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帝表面让姬家入狱,其实是以身试法被装病在床。皇后和二皇子果然行动了,然后就悲催地着了皇帝的道。

    夏叶冷汗直流。姜还是老的辣啊,但是这个游戏是在太特么的危险了好么!

    麻蛋,这个大妗国上下就没一个正常人吧!

    果然是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这皇帝也太特么的能玩了。

    可是皇帝会玩,皇后她也不是吃素的啊!

    既然皇帝敢装病,她就敢将计就计给皇帝吃毒,结果皇帝真的被她给毒得奄奄一息,要不是夏叶突然跑出来搅局,这皇帝此刻只怕真的挂了吧?

    还有对姬氏一族,既然皇帝敢以神的名义说姬氏一族是神棍,判了死罪,她就敢假借皇帝的名义将姬氏一族推上断头台!如果不是夏叶突然跑出来搅局,那些无辜的生命只怕真的要挂了!

    还有还有,他们去采草药,如果不是夏叶,此刻这个大皇子妗砚璃只怕就真的命断五沟崖了!

    皇后傲骨犹存,听皇帝如此精心算计自己,内心虽然酸涩,但也不肯认输,冷笑道:“就算那样又如何,姬氏一族现在还被关在牢里,出不来,就算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也没办法赶来救你!而且我早已买通狱卒,今日午时就给那大牢来一把大火,把姬氏一族统统烧死在牢里,到时,任凭你当初有多么详细黑暗的计划,也抵不过死人无法执行!”

    皇上冷笑:“你以为朕真的是神智昏迷,还是得了什么上天的指引,才把姬家打入天牢的?将他们打入天牢时,朕已经把天牢钥匙交给他了,并且给了他五万兵马,由姬无寿全权负责。只要你们母子俩有任何不轨,姬无寿的兵马就会打进皇宫来!你们这完全是自掘坟墓!”

    麻蛋,好一出乱七八糟的宫廷戏!

    夏叶听着万分头疼,她其实是对这些人更加寒心,在这听着真相就觉得冷汗直冒,不知道她这个外人知道了宫廷密辛,到时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皇家,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既然姬氏一族没有事,姬无寿也不会死,她就不想在这呆着了。

    皇帝下令把皇后押出去的时候,她也趁机说道:“既然这里没事了,民女也告辞了,民女什么赏赐也不要,只求能见一面姬无寿大人。”

    皇帝刚想问她见姬无寿干什么,那边殿门才打开,皇后忽然悲喜交加地喊了一声:“皇儿!”

    皇后这一声唤,把在躺在床上的皇帝,还有司徒明为首的文武百官全都给吸引过去。

    看清外面的情况后,各种奇怪表情统统出来了。

    夏叶也吓了一跳,面容沉重地看着妗砚璃。

    妗砚璃很自然地走到她面前,揽住她的肩镇定道:“没事,有我保护你。”

    夏叶:“……”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她还是比较喜欢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想起楚承德。他,永远是她心里的牵挂,谁也无法取代。

    殿门之外,正是二皇子妗砚秋带着一队御林军把乾元殿给包围了。

    粗略估算了一下人数,大概在五千人马左右。

    他能带着这么多人闯到这里来,看来整个皇宫的守卫都被这厮给控制了。

    还真有胆子这么明目张胆地篡位啊……

    夏叶虽然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但也能理解。狗急了还跳墙呢,何况这货觉得他已经没有生路了。

    皇上当机立断下旨:“以皇后为人质,让这个孽畜放下屠刀!”

    夏叶:“……”内心感慨,皇家果然都是冷血无情的。

    但是此刻为了一屋子人的生路,一时之间她也想不到解围的办法。她也没资格出来说什么。

    只能眼睁睁看着皇后被当成人质押出去。

    所有人也跟着皇后后面出去,一些刚刚司徒明带来的御林军已经摆开了架势和二皇子的人对峙姿势。

    整个乾元殿门前此时怒剑拔张,战火一触即发。

    看见皇后被押着走出来,二皇子面容沉重,有点气急败坏:“母后,你怎么这么笨,居然被抓了。”这不是拖他后腿么?

    皇上在老宫女和妗砚璃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出来,冷声道:“砚秋,你快放下刀剑,朕便免你死罪,否则,你别怪朕冷血无情……!”他抽出御林军腰上一把长剑架到了皇后脖子上。顿时一点血染红了剑刃。

    皇后欲哭无泪的样子:“皇儿,你快走吧,别再意气用事了。快扔了兵器,进来跟你爹道个歉吧。他一定会原谅你的!皇儿,听话,母后希望你平安无事地,就别无他求了!”

    皇后知道事到如今只能自己母子投降认错才能有一线生机了,她的儿子逼宫篡位只有区区五千人,可是姬无寿手里可有五万。

    “开什么玩笑,母后,你脑子是被他们蒙蔽了么?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是你一直希望我坐到那个位置,好让你母仪天下的么?现在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让我停手?你觉得我们还有退路了么?你觉得我这把刀一放下,会有生路么?”

    “哼,想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皇上怒吼。

    妗砚秋冷笑一声:“老东西,有没有那个能力你说了不算!”

    皇帝是彻底被刺激到了,气疯了,本来就摇摇欲坠的身体,此刻更加如秋风落叶一样抖得不成样子,他愤怒地抽出旁边御林军手里的长剑,就走过去,挥舞着朝二皇子刺去。

    就这时,皇后忽然用力挣脱束缚,跑过来挡在妗砚秋面前:“皇上,皇上,臣妾求您看在我们多年相濡以沫的份上,放了砚秋,我可就这一个儿子啊!只要您饶他一命,您把他发配边疆去永远不要回皇都来臣妾也绝无怨言!”

    皇后那么坚强倔强的一个人,刚刚被事迹败露被抓时,还那么傲骨翩然不肯低头,如今却为了妗砚秋哭成这样,卑躬屈膝地求皇帝。

    皇帝毕竟对她是有真感情的,被她这么一求,心里忍不住就软了。

    他犹豫了一下。

    长剑顿了一下。

    没有再往前刺。

    但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