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的命令虽然是对自家人下的,但也是警告夏叶和凤秋寒。他说完了便转过脸来对夏叶笑道:“家丑被宫主看见,实在汗颜,宫主……”

    夏叶很谨慎地笑了笑:“啊哈,今天天气真好啊!”她在想自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回头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皇帝哈哈一笑,粉饰太平:“如此甚好,那么我们走吧?”

    “好啊,走。”夏叶陪着皇帝身边往外走。这一场闹剧总算要过去了……

    谁知走出门口时,就被门口跪着的黑压压的一群官服给逼得站住了脚。

    外面跪着的居然是朝廷二品以上的官员,什么丞相啊国师啊内阁大臣啊什么鬼的官全来了。

    皇帝气得脸都绿了:“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朕的后宫,谁让你们进来的!给朕滚出去!”

    十几个官员匍匐在地,以一种不怕死的忠贞态度跪在皇帝面前,语气坚决地道:“皇上,太子品行不端,****宫闱,有失太子之德,不配再居太子之位,请皇上下令废黜太子,以证天下!”

    黑压压的一片一齐附和。高呼仁义道德温良恭俭让,反正老祖宗几年前流传下来的各种礼义廉耻统统叫这帮老不死的都背了一遍,以至于太子的罪过变得越来越高大上,颇有不处死太子这事就不能了的姿态。

    可问题是,嫡子只有这一个,把他废了,凤灵国的储君要怎么办?

    皇帝气疯了,可是没有办法,面对群臣施压,他气得脸色泛白,又要心脏病发了,夏叶连忙掏出随身带的药丸给皇帝吃了两颗,这才没有严重起来。

    只是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些老不死的也不跟皇帝客气,并没有因为皇帝病发而放过他,相反呼声越来越高,把皇帝气得最后只剩下一句了:“废黜太子,押入宗人府,日后再审。”

    太子被废了,还被押入宗人府了,这日后还审个屁了,这就玩完了……夏叶心里大致过了一下这事,她本来也觉得此事虽然看起来是太子自己作的,但是后面这些事发生的未免太巧合了些。

    首先这是个荒凉的宫殿,一般没人来,太子把她骗这来意图不轨还是比较正常的……但后面开始就不正常了。

    凤秋寒怎么会来这里?

    淑妃带着后宫赏花为什么也会恰好来这里?

    皇帝怎么也来了?

    还有这些大臣更奇怪,来干嘛?未卜先知?事先知道这里会发生这些事,然后特意来堵个正着?他们现在都没进到荒殿里来却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一切,他们怎么知道的?

    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一切,目的是什么?

    她的眼睛一一扫过在场的这些人,最后停在凤秋寒身上。

    “怎么了?”凤秋寒察觉她不对劲,蹙眉问道。

    夏叶摇头笑道:“没事。出去吧。这些皇帝家里的私事,我们少参合为好。”

    说的也是,凤秋寒摸摸鼻子,跟着一起走出去。

    皇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显然也没那个心情给夏叶举办什么接风宴什么赔礼道歉宴,夏叶随意找了个借口就和凤秋寒出宫去了。

    出了宫回到自己的云上宫后,夏叶一直站在那棵那晚上出事的榕树下,对着榕树发呆。

    凤秋寒也站在她身后,眉头紧锁地看着她。

    “你在想什么?”安静地站了许久,凤秋寒忍不住问道。

    夏叶转过身来,神色认真地看着凤秋寒道:“凤秋寒,老实说,这些事是不是你做的?”

    凤秋寒一头雾水:“什么事是我做的?”

    夏叶道:“你假装不懂,是吧?你这一切从最开始就算计好了,是个连环套。木偶事件,包括这个太子****的事件都是你设计好的连环套,你敢不承认么?”

    凤秋寒收起了刚刚的吊儿郎当,微微沉下了脸:“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夏叶笑了笑,道:“这里木偶事件那天,是你先发现的,可是你明明有时间把木偶先挖出来,这样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了,可是你却没有这样做。”

    凤秋寒目视夏叶,不说话,只是抿着唇看她,那冷肃的脸有几分枭雄的味道,之前的痞气一点也不见了。

    夏叶深吸一口气,也许直到此时,她也看不透这个男人,他可是凤灵国四届状元导师,地位声誉至高无上,可却偏偏利用高智商玩弄了一个阴谋,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废掉了皇后一族。

    针脚的破绽,不仅仅是夏叶知道,凤秋寒也知道。这货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也曾云游天下见多识广,既然认识凤舞九天,也说得出它的绣法,就没道理看不出两张布料的不同。

    可是那时,他偏偏没看出来。他是在等夏叶看出来。

    好在夏叶不负他所望,真的看出来了,也就不着痕迹地被他利用了。

    夏叶继续道:“你的第一步计划,便是利用我来辨认凤舞九天的绝技。不得不说你选这个点是非常高智商的阴谋。谁也看不出来你是幕后推手,没有人这样怀疑过。”

    夏叶真是生气,你丫玩就玩咯,你名震天下的大才子想怎么玩,只要稍微动点脑筋,想玩谁都在你股掌之间,可是老娘我跟你无冤无仇的,干毛线把我牵扯进来?利用人很有意思么?

    夏叶怒极反笑:“一国四届状元的导师,很聪明很厉害嘛!搞个阴谋都是连环套的,你挺会玩啊!还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的,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凤秋寒摸摸鼻子,脸上没有笑容了,他背负着双手转过身去不看她:“不管怎样,我没做错。他们该死。”

    “你承认了?”夏叶一愣,她其实只是猜测了一下,并不确定,但这货居然就这么承认了?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高明的阴谋。凤舞九天绝技天下之大独一无二,偏偏淑妃会,偏偏夏叶认识,所以这个男人便在天时地利人和之际,计划了这样一出非常危险却成功率百分百的计谋。

    对夏叶的分析,凤秋寒表示非常欣赏,他笑了一下,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事确实是我干的,那么,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