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连着三天,他们都在滇南山上乱走。即墨带她走遍了他曾经来过的所有墓穴。但是他们没有破坏和挖掘任何一处墓穴。即墨曾经提议要挖掘和勘察,但都被夏叶拒绝了。她自从脑补出了残酷的历史之后,对这些群葬墓就有一种天然的敬畏,她敬畏死者,更敬畏这种无辜大量丧生的百姓。

    而且她也不认为,上古神墓会埋在这些地方。况且这些墓穴即墨不是曾经都走过了么?

    第五天的时候,即墨带她走过半山腰。夏叶很明显感觉到此处地势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半山腰的地势他们几乎都走遍了,但就这一处,大约方圆十里左右的面积,地势偏高,而且土壤坚硬,树木杂草的生长高度比其他地方差很多。

    夏叶问道:“这底下埋着坟么?”

    当所有的群葬墓都没有墓碑和标志物,甚至连基本的土堆拢起都没有,这半山腰的这一块特别的地势就显得尤为特别。不算厚的土层下面似乎还露出一块灰白的石头。

    即墨道:“这里就是上古神墓了。”

    “上古神墓?”夏叶吃了一惊,即墨却已经从包里取出一个轻巧的铁锹开始挖土。夏叶也跟着拿出铁锹一起挖,挖了不多一会,就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夏叶扔了铁锹,用手去扒拉土,小心地把石块抠出来,然后招呼即墨过来看:“这可是高级的花岗岩啊,这在两千年前简直就是陨石一样稀有的存在。”

    两千年前的山体坍塌虽然把上古神墓掩埋,但经过两千年的岁月沉淀和洗礼,表面上的掩埋也被冲刷得差不多,俩人很快就挖出了许多打磨平滑的石块。

    “快看这里。”夏叶挖了一会,忽然感觉到不对劲。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在渐渐下沉,她根本没有挖自己脚下的土。

    “不好,山体又坍塌了。”即墨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夏叶的手。

    夏叶直接吊在半空。她的身下出了一个巨大的的深坑,底下黑漆漆一片,深不见底。

    夏叶吓出一身冷汗。

    她刚想说,这应该是上古神墓的入口。即墨那边微微一用力要拉她上去,但就这时,即墨那边的山体也出现了坍塌,两个人没有着力点,就这样直接掉了下去。

    “啊!”夏叶不由自主惊叫起来。

    混蛋,这丫的深不见底,摔下去会不会粉身碎骨啊摔!

    “噗通!噗通!”

    意料之中的粉身碎骨并没有出现,他们居然掉到了水里。

    由于没有防备,没有及时闭气,口腔内都灌入了不少水,但人的求生本能让他们在这一刻看到了生机。只要不是粉身碎骨,掉到水里是最好的意外。

    只是这水的冲击力有点大。他们一落入水中,就不由自主被冲着走。早已失去辨别方向的能力,任由水流带着他们一路往不知名的方向而去。

    夏叶看清了水底的清澈见底,仿佛还有一点微弱的光线,似乎是阳光照在水面上,亮闪闪的,水里有许多大鱼,有一只直接擦着她身边而过,她看清了那鱼是一只翻着肚皮畅游的鲤鱼后,吓得眼睛都瞪圆了。

    那是鲤鱼吧?是鲤鱼吧?是鲤鱼么?

    她自己都不确定了。眼角余光看到的分明就是她见过的锦鲤,可是为毛在这里体型这么庞大,在水里翻着肚皮畅游的样子,跟她的身高都差不多了。

    她逮着一个机会探头看了下水面,这是个封闭式的空间,但四周仍然有岩壁,好像滑不溜秋的岩壁上还有藤蔓。

    夏叶费力地慢慢往边上靠,想要在随水流冲过去的时候抓住藤蔓靠岸。

    但就在越靠越近的时候,夏叶感觉到水流已经不是往前流,而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她就处在这个漩涡之中,再也无力靠岸。

    以现在的情形推断来看,外面的护城河简直就是一条神秘得不能再神秘的河,不知通往什么地方,也不知什么地方是尽头。

    在齐国境内看到的只是一小段安谧的河流,现在推断来看,那简直就是一条小溪流一样的毫无杀伤力。但其实这条河藏有巨大威力。它在无人知道的地方卷起了不知多少漩涡,之前他们以为遇到的漩涡已经够大够震撼,没想到这地底下,在这曾经坍塌过的滇南山,就在这上古神墓之中,还有更大更危险的漩涡。

    如果被卷进漩涡,大约就没命了!夏叶心中直打颤,急忙使劲全身力气向外游动,想要脱离漩涡。但越是焦急,手脚越是不听使唤,不但没有游到外围,反而搅得漩涡暗流更加涌动,离漩涡又近了一些。

    “夏叶!”即墨惊叫。他是一直抓着夏叶的手的,可是这个时候却有点抓不住了。漩涡的力量太大,他抗拒不了。

    “你不要管我了,快放手,你自己快离开这里!”夏叶拼了命地说出这一句话,人已经被卷入漩涡边缘,眼看就要被卷进去了。

    恍惚中,她似乎还听见有巨大的水声从高空降下来。她的头只要浮出水面,就会被巨大的水花打痛。有那么一眯眼的功夫,她居然看见身旁有一丛水草,被水流冲击得摇摇欲坠,却仍然顽强地生长在漩涡边缘,都朝着一个方向偏着,它们的根埋在石缝中,石缝间隙很窄,手没法伸进去。

    夏叶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赶紧伸手去抓,想要稳定自己的身体,否则只要自己的身体再被带近漩涡一点,只怕就要挂了。

    谁知水草常年泡在水里,早已变得滑不溜丢,用力抓了几次都没抓住。每一次的失手,都让夏叶的心跟着一沉。

    好在夏叶也是经历过无数生死的,危机关头还没乱了分寸,她随手拔出插在羊角靴里的匕首用力插进那长满水草的石缝中……丫的!匕首刀刃是直的,插是插进去了,但却没法固定,又直接掉出来了。

    那就只好,上倒勾了。

    她又手忙脚乱地摸出倒勾,水里阻力太大没法扔过去,她正绝望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即墨游了过来,在水中摸到倒勾,又费力地游到石壁边缘,把倒勾卡了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