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558章 凶残的女人不能惹
    凤秋寒屁股挨了那俩公主好几脚,痛得龇牙咧嘴还是不改那贱嗖嗖的样子,对夏叶挤眉弄眼:“咱俩现在算不算同甘共苦了?唉好吧,夫妻之间就得这样,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携手共度难关的。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你被打……哎哟噗!”

    脑袋一歪,这回是真倒在夏叶身上起不来了。

    那个穿绿衣服的容诗公主拔下发簪直接插在凤秋寒的屁股上了。

    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这是要凤秋寒断子绝孙从此再也不举的姿态啊?

    夏叶心中有点后悔,她感觉自己玩过火了。

    “诶?你们在干什么?”不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俩公主抬头看了一眼,悻悻地又踢了一脚,这才转身扬长而去。

    清脆声音的主人很快就走了过来,一看地上抱在一起的狼狈不堪的俩人,不由得捂嘴调笑:“你们俩这是怎么了?”

    是淑妃姬灵儿。

    夏叶有苦难言,苦哈哈地说:“淑妃娘娘你就别笑了,快帮我找俩人过来把这厮拖走吧。”

    很快就出来俩太监,把凤秋寒两头抬着走开了,安排到客房去包扎屁股上的伤口去了。

    淑妃捂着嘴笑道:“你们俩这次虽然挨了揍,但也算功德一件了。你不知道,自从那俩宝贝公主为了这秋寒公子反目成仇之后,已经多年没有给对方好脸色了。一见面就掐架的。这次居然联起手来同仇敌忾,也算是大开眼界,我还从来没见过她们俩……合作这么愉快过。如果她们俩之间关系有所缓和,你就是功劳一件了。”

    夏叶一脸黑线:“淑妃娘娘,你还调笑我啊……你看我都这么惨了……我好歹也是云宫宫主诶……”

    淑妃娘娘仍然还在笑,但是不像刚刚那般了,笑意盈盈地拉着夏叶去凉亭里坐着,问一些家常。

    夏叶避重就轻,没有多说当时在大妗国发生的那些九死一生轰轰烈烈的事情,只是说大妗国立了大皇子为太子,姬无寿的女儿嫁给了他。

    至于她是怎么认识的?很简单啊,她是云宫宫主嘛,产业在大妗国也有的。随便找个理由拜访了下,就认识了。

    她从袖口拿出一只木偶娃娃递过去,姬灵儿接过来看了看,显然更加激动了。

    木偶娃娃就是她小时候玩的玩具,哥哥亲手给她雕刻的。只是出嫁时匆忙,她没有来得及带走。

    现在夏叶千里迢迢把这个最能证明的信物带了来,她就没理由不信了。

    淑妃摩挲着木偶,神色明显有动容:“我兄长,我已经多年没有见到了,这个木偶娃娃还是当年我兄长给我刻的……”

    感慨完了她与姬无寿的感情之后,她这才擦了擦眼角,问夏叶特意来凤灵国找她的理由。

    夏叶郑重道:“淑妃娘娘,不知您是不是还记得,当年您未出嫁时,在大妗国认识了一个姑娘,她姓蓝。”

    “姓蓝?”淑妃没怎么考虑便恍然道:“你是说蓝冰?你是她的……女儿?”

    夏叶一笑:“你猜的好准。”

    淑妃淡笑:“当然。因为年岁太久一时没有想起来,你既然一提,我便有了印象。这么一看你们长得还真像。当年我们国师府出了一件大事,我嫂子生姬冰儿时因为身体太虚,还没生出来就咽气了。孩子也卡在产道里没有出来。我们大家都以为这一尸两命了。束手无策之际,是蓝冰站出来说,需要剖腹。”

    夏叶一惊。

    古代哪有什么剖腹技术。这分明是几千年后的后世技术。

    她眉心一跳,强自镇定:“后来呢?”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反对啊。孩子都是生出来的,哪有直接从肚子里拿出来的?而且母亲已经死了,孩子还活的了么?既然母子已经双亡,死后再去剖腹实在太残忍,我们姬家上下差点没把你母亲架在火上烧死了。”

    她说到这,脸上明显露出愧疚之色,走到夏叶面前盈盈就是一拜:“当年蓝冰姑娘走得急,我们姬家没有来得及对她说谢谢。这次我便替姬家,叩谢这一份恩德。”

    她是真要拜啊!夏叶吓了一跳,连忙把她扶起来。开什么玩笑,人家现在可不是待字闺中,而是一国皇妃,随随便便对一个普通人下跪,置皇朝尊严于何处?

    夏叶可不敢收。

    夏叶把她扶起来后便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娘当初……也是为了救人。不需要什么功劳被永记在心。你也不要一直过不去了。都过去了。”

    淑妃淡淡一笑,仪态万千:“你娘当年走时,给了我一个云上匣,我让我兄长代为保管。”

    夏叶掏出云上匣给她看:“你兄长已经把这个交还给我了。可是我仍然不知道我娘又去了哪里。”

    淑妃沉默了一下,眉心微蹙,想了想道:“你娘当时说要去……”

    “淑妃娘娘!”

    有人打断了她的话。侧目看去,是一个面色稍微陌生的丫鬟,低着头说:“皇上醒了,正在到处找您。”

    淑妃站起来有些抱歉地说道:“既然这样,那等我有空了再跟你详细说说你母亲的去处。”

    虽然去处差点都说出口了,却被打断,夏叶心中小有失望,还是站起来大方笑道:“皇上龙体为重,淑妃慢走。”

    淑妃远去。

    她想着是不是要去看看凤秋寒。这厮屁股被捅了一簪子,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夏叶心情甚好,施施然背负着双手,一边赏花一边往别院客房而去。

    凤秋寒苦哈哈地趴在床上,裤子半脱着,屁股上缠了厚厚的纱布,包的那叫一个严实。

    正趴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冷不丁看见夏叶进来,脸色都涨成猪肝色了,着急忙慌地拉过被子把全身盖了个严实:“你进来干什么?出去啊!”

    她丫的还是不是女人啊?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他现在可是衣衫不整诶!

    夏叶走过来在他床前站定,憋着笑,刻意装的一本正经:“放心,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何况你现在包的跟粽子似得,我想看也看不到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