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540章 就是一面破镜子
    妗砚璃不由自主地放开了手。

    夏叶警告地瞪他一眼:“看好这里,别愚蠢地擅自行动!老娘说能救出他们,就一定能办到!”

    说完也不管妗砚璃一脸愕然和内心的震撼,她潇洒地轻功飞了出去。

    城隍庙离这个菜市口,直线飞行的话并不远。所以等妗砚秋绕着大道七弯八拐地过来时,夏叶人已经在城隍庙外的百年榕树下,盯着贴在墙上的皇榜看得津津有味。

    她此前也是有看过皇榜的,大概意思就是说,皇帝病了,全国找名医,谁能治得了皇帝的病,定然赏赐高官厚禄,福荫后代什么什么的。

    她掐算着时间,等那马蹄声渐近,终于停在她面前,马上的二皇子才要发话,她忽然伸手,撕了那皇榜,转过身来问二皇子:“听说皇帝病危,高官厚禄聘请天下名名医,小可有幸习得微末岐黄之术,不知可有这个资格替皇上诊上一脉?”

    她笑容大方得体,透着一股子神秘,又像是怜悯众生的同情。举手投足间贵气天成,自信的样子就像个高高在上的高人。

    二皇子一愣,没想到真有人在这揭皇榜,只是看这个笑得非常自信从容的……男人?

    他脑子一瞬间电闪而过,指着夏叶骂道:“神旨上说的是天女,是女人,你是个男人!”

    他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非常兴奋地招呼:“来人!给本宫把这个妖言惑众的混蛋绑了,一并押到断头台去和姬无寿一起斩了!”

    “慢着!”夏叶大叫道。丫的,刚刚耽误了点时间,没有来得及换衣服。现在看几个士兵围上来,二皇子脸色不善,她只好抽出绾发的簪子,大大方方地道:“二皇子,你再看我是男是女。”

    “你……!”二皇子目瞪口呆。

    “二皇子,我是个女人。”夏叶淡然一笑,仪态万千。

    虽然身上还穿着男士的锦服,但谁也没法再把她当成女人了。

    二皇子没话可说了。

    事情生的诡异,他不敢再独断专权,怕真的引起什么无法收拾的后果,被人诟病。

    只好恨恨地下令:“来人,把这个女人带到宫里去给我父皇诊治。另外把姬氏一族全部押回大牢,三天后,要是我父皇病情没有好转,你和姬氏一族,可就不是砍头那么轻了,等着凌迟处死吧!”

    二皇子打马当先离去。

    夏叶被两个士兵一左一右押着跟在后面。

    忍不住心里腹诽,这货也太特么的二了。我可是扬言能救皇帝的人诶,是天女下凡诶!结果你这厮就这么不客气地对我是吧?真是太不会办事了。

    不过腹诽没用,她就这么一路被押着走到皇宫去,话说这路可真长啊,要不是她这些年在外流浪,身为一个养尊处优的闺房女人,肯定是走不动的。

    所以当她走到皇宫时还有余力跟骑马的二皇子微笑以对,连二皇子都吃惊了。这个女人难道真的是什么天女下凡?

    正当他胡乱猜测的时候,有一个黑衣人蹦到二皇子面前,说道:“二皇子,刚刚刑场的种种怪事,都是这个女人搞出来的!”

    “噗!”夏叶被自己的口水给噎住,一时有些丢人,二皇子阴测测地看她,抽出长剑架在她脖子上:“原来是你这个妖女在这装神弄鬼!本宫现在就把你押赴刑场凌迟处死!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当然有话说咯。你以为我刚刚失态是因为事迹败露惊慌失措么?不是的,你想错啦!”夏叶优哉游哉强自镇定信口雌黄胡言乱语:“而是我觉得你和你的人也太蠢了,这个时候才跳出来指责,已经没用啦,全天下的人都见到了刚刚的那些奇葩事,就算你说是我搞的,也不会有人信的。首先你得有证据。”

    “证据?”二皇子眼睛看向黑衣人。黑衣人拿出一面镜子:“就这个……”

    二皇子砰一声打在他脑袋上:“就一面破镜子,能搞出那么多幺蛾子,搁我我也不信啊!”

    知道她是装神弄鬼,二皇子反倒更加开心。这证明她是没有真本事的,只要治不好父皇的病,姬氏一族就真的没有任何生路了。

    嘴角露出一抹阴鸷的笑容,二皇子阴测测地给夏叶比了个请的姿势。

    夏叶也不客气,当先往前走去。她现在可是天女下凡,气势上就不能输。悄悄用袖子擦干了手心里的冷汗。丫的,这货的智商要是再高上那么一点,她这会就要横尸街头了。

    二皇子没话找话:“敢问天女如何称呼?”

    夏叶随口道:“织女。”

    织女可是古代神话里的女神仙,她也不管这个国度里有没有这一号人物,反正要是有人问起她的事迹,只要把古代织女的故事添油加醋说一遍,就不怕露馅。

    皇帝住在乾元殿,这本应该是皇帝的寝宫,应该是有许多宫女太监服侍的,可是现在看来分外冷清。宫女和太监加起来总共就只有六个。

    太寒酸了点。夏叶问二皇子:“这里为什么只有这么几个人啊?其他人呢?”好歹是一国之君,这样寒酸有点说不过去吧?

    二皇子道:“我父皇的病是会传染的,为了避免殃及无辜,所以能少人则少。”

    夏叶点点头,二皇子便命那个留守的太监道:“给这位姑娘把门打开。”

    那太监应了声诺,恭敬地打开门,夏叶刚一进去,门就从外面被关上了。

    呜沉沉的一声,“砰!”合上。夏叶吓了一跳,回头看,油纸糊的门窗紧闭,殿内虽然空旷但空气不流通,光线也暗淡,整个乾元殿笼罩着一层死气沉沉,散发着霉味,像是多年没有人住一样。

    黄色的帐幔一层又一层的,越寝宫里走,光线和空气越不好,偌大的龙床上躺着一个人,时不时发出一阵有气无力的咳嗽声。

    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宫女守在床前,照顾皇帝。她还算尽心,皇帝一咳嗽,她就端起钵盂伺候,布满皱纹的脸是淡漠的,但没有任何嫌弃的神色。

    夏叶走过来,站在他们面前,老宫女发现了她,淡漠地开口问:“你是什么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