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563章 大半夜的他们挖土干什么?
    所有人噤若寒蝉。连皇帝都看呆了。他此前有那么一点点对夏叶多想法的小心思,此刻悄无声息地收了起来。

    他们本来还一直以为,云宫宫主长成夏叶这样,必然是个花瓶,全靠手下打理,没想到夏叶的能力如此惊人。不仅学富五车张口就是清唱诗词,三十六舞姬也是她手下,现在连箭术名冠天下的容诗都败在她手下。

    再也没人敢上来挑衅了。

    皇帝呵呵笑着出来打圆场:“云宫宫主果然不愧宫主之名,才貌双全,名震天下。朕很欣赏。是朕的这两个女儿不懂事,给宫主添麻烦了。朕为了聊表歉意,就送你一斛明珠谢罪如何?”

    一国之君亲自赔礼道歉了,夏叶要是不给个台阶下就太不识抬举了。

    夏叶虽然不开心,但看在皇帝的面上还是强忍着怒意接受了。她淡淡地道:“我们云宫最不缺的就是明珠这等身外之物,不过既然是皇上您的心意,夏叶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谢皇上恩赐。作为回礼,我也把我看种的东西送给容诗公主吧。”

    容诗抬头:“什么东西?”

    夏叶指了指凤秋寒:“我把他送给你。”

    容诗先是惊愕了一下,然后愣了愣,看了看夏叶,又看了看凤秋寒,凤秋寒的眼睛一直跟着夏叶转,根本就没看她一眼。她恍惚有些明白真爱的意义了,颓废地摇头:“不用了,勉强得来的东西,不会让人开心的。”

    容诗被搀扶着下去了。皇帝也带着各位嫔妃走人了。

    容珊却仍是心有不甘,走了两步,停下来,转头看了夏叶和凤秋寒一眼,咬咬唇,又跑回来,对夏叶道:“你刚刚说要把凤秋寒送给容诗?”

    夏叶点头。

    容珊道:“她不要,你把他送给我吧。”

    夏叶冷笑一声:“你可真会捡便宜。只是……你想要也简单,跟我来比一次箭就行。”

    夏叶笑了下,把帕子丢到容珊手里:“帕子,没事别往我家秋寒身上乱丢东西,他可不是你家垃圾桶。”

    “你!姓夏的,我容珊发誓,不会放过你!”容珊气得脸红,恨恨地瞪他俩一眼,憋着一肚子闷气跑了。

    淑妃有些担心地走在最后,悄悄过来慰问:“夏叶姑娘,你有没有怎样?”

    夏叶感激地笑笑:“我没事,谢谢淑妃娘娘关心,如果淑妃娘娘今晚有时间,我们就凉亭一叙,说说我娘的事情好么?”这什么鬼的破凤灵国,她一刻也不想呆了。而且这一行人明早就要回宫去了,错过了今晚她就要费更多波折了。

    淑妃想了下道:“应该可以,到时我让人来找你。”

    淑妃也走了。

    夏叶是真正松了一口气,颓然地转身想回去休息。

    猛地撞到了一堵人墙。

    她恹恹地,连头都不想抬:“你怎么还没走啊,打算杵在这里守夜么?那敢情好啊,你在这守着吧,我走了。”

    她刚一侧身,手腕就被凤秋寒抓住。抓的死死的,不松开。

    夏叶挣扎了两次没挣开,抬头看着凤秋寒一脸莫名:“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抓我手干嘛?”

    凤秋寒的眼神有点不对,到处闪烁不敢聚焦夏叶,连声音也有点期期艾艾的,像是刚刚谈恋爱的小伙子一样扭扭捏捏的各种不对劲:“那个啥……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夏叶看白痴一样看他:“你是不是发烧了没吃药?”

    凤秋寒道:“你要是喜欢我呢你就直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别怕大胆地说出来,我一定会接受你的……诶呦你打我干什么?”

    夏叶对他龇牙:“你还没倒床上睡呢就开始做梦,说不得我得帮你醒醒脑,省得你梦游一不小心掉水里。”

    “诶你这个女人嘴巴怎么这么损啊,你就是喜欢我你丫承认一下会死么?”凤秋寒恼了,跟在夏叶后面不死不休的架势。

    夏叶真心是累了,这丫也太烦人了点:“我说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你的啊?你要是给我找出证据来,我就承认我喜欢你。”

    凤秋寒摸摸鼻子,理直气壮:“你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了,跟容诗凭箭,容诗那箭射来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一动不动的!是你说的,真爱一个人会愿意为他去死!你为了我……连死都不怕……”

    这丫一个平时没调的公子哥,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丝,此刻说到这居然脸红了,期期艾艾的都不好意思了。

    夏叶一下被逗乐了:“我的理论只适用于容珊和容诗,对其他人没有效果,比如我。”

    “为什么?”凤秋寒错愕。

    夏叶叹息道:“你是猪脑子吧?容诗的箭法百发百中,射一个苹果而已,绝壁能射中的好么。而我,我是渣渣,我胡乱射的,搞不好真会把容诗给射成马蜂窝了。她不怕才怪。”

    利用别人的优势成全自己的棋局。这是楚承德教给她的人生最重要的宝贵经验。

    她最近总是想起楚承德,一想起他心就觉得很疼。她需要找个地方一个人静静。

    凤秋寒碰了一鼻子灰,夏叶的解释让他理解了她的做法,可是听到她当时那么做居然是这么想,他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他追着夏叶身后心有不甘地问:“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么?就算容诗箭法再高超,也有可能射偏,你绝对是付出了极大的勇气,你不喜欢我的话绝不会为了我这样做。”

    夏叶真心无力了,龇牙:“我当时把眼睛闭上了。”

    凤秋寒倔强:“你还是喜欢我!”

    夏叶恼了:“你没听见我最后说要把你送给容诗么?”

    凤秋寒:“……”

    夏叶走了。

    凤秋寒受了挫折,顿时萎靡了。他想找个地方坐一会好好思考一下人生,可是屁股刚挨着石条立即疼得跳起来。

    他丫的把屁股受伤这事给忘了。

    扶着屁股龇牙咧嘴地往前走着。

    正神游着,忽然听见有什么动静悉悉索索的……什么声音?

    警觉的他立即竖起耳朵,好像感觉是前面那棵三人合抱的大榕树下发出来的。

    凤秋寒屏息静气,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