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侧耳倾听,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刚刚丧尸的嘶吼声,野兽的咆哮声,兵器挥打的声音统统都不见了,此时此刻,外面安静得仿佛一根针掉落都能听得见。

    夏叶的心忍不住剧烈地颤抖起来。

    她好想知道即墨现在怎么样了,可是这该死的棺盖巨沉,她根本推不动。

    她试着喊了几声。

    “即墨?即墨?”

    没有声音。

    难道即墨和那些丧尸,一起同归于尽了么?

    不要!她不要这样!

    她试着从棺材里坐起来,既然手推不动,她就用匕首,撬开一条缝也好。

    缝隙真的被她撬开了。

    有一丝微弱的光照了进来,她在棺材里往外看,外面的一切异常清晰,四具丧尸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他们无一例外被削掉了脑袋和四只,再也没有一块完整的样子。

    即墨背着她靠在棺椁边上,撅起一只腿,手肘搭在上面,手心还握着剑柄,抵在地上。他的脑袋耷拉着,没有任何声音和动静。

    “即墨?”夏叶又叫了一声,即墨似乎是听见了,轻轻动了一下,慢慢转过脸来。

    他的眼睛似乎有猩红色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而此时夏叶正全神贯注地想把棺材盖掀开,所以没有注意到。

    夏叶很兴奋:“即墨你还可以么?你帮我把这个盖子掀开,我要出去。”

    “哦。”即墨的声音听着很疲惫,还有淡淡的暗哑声音,看来是经历了一场厮杀累坏了。他还是以剑为支撑从地上爬起来,费力地帮夏叶掀开了棺材盖子。

    夏叶手忙脚乱地从里面爬了出来。

    一出来就直接瘫软在地了。

    外面的厮杀虽然惨烈,几只丧尸看起来也很恐怖,杀伤力巨大,但是也不及她暗无天日地躲在一口棺材里,和一只千年骷髅睡在一起强。

    她当时只觉得身体底下硬邦邦的冷飕飕的,那是一种来自骨髓深处的阴寒,好在因为没有一丝丝的光线,她看不到情况。

    现在爬出来了,仍然没有勇气去看一眼。只要脑补刚刚和骷髅睡在一起,她就浑身瘫软无力,简直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啊好么!

    只是她在地上喘息还没超过一分钟,棺材里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像是指甲盖挠木头的声音,刺耳而尖锐。

    夏叶整个人都成木偶一样僵直了,直挺挺地和即墨对望,什么声音都不敢出了。

    刺耳的挠木头的声音还在继续,声音越来越大,摩擦的面积似乎也越大,夏叶拉着即墨的手,只觉得此刻两人的手心都找不到温暖的温度。

    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棺材,没有勇气上前一步。

    棺材忽然炸裂开来。

    像是龟裂了一样,“轰!”的一声巨响过后,棺材成碎片一样直接就落到了地砖上,没有向四周飞去。

    而棺材里的一具骷髅直挺挺地躺着,他早已没有了血肉,只剩下一副骨架,身上还穿着齐国不知道什么时期的衣服,衣服上刺绣是四爪蟒蛇的样子,看样子应该是太子级别的人物。

    他的嘴巴微微张着,里面露出一颗圆形的珠子,夏叶知道这应该是一种什么辟邪珠子,防尸变的。可是此刻,防尸变的珠子还在他的嘴里,他却已经开始变了!由此可见,古代人的一些迷信和信仰也真是不靠谱啊啊啊啊!

    他的手臂微微向外张开,手指弯曲着,似乎有在动,他的指尖有棺材板的木屑!

    夏叶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丫的是尸变啊!这是僵尸啊!这丫的躺棺材里多少年了!这和刚刚那四个丧尸还不一样,四个丧尸是他们看着变成的,还不觉得有那么恐怖,而且现在已经解决掉了。

    即墨一个人就解决掉了,说明他们的杀伤力还不是很强。

    可是这只僵尸,还在躺着,还没完全苏醒异变,就能轻而易举地粉碎了棺材,这杀伤力又岂是刚刚那四只能比的!

    “即墨……”夏叶感觉自己的上牙在咬着下牙。她自认为遇事从来都是镇定的,并且有急才,越是遇到危难越是容易想到解决办法,但此刻面对这一只正在渐渐苏醒的僵尸,她却恐惧得脑子都不会转了。

    她只要想到刚刚自己就压在这只僵尸身上,她就不由自主地想吐。

    她记得上辈子看过的盗墓小说里,经常说的常识就是,千年古尸一般不会无缘无故异变,一般都是触及到什么东西,才会复苏,比如人气。

    她丫的刚刚躺在那货身上,把自己的人气过给了它,才让这丫的苏醒了!

    “即墨,它、它动了!”夏叶的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眼睛都不会眨了。

    只见僵尸慢慢地从棺材里坐了起来,骨头摩擦的声音磨得人牙根生疼。

    然后,僵尸慢慢活动了一下筋骨,他抖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慢慢的,僵硬的,弯曲又伸张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夏叶都看见了一块白森森的骨头从这货的手臂上脱落,但却丝毫没有影响他一点点动作。

    接着这货又卡茨了两下牙,夏叶直接用手堵住了耳朵。她丫的受不了了!

    恐惧让她想要立刻从这里离开,可是她的腿已经颤抖得不听使唤了。

    “不要怕,你在这呆着。”即墨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尤其镇定。

    他轻手轻脚从背包里取出几张黄色的鬼画符,夏叶这才想起来背包里居然还装有这种东西。她向来是不相信鬼神的,可是这个时候却不得不信,立刻也跟着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自己的那一份都交给即墨。

    即墨长剑在地上抵着,借力凌空翻了一个跟斗,越到僵尸上方,手中的鬼画符快而准确地贴上了那僵尸的脑门。

    僵尸立即不动了。

    直挺挺地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仿佛从来没有苏醒过。

    夏叶松了一口气。

    但不幸紧接而来。

    即墨凌空翻越的动作太大,居然一不小心踢到了还悬在上空的两口棺材的左边一口。

    像是牵动了什么地方,起了连锁反应一样,整个地宫都跟着晃荡起来。

    一直悬空挂着的两个棺椁就这样掉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