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手下摇头:“不知道,自从昨天宫主带着李公子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了。”

    夏叶内心是崩溃的,她娘肿么会在月氏国留了这么几个猪一样的队友啊啊啊啊!

    马车就这么无情地路过了明珠阁。她的最后一丝求救的希望破灭,颓然地低下头,任由各种烂菜叶臭鸡蛋齐飞,把她砸成了猪头。

    囚车招摇过市,错身而过一个颓然的男人。他有些疲惫的眼眸微抬,淡漠地看了一眼,问路上行人:“这人怎么了?”

    路人义愤填膺:“这人太特么可恶了,居然和万恶的淫贼花留香是一伙的,昨天晚上帮着花留香跑掉了。”

    男人漠然地点头,他现在对什么都不关心了,他只想找到自己心中挂念的人。

    他走了,没有听见路人后面的一句话:“听说这个该死的女人人来自姜国!”

    夏叶最终还是被送到断头台去了。

    日头渐渐上了正午。

    坐在执行席上握着生杀大权的正是冷肃。

    夏叶觉得很悲伤,她现在唯一的一个希望,就是寄托在日上正午时,冷肃的斩杀令扔下来后,刽子手抽掉她嘴里的破布,问一下她的临终遗言。

    到时她一定会说:“宫主!我特么的就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我娘在哪!”

    知道娘的去向是她此生唯一的追求了!丫的,没找到就直接挂了,实在有点憋屈啊啊啊啊……

    该死的李暮歌,该死的楚承德,该死的这个混账的女尊社会……一点人权都不给,不就是个采花贼么,他到底丫的采了哪只花啊,虞姬要这么对他还迁怒到我头上来了……

    正午时分。

    冷肃眉梢微微挑了一下,面无表情地扔下了斩杀令牌。

    刽子手毫不怜惜地扔掉她后背的木牌,又拿掉她嘴里的破布。

    但是冷肃没有问她的临终遗言,刽子手也没给她机会,直接把她按倒在木桩上,硕大的砍头大刀高高举起,烈阳之下,折射着渗人的光芒。

    夏叶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剧烈起来。

    哇擦你爹了!这一刀下去能不能让我穿回现代啊啊啊啊……也就是此刻,真正濒临死亡,她才发现,其实她对这个世界是有多么眷恋。

    楚承德,下辈子,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吧。

    她紧紧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要恐惧,但内心里却总是想起楚承德,他的俊朗身姿频频在她脑海中出现。

    “斩!”冷肃一声令下,毫不留情。

    刽子手的刀立刻挥下来。围观群众下意识闭上眼睛。

    “咔!”斩在了木桩上。

    夏叶觉得自己的脖子一凉,刽子手的砍刀掠过自己的脖子,带来一丝清凉的肃杀感。

    下一刻她发现自己的身子动了一下,整个人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缚在背后的双手同时被解下来,她伸手摸摸自己的脖子,还和脑袋连在一起。

    “受惊了,对不起。”李暮歌仍然还是那双淡然到无波的眼睛,他微微低着头看她,面无表情。

    但夏叶却感觉到他的双手在颤抖,他紧紧地抱着她,生怕她下一刻就会消失在他怀里一样。

    夏叶嘿嘿笑:“你怎么来了?”

    没等到李暮歌的回答,她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人被送到明珠阁,请了月氏国最好的大夫给她诊治,但她还是昏迷了三天三夜,大夫一度下了病危通知,说这货大概活不过明天早上了。

    她做了许多的梦,总是梦见一些稀奇古怪的奇葩生物追着自己跑,想要吃了自己,她一边跑一边喊,她有多渴望楚承德此刻能在自己身边,陪自己共度难关。

    “楚承德!……”

    她惊叫了一声,终于突破梦境醒了过来。

    一身虚汗。

    “你醒了。”是李暮歌的声音。淡淡的,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喜。

    夏叶有些懵逼地抬头,看见李暮歌那张淡然到没有表情的脸,忘了眨眼睛。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采花贼,李暮歌。

    “怎么,看见是我,你很失望?”李暮歌淡淡的勾唇,他陪了她三天三夜,自然听见她无数次无意识地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她从来没有叫过自己的名字。

    夏叶扶着自己的心脏坐起来,好大一会才缓过来,笑得苍白无力:“是你救了我。”

    她是肯定的。不用想也知道。虞姬想抓他,虞姬知道自己协助他出城,气疯了,就要把自己凌迟处死。所以这个世上能救自己的,只有李暮歌了。

    “你都逃出去了,为什么还回来。”

    回来救了她,却把自己圈进去了。夏叶实在不明白他们折腾了这一圈到底得到了什么。

    之前这货左躲右藏的还能混日子,现在好了,直接暴露了。

    李暮歌仍旧是那一脸的淡然,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没事。本该就是我承担的事情,我不能害你无辜丧命。”

    倒是还挺有良心的……夏叶内心默默感慨了一下,总算自己没有看错人。她就觉得这货长这么好看,走大街上回头率那是百分之二百五的高,想要女人怎么会没有,还需要去采花?

    全城的女人都排队等着他呢……

    啊呸,想哪去了。

    “既然你没事,那我就走了。后会……无期。”李暮歌说着诀别的话,仍然还是那一张面无表情,噎得夏叶一下醒过神来。

    “喂,你要去哪里啊?”

    李暮歌已经走了,没有回答她。

    夏叶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就这时,二娘推门进来,一看见自家宫主醒了,就跟死了娘一样地扑过来大哭道:“宫主啊你可醒了啊,还好李公子救了你啊,不然我可就成云宫最大的罪人了,万死也没法谢罪了……”

    夏叶呵呵一笑,这猪一样的队友她也是无语了。不过她也没怪罪二娘,那种情况下,二娘就算知道是她也没法相救,云宫在这里没有几个会武功的,劫囚什么的成功率几乎为零。

    她只是好奇,李暮歌到底做了什么事得罪了女王。

    难道真的把女王给采花了?

    所以女王才对他咬牙切齿,一定非得抓住他千刀万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