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567章 凤舞九天(二)
    容珊阴狠道:“淑妃,死到临头还不承认么?没记错的话,你娘也是叶兰国傅家的女子,你也会这种针法!父皇的衣服全是你做的,翻出来看看就清楚了!”

    她此言一出,立即有一个宫妃跑到皇帝身边,小心翼翼解开皇帝的衣服,翻出领子上的针脚来看,惊呼道:“确实是这样!”

    夏叶的脸冷静无波,她从头至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凤秋寒心中忐忑异常,他刚刚站出来替容珊作陈词,便已经有了那个准备让夏叶怪罪他。

    他靠近夏叶,低声道:“你别担心,我会救你的。”

    夏叶森冷地看着他,淡淡笑了:“不用。”

    她会自救的,不仅会自救,还会把淑妃救出来。

    她可算看出来了,这个所谓的才高八斗的状元导师,屁点本事没有,关键时候之后丢车保帅,牺牲别人。

    果然凤秋寒脸色一变,又靠过来:“你不要天真,这事已经很明显了,确实是淑妃做的。你别因为跟淑妃有点关系就胡乱相信她是好人,我跟你说这后宫里没有一个女人心是干净的。”

    夏叶突然一脚狠狠地下去。凤秋寒“嗷!”一声不敢叫出来,憋得脸通红地瞪着夏叶,夏叶回给他一个龇牙假笑。凤秋寒用痛苦的眼神告诉她,算你狠。夏叶微微一笑,再次加重力道:“多谢提醒。”

    皇帝脸色又白了,胸口剧烈起伏,看样子是被气得心脏病又要犯了。

    皇帝剧烈地咳嗽着,心痛万分地问:“淑妃,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淑妃的视线落在皇帝脸色,她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一眨不眨,容颜淡然,语声清脆:“皇上,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否相信我?”

    皇上一愣,动了动嘴,他的眼睛里深情和痛苦参半,他觉得自己是深爱淑妃的,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爱的女人会是一个隐藏得这么深的恶毒女人,他转开脸,声音清冷中夹着怒意:“朕,只相信证据。”

    淑妃的眼泪流了出来,梨花带雨的样子我见犹怜,但她却还是倔强地咬唇,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走到皇帝面前站定,坚定地道:“皇上,公主,我没有这样做,我是冤枉的,求皇上明察秋毫,还我一个清白,否则的话,臣妾愿意一死以证清白!”

    容珊抢着说道:“我母后一直稳坐皇后之位,掌管后宫三宫六院,淑妃你虽然一直受我父皇恩宠,但只怕恃宠而骄,想取代我母后的地位想很久了吧?

    这次居然让这个外人从外面给你带了个木偶进来,好让你施展妖术用巫术加害我母后!还好现在找到了!如果没找到,我母后就要被你害死了!

    我父皇疼爱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这么恶毒!还有你!姓夏的!什么云宫的宫主!我看就是一蛇蝎女人,合谋淑妃来加害我母后不知是什么居心!自杀太便宜你了!你们全都应该下地狱!”

    因为容珊声泪俱下深恶痛绝地把夏叶和淑妃绑在一起狠狠痛斥了一番,搞得皇帝暴怒,直接下令:“来人,把这两个恶毒的女人抓起来,丢入大牢去!”

    淑妃此刻真的是慌了。几个铁面无私的护卫立即过来一左一右抓着淑妃的手臂就往前拖。连带夏叶也被摁住,看样子是想把夏叶一并绳之以法了。

    夏叶被抓住,但却不慌乱,这么长时间的混乱场面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冷静,她淡然道:“凤灵国的皇上,我夏叶不仅是姜国人,还是姜国云宫的宫主。”

    她在思考着要不要说自己是姜国三王爷楚承德的王妃……还没说出口,就被皇帝打断了,他冷哼道:“云宫,一个以经商为生的下九流组织而已,当朕会忌惮你?”

    夏叶乐呵呵地道:“那如果,我说我不仅是云宫的宫主,还是姜国三王爷楚承德的王妃呢?”

    关键时刻,还是这身份有用啊。

    她这话一出口,全场都想看怪物一样看她,凤秋寒首先崩溃了:“你已经成亲了?对象还是一国王爷?那你怎么还跑出来浪?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不道德?”

    夏叶无辜道,“我又没怎样,”是你自己贴上来的,关老娘毛事?嘴上可没工夫斗了,她对皇帝道:“此前我已经说过,姜国三十六舞姬就是我训练出来的,皇帝不信可以问问容珊宫主,三十六舞姬现在在哪里。”

    皇帝侧脸望去。容珊脸色很不好看:“在姜国三王爷府。听说三王爷的王妃出去云游了,三王爷忙完手里的事也跟着去了,也许……不日就会到咱凤灵国。”

    哦呵呵呵,夏叶听到这个回答表示非常满意。此前的不开心一扫而光,因为她听见她说楚承德来找她了。

    夏叶道:“我以我姜国三王妃的身份为淑妃做担保,这事不是淑妃做的,是有人想要陷害淑妃娘娘。”

    皇帝脸色一沉,容珊恼了:“你凭什么说不是?”

    夏叶冷笑:“你又凭什么说是?”

    她此时已经能肯定,陷害淑妃的人定然容珊了,就算她不是主谋,也是参与其中了。而且搞不好是对着她来的,淑妃只是被她连累了。

    “证据已经确凿,你还想狡辩,不觉得太可笑了么?”容珊笑容阴毒。

    “证据嘛,证据是人找出来的嘛。”夏叶笑呵呵地,一点没有被震慑住,反而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居然让容珊觉得压迫感:“你这么想弄死我,只怕是另有原因吧?你以为凤秋寒这货喜欢我,你羡慕嫉妒恨,所以对我生出了杀机,然后正好看见我给淑妃一个木偶,你就将计就计诬陷我们是吧?从头到尾,这都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容珊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

    夏叶冷笑:“我没胡说!我有证据!就看你敢不敢让我一一道来!”

    容珊手里攥着那木偶,脸色不自然却还是强硬道:“你不就是怕死,所以想拖延时间么?巫蛊之术已经罪证确凿,你别想抵赖!快拖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