好是皇宫咯……”瞧见李暮歌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夏叶改口道:“我开玩笑的。”

    好吧事实是,夏叶想进皇宫见女皇,而李暮歌想出城去。但夏叶进不去皇宫,李暮歌也出不去城。

    城门根本没有解禁。

    冷肃第二天又来了。点名夏叶:“女皇要见你。”

    “噗!”正在撸面条的夏叶一口面条喷出老远,冷肃火箭一样退开,还是在衣摆处中了招,看夏叶的眼神恨不得现在就捅死她。

    夏叶非常无辜地看着她:“对不起啦,不过这不赖我啊,实在是你这个消息太过劲爆,我这不是一时收不住么?”

    冷肃冷笑道:“你以为女皇召见你,你就要飞黄腾达了?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夏叶无语地看着她。

    冷肃继续道:“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因为女皇见了那个采花贼,非常震怒。”

    夏叶惊愕,“为什么?”

    “去了不就知道了?”

    冷肃什么都不肯多说,毫不客气地押着夏叶走人。

    夏叶又有一种不作不死的感觉,她趴着囚笼边上哀嚎:“李暮歌你丫救我啊……怎么每次关键时候你就掉链子躲起来啊?你是有多害怕冷肃这个人渣啊……”

    飞来一块馒头,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一直以为很遥远的月氏国皇宫,一直以为没法进去的月氏国皇宫,这一次路途显得非常近,好像没用几分钟就走到了。

    夏叶被五花大绑着送进去,一步一步走上女皇居住的宫殿,然后她被冷肃一脚踢中了后膝弯,不由自主跪了下去。

    直接跪在一条粗壮的铁链上。

    再加上正午的阳光暴晒,目测至少三十八度。

    丫的,这是要活活虐死我的节奏啊!

    夏叶冷汗直冒。女皇会不会是个变态吧?把我招来了却不审问我而是在这虐我!

    她在胡思乱想着,时间慢疼疼地过去了一个时辰,她感觉自己的腿都快断了。再加上严重脱水……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晕迷之间,只觉得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她面前,挡去了她所有的暴晒和灾难,她慢慢抬头,只觉得眼前晃悠着一个她朝思暮想的人影,不由露出一抹贱笑:“楚承德,你丫来看我了哈……”

    噗通一声,身子直接栽倒在地,没有了知觉。

    夏叶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一定是笼罩了一种叫做“霉运”的光环,为毛她想办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是可以顺利进行的呢?

    不就抓个采花贼么,居然也能抓错?这下好了吧!又把自己圈进去了!

    “把门打开。”有一个尖锐的女声高声叫道。铁门打开了。

    夏叶被人用冷水泼醒,然后被拖到了外面。

    她慢慢抬头,她的面前坐着一个女人,容颜冷漠,气质高雅尊贵,穿着简单却大气的贵族服饰,看起来像极了月氏国女皇虞姬。

    女皇!

    夏叶猛地瞪大眼睛:“你是月氏国女皇?”

    虞姬黛眉微抬,气质高冷:“你叫李业?”

    夏叶拼命点头:“女皇找我,有事吩咐?”

    虞姬气场全开,震得夏叶下意识不敢贫嘴了。见夏叶老实了一点,虞姬才继续道:“真的花留香在哪里?”

    夏叶惊愕:“什么鬼?”

    虞姬冷笑:“少给孤装蒜。你协助抓来的那个假的花留香什么都招供了。”

    招供了就好。这货总算没有太笨,没等被虐成人渣了才说实情。

    虞姬怒了:“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好吧,既然已经东窗事发,夏叶也就不想兜圈子了。她无所谓地道:“女皇大人,你说对了。那个什么鬼的采花贼我确实没有抓到啊。我只是设了个局,然后让我自己的人扮演了一下采花贼,好给你们抓进去充数的。然后呢你们肯定会审问啦或者有别的原因盘问一下了什么的……反正你们早晚会发现那是一只假冒的,然后你们就会气得发疯,就会来抓我,抓我审问了,我就会告诉你们说,我知道真的在哪里……”

    “那么真的在哪里?”

    夏叶道:“想知道真的在哪里,我需要单独跟女皇大人讲啊。”

    虞姬微微眯起眼眸,那森冷的女王特有的气场瞬间冷冻了在场所有的人,唯独夏叶除外。

    夏叶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啊,游走生死边缘无数回的人了,会怕她一个小小的眼神?她要是怕也就不会设这欠揍的局来诓女皇了!

    好吧其实她已经有点没底气了。

    虞姬屏退了所有人,只剩下夏叶了:“好了,你可以说了。”

    夏叶道:“女皇大人,我手里有一把剑,我想问问你认不认识。”

    虞姬黛眉轻抬,冷冷看着她。“你在耍我?”夏叶手里没有剑。

    “当然没有了!你要不要问问冷肃?这货抓我的时候把我的剑弄哪里去了,你让她给我拿回来。”她都沦为阶下囚了,身上的青剑肯定是被冷肃这厮给没收了。

    有了“真正采花贼下落”这一张王牌,夏叶也是没什么可畏惧的了,虽然被女皇的气场震慑,但她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丝毫不能怯场。

    虞姬瞪着她的眼神,仿佛要吃了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