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506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虞姬最终还是妥协了,打了一个手势,把冷肃给招进来。

    冷肃一听夏叶要求立即把随身携带的青剑递过来:“皇上,就是这把。”

    夏叶一见,立即一步跨过去,谁知冷肃这货居然不给:“青剑给你,你再伤着皇上怎么办!”

    夏叶:“……!!!”我x你个姥姥啊!

    冷肃直接无视夏叶,越过她呈到虞姬面前。

    虞姬的眼睛登时亮了。伸手拿起青剑慢慢观摩。那双眼眸不再如方才的冷漠无温,而是一种怀念、遗憾……还有一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总之是比较温暖的情绪。夏叶观察到了,内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总算赌对了。这丫的这招棋走的也太冒险了点。

    看虞姬的神色她就知道,虞姬是认识她娘的。

    果然虞姬问她:“这把剑怎么会在你手里?”

    夏叶道:“蓝冰是我娘。”

    她说这话的时候,还在观察虞姬的脸色。

    但是令她想不明白的是,虞姬听见蓝冰俩字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而是忽然就怒了:“这把青剑,可是我月氏国的镇国之宝。怎么会在你手里!”

    夏叶还什么都没说出口,虞姬已经一声令下,两个女将就一左一右架起夏叶,把她控制住了。

    挖槽,剧情怎么总是会这样神转折?

    那个邱于晏明明说这把剑是月氏国女皇送给她娘的啊!

    夏叶一脸懵逼地看着女皇:“什么情况?这把剑真的是你送给我娘的啊!”

    虞姬笑了:“那是我先尊。”女儿国的奇葩称呼,管自己娘叫先尊。

    懵逼的夏叶就搞懂了,这把剑是女皇她娘送给她娘的。隔代了,这货就不承认了。

    现在好了,这叫什么?偷鸡蚀把米?啊呸,不对,哎呀什么形容词也不管了,总之很倒霉就对了。

    女皇阴测测地在她耳边道:“剑,你想要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得给孤把那只采花贼抓到。否则,这把剑你就别想要回去了,而其他你想知道的消息,孤更不会告诉你。”

    夏叶:“……!!!”丫的!你们抓不到采花贼关老娘什么鬼事啊啊啊啊!

    她被扔出了皇宫大门。

    这次没有任何人跟着她。她的贴身宝剑被女皇给拿走了,女皇根本不需要担心她会跑路。

    一筹莫展地回到明珠阁。二娘看见她就跟中了署一样整个人蔫吧无神,立即心疼地让她去休息,结果她一进自己房间,就发现那个长身玉立的绝色美男李暮歌在自己房间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夏叶没什么好气。她当初被抓走的时候,这厮可是躲得比耗子还快。

    “你说过要带我离开这里的。”李暮歌冷着脸,声音没有丝毫起伏。真真是个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谪仙。

    夏叶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一副柳下惠的正经样子:“现在想起这个茬了?老娘被冷肃那个货抓走的时候,你怎么躲得远远的,都不说来送送我?你也不怕我香消玉殒了,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了?”

    李暮歌很坚持:“我相信你。”

    相信你个叉叉啦!

    夏叶掀开被子躺到床上,她真是累成狗了,在皇宫里被女皇虞姬虐得很惨,此刻就剩下半条命了,没那个闲情跟李暮歌闲扯:“我现在哪里也去不了了。除非你帮我抓到真的采花贼。”

    她说完这一句话,就陷入了深度睡眠,剩下李暮歌一个人安静地站在她的房间里,漠然地看着她沉睡的容颜。

    这一觉夏叶睡了个昏天地暗,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中午了。

    李暮歌没有在她房间里。但却给她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只有几个字:“老地方见。”

    老地方?什么地方?那天晚上踩塌了的那个四合院?

    夏叶有点无精打采。她一筹莫展地要抓采花贼啊,鬼有那个时间理你啊!

    她吃完饭,照例出门到处溜达,一边心情雅致地欣赏街上的人来车往热闹温暖,一边心情憋闷地想着怎么抓到那个该死的采花贼。

    然后……不就一个采花贼么,为毛女皇一副非弄死他的架势不可?

    她掏兜,把女皇提供的清晰版画像拿出来认真仔细地观摩。

    话说这个采花贼也是有趣,明明是个男的嘛,非得扮成女人去采花……啊哈这个采花贼长得还真好看,真有点国民老公的样子……

    她的手忽然抖了一下,眼睛也瞪得老大。

    这张清晰版的不同于贴在月氏国各个地方的那个乱七八糟的女生版还面容不清楚,这张不仅非常清楚,还是个男子装扮。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绝色倾城,长身玉立。

    “跟李暮歌怎么这么像?”夏叶自言自语。

    街上的各种热闹她都瞧不见了。她把画像收到怀里,稍微辨了一下方向,就往那天晚上的四合院奔去。

    还是那一盏孤灯,寂寞如豆。

    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印着昏黄的烛光,颇有些寂寞如雪的味道。

    夏叶在门外站了许久,她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单刀直入地问,嗨?你丫是不是那个采花贼花留香?

    啊呸,她问不出口。

    倒是李暮歌似乎发现了她,推开门,站在门口。

    他还是那一身略显苍白的锦袍,冠发,眉目清冷,没有表情。烛光和月光交相辉映下,男子的绝美姿态更比谪仙还脱俗几分。

    她又看得要痴了。

    李暮歌先开口,打破了这画境:“你终于来了。”

    “啊。”夏叶有点呆。

    李暮歌又问道:“那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么?”

    “没有。”夏叶有点回过神来,下意识道。

    “真的没有?”李暮歌见夏叶摇头,笑了一下,颇有些自嘲的意思:“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夏叶沉默。

    她知道,只要自己问,这个男人一定会如实相告。

    但是就现在这个对话,岂非已经将答案说出来了么?

    她又何必问。

    她摇头:“没有。你说想要离开这里。那我带你离开这里。”

    李暮歌似乎一怔:“你说真的?”

    夏叶点头:“真的。现在走么?”

    她转身就走:“我也只给你这一次机会。要走现在就跟我走,不然以后,我是不会再做这种无聊又添堵的事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