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我这就去。”她手里攥着木偶想着要交给淑妃处理。凤秋寒忽然拉着她:“皇上来了。”

    什么?皇上来了?刚刚小宫女不是说皇上已经歇下了么?

    但皇上确实来了。

    前来传旨的太监已经站在院子门口,冲里面高声传唱:“皇上驾到,淑妃娘娘迎驾!”

    紧接着一阵纷乱嘈杂的脚步声传来。

    夏叶心中一跳,怎么办?此时想处理掉这个木偶已经来不及了。

    她的手心都冒出汗了。

    凤秋寒和她一样心里有数,可是此时也是无计可施,他不着痕迹地拽了一下夏叶,轻轻说:“把那个给我。”

    说的当然是木偶,可是皇帝他们都来了,凤秋寒有办法处理掉么?如果处理不掉,岂不是也要连累他?

    她想也不想地就把木偶又放回去,重新埋上了土,又拿脚踩了几下,自己则站在上面掩耳盗铃。

    “诶你!”凤秋寒还想说什么,皇帝已经领着一群人走进来了。

    除了刚刚被射箭玩坏了的容诗公主,皇帝的后宫基本全来了,容珊公主就站在皇帝身边,取代了平时淑妃所站的位置。

    她的脸上挂着一种莫名的表情,似笑非笑,眼睛直接锁定在夏叶身上,似乎对夏叶挑了一下眉毛,那红唇动了动,勾起来。桃花般的眼睛里似是一种……冷酷无情的杀意?

    容珊真的对她恨之入骨么?夏叶冷笑,尽管放马过来,她夏叶九死一生都过来了,还怕这个深宫公主?

    淑妃急急忙忙地出来迎驾。一出来看到满院子的人,她吃惊了一下,立即恢复热情恳切的表情跪迎:“皇上吉祥。不知皇上深夜来访……?”

    淑妃娘娘大概也没想到刚刚睡下的皇上,居然会跑到她的别院来,而且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

    就这阵势,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皇帝不是来找她亲热的。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夏叶倒是有心想说,可是此时她也说不出来啊。

    皇帝的眼睛已经凌厉地扫过来:“给朕搜!”

    什么废话都不多说,直接就下令搜了。

    一干人等跪在地上一脸莫名其妙就是不敢多问一句。

    淑妃也错愕,但还是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敢问皇上……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皇上瞪着她,一双浑浊的眼睛里满是怒火和阴毒,几乎是从牙根里蹦出来的字:“朕还以为,你和后宫那些庸脂俗粉不一样,没想到你只是比他们藏得更深而已!”

    淑妃抬头,清冷雅致的笑脸上再也看不到一点笑容了。“臣妾愚钝,听不懂,还请皇上明示。”

    皇上冷笑:“皇后拜你所赐,已经病入膏肓了,太医说今晚要是还找不到病根,就会有生命危险。”

    淑妃愕然:“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容珊冷笑道:“等会你就知道和你有什么关系了!”

    别院很快就被翻了个底朝天,几十个丫鬟太监把所有地方都翻了一遍,把个房子翻得乱七八糟不忍直视。淑妃从最开始的稍有动容和咬牙隐忍,到现在渐渐平静下来,脸上只剩下无波无澜了。

    太监丫鬟们搜完了都来报:“皇上,没有找到可疑的物件。”

    皇上沉吟着,表情有点松动。站在他身边的容珊立即道:“父皇,我母后她!”

    皇上怒了:“掘地三尺!再给朕搜!”

    很快就有人拿来好几把铁锹,开始挖院子里的土。整个院子里的土几乎都被翻了一遍,只剩下这些人落脚的地方没有动。

    夏叶不着痕迹地踩着底下松动的土就是不挪动地方,只觉得脚心发烫。凤秋寒更加贴紧她身边。

    容珊眼睛更加深沉,死死盯着夏叶和凤秋寒,咬牙切齿:“父皇,他们站的那地方还没挖。”

    皇上眉心微蹙,容珊已经上前一步推开夏叶和凤秋寒,刻意从俩人中间推的,迫使俩人分开站了,她才有些出气地说:“来人,给我挖这里!”

    一个太监立即站出来,拿着铁锹要下手,被容珊一把夺过:“我来挖!”

    狠狠插进去两锹……夏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再一锹下去,杵到了什么东西……“在这,找到了!”容珊扔了铁锹,蹲下去用手刨两下,就从土里翻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木偶娃娃。

    夏叶不忍直视地撇开脸去用手捂住了眼睛。

    凤秋寒的脸色也沉了下去。

    淑妃脸色更是一白,惊呼出声:“那不是我的木偶么?”

    “啊哈,淑妃,你承认了这是你的木偶了么?”容珊得意之中带着阴毒。

    淑妃脸色惨白,这个木偶是她童年时兄长给她雕刻的,她已经遗落它好几年,此刻被夏叶重新带回她身边,她是断然不愿意再失去的。

    所以她坚定地点头,“是的,你快还给我……”淑妃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去抢木偶。

    容珊比她更快地躲开,冷笑道:“淑妃娘娘,真是看不出来你的心这么恶毒!居然用这么下作的手段陷害我母后!”

    淑妃懵逼了:“我冤枉!我什么都没做啊!那是我的木偶,你快还给我!”

    “还给你?不急,先来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容珊把木偶放在掌心看了看,冷笑一声递到皇帝面前:“父皇,这个您一直宠爱的女人把我母后的生辰八字写在这里,还拿银针扎!……我母后好可怜……呜呜……”

    皇帝被容珊刺激到,看了一眼木偶,冷声喝道:“淑妃,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淑妃懵逼:“臣妾不知道……”

    “不知道就完了?那木偶是自己爬到土里去的么!”气得上前狠狠给了淑妃一巴掌,大骂道:“贱人!”淑妃冷不防被大力扇脸,身子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

    皇帝尤不解气,还上前一脚就要踹,夏叶忽然斜刺里冲出来,拉开了淑妃。

    她对皇帝笑呵呵地说:“皇上,咱有话好好说呗?您看杀人不过头点地,如果淑妃真有什么不对,您直接下个圣旨治罪就好了,何必费这么大力气,小心伤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