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570章 太装逼会出事的
    皇帝回眸看去,淑妃眼睛红红的,无比情深地注视皇帝,那惹人娇怜的模样简直绝色倾城。皇帝紧紧握着她的手,轻声道:“爱妃,是朕错怪你了。”

    淑妃摇头,有点委屈又有点欢喜:“臣妾……不怪。”

    这一夜总算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皇帝一行人走后,夏叶感觉自己浑身虚脱了,直接就走不动路了,靠在榕树下就起不来了。

    凤秋寒没有走,他走过来蹲在夏叶面前看她,她清丽的脸上有着深深的疲倦,他看着心中一疼,不由自主伸出手去,想要抚平她脸上的倦意。

    夏叶微微抬眉,看着他,有些嘲讽:“你怎么还在这?不怕回头再出点事被我连累么?”她还在为刚刚淑妃罪名差点被坐实的时候,凤秋寒悄悄对她说的话。

    凤秋寒摸摸鼻子,有点尴尬:“我也是没办法嘛,确实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好么?”

    夏叶呵呵一笑:“我干嘛要生气呢,你也不是我什么人。只不过你这个状元导师的名声日后只怕要受影响了。”

    确实,这宗案件错综复杂,手段高明,所有证据都指向淑妃,铁证如山。如果不是夏叶,淑妃此刻就是死人了。

    凤秋寒想说这事不赖我,但是他也觉得这说法太过无力。因为夏叶既然能看出来那针法的不同,按理说其实他也能,毕竟他也认得这种针法。

    可是那时他怎么就偏偏没看出来呢?

    这也正是夏叶不肯原谅这厮的关键所在。这事摊在别人身上也就算了,但摊在这货身上就不行。明知故犯差点害死人的过错可不小。

    好在事情总算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夏叶也无心再计较,她从地上爬起来,头重脚轻地往自己休息的客房走去。

    凤秋寒想跟着,又觉得实在太尴尬,摸摸鼻子站在原地,目送夏叶身影远244去,眼中露出深邃的寒气。

    夏叶一直呆在云上宫的客房里沉沉地睡了两天觉。

    第三天早上她才叫了个小丫头进来给自己梳妆打扮,然后让云宫的下属驾车把她送到皇宫去。

    今天说好了是皇帝设宴请她的日子。她本来没想这么张扬来着,但是架不住皇帝盛情难却,而且她也想借机会和淑妃好好聊聊。所以她一大早就来了。

    按照凤灵国的规矩,没有皇帝亲命,亲王以下级别的官员出入皇宫需要在宫门口就下轿不行。夏叶本来也想在宫门口就下轿的,但是她没想到的是,才到宫门口,就已经有两个太监守在那里,看见她就过来行礼,恭顺谄媚地说:“淑妃等您很久了,特意跟皇上请了旨,让夏叶姑娘可以直接坐轿子去淑岚殿。”

    夏叶兴奋了一下,这也太好了,她也懒得走路,而且也想更快地见到淑妃,是以考虑都没考虑,直接就坐轿子里跟着太监去了。

    轿子晃悠悠地走在红墙下的青石板路上,夏叶颇有些感慨,她走遍这些国家,只有凤灵国的风俗和其他各种跟姜国最接近,她走在建筑差不多相似的皇宫里,想起楚承德,更加心疼。

    扶着心口,她微微低着头,闭上眼睛,害怕自己因为思念太过会失态。

    “诶?这是哪里来的美人?”

    一声轻佻的男子声音传来。

    夏叶下意识抬头看。

    轿子前方被一个身穿四爪蟒袍的年轻男子给挡住了去路。

    男子面如冠玉,年纪大约十七八岁,束冠发,身穿四爪蟒袍,脚蹬云纹靴,一手握着把折扇放在肚子上,一手却伸出一根手指头抠鼻子,面容白皙,桃花眼中满是轻佻的神色,他看着夏叶的眼睛是从上打量到下,最后眼睛落在夏叶那张略施薄粉的俏脸上。

    抬轿子的太监立即放下轿子,跪下磕头:“奴才见过太子。”

    夏叶淡淡一笑,也从轿子上下来,走到太子面前却没有跪下来,只是双手抱拳行了个见面礼:“原来是太子殿下。姜国云宫宫主夏叶有礼了。”

    “哟!早听说姜国云宫宫主十分了不得,没想到如此年轻漂亮!”

    夏叶眉心一皱。

    她早听说了,这个太子和容珊都是皇后生的。那天晚上发生了木偶事件之后,容珊就被囚禁在自己的宫殿里不得外出。之后皇帝带着各路嫔妃回宫,他没有直接去看皇后,而是直接让人把给皇后看病的那个太医抓起来审问,得出皇后是服了泻药特意装病的。

    皇帝雷霆大发,也把皇后幽禁了,并且撤了皇后的印章交给淑妃,由淑妃暂时全权负责后宫事宜。

    一时间淑妃这边形式一片大好,而皇后一党全都偃旗息鼓了,有的沉默明哲保身了,有的扛不住向淑妃投诚了。

    剩下个太子形单影只无权无势了。在后宫里他是一点靠山和优势都没有了。

    走哪哪碰壁,甚至见到淑妃都要恭敬地尊称一声淑妃。

    他心里憋着气。这一听说罪魁祸首夏叶今天要进宫来见淑妃,特意等在路上拦下了夏叶的轿子。

    所以夏叶当先行了礼之后,太子根本没让人起身,而是围着夏叶转了一圈,用他那折扇轻佻地撩夏叶的头发,接着转过来,扇尖也抵在了夏叶的下颌,笑得一脸贱嗖嗖的样子:“不错嘛!有才有貌又有能力,果然是人见人爱。难怪我父皇那个老东西宝刀早都倒了还惦记着,像你这种女人,就是不碰,看着都养眼呢。”

    丫的,被调戏了。

    夏叶心中恼火,面上仍旧笑嘻嘻地:“太子说话果然风趣,跟凤秋寒还真是像,果然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弟子。不过你师父是不是没告诉你,他老人家可是我的跟班?这辈分上的尊称,不知太子可学会多少?”

    “哟呵,跟本宫说辈分?”太子像看稀奇物一样看着夏叶,眼神轻蔑:“本宫可是凤灵国的太子,你是什么东西?云宫宫主?一个经商的下九流?也敢跟我谈辈分?”

    夏叶瞬间肃了脸,盯着太子,一字一句道:“我不仅是云宫宫主,我还是姜国的三王妃。你这样轻佻地折辱我,是会出大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