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来是姬灵儿说的。她来凤灵国的时候,姬无寿早给姬灵儿来过信。所以她的行踪姬灵儿很清楚。

    而这一切的计谋,不仅仅是凤秋寒在主导,显然淑妃也是起到了配合的作用,所以才会让事情做得天衣无缝。

    夏叶颓然转过身来,面对凤秋寒:“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我不帮你,姬灵儿就不会告诉我我娘的事情?”

    凤秋寒沉默着,他从夏叶的眼睛里看到了排斥和厌烦的情绪,忽然觉得心一滞,一种空洞的恐慌从心底滋生,这个神话一样的女子,是他藏在心里不愿触碰的珍宝,

    他摇摇头淡淡道:“我不想要挟你,明天我就带你入宫,去找淑妃,你想知道的一切,我会让她都告诉你。天很晚了,你休息吧。”

    他再没看夏叶一眼,自行踏步走了。

    月光凉如水,照在他身上仿佛铺了一层淡淡的光晕,犹如谪仙下凡,清冷而孤傲。

    夏叶咬唇,心里涌上一股淡淡的恼意,算了,明天先把娘的事情问出来,然后再看看吧,如果合适就顺手帮他一把吧。毕竟这货比现在那个草包二逼太子当皇帝更好些。

    只是他们没有等到第二天入宫,半夜的时候,皇宫里就出事了。

    因为太子的问题,皇帝的心脏病又犯了,太医院里所有的御医都出动了,却没有比较有效果的速效救心丸,跟在皇帝身边的小太监蓦地想起了那天晚上夏叶手里的神奇药丸,于是屁颠屁颠地跑来找夏叶,希望夏叶能入宫去救皇帝。

    皇帝病危,这事多紧急!

    夏叶实在不想淌这趟浑水了,她连拒绝的话都想好了,临了还是没说出口。

    不管怎么说,皇帝也是一条命,她手里既然还有能缓解病情的药,就不能不去救命。

    于是带着药丸没多说什么便跟着太监入了宫,进了皇帝的寝宫。

    寝宫里围了好多人,有后宫无数妃子,也有殿上朝臣,更多的是束手无策的御医们,几个人围在一起讨论皇帝病情却仍然拿不出一套能诊治的方案来。

    屋子里点了麝香,蜡烛照明,她看到皇帝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毫无声息。

    淑妃神色淡定,过来拉她的手道:“皇上病情不容乐观,还请夏宫主恩赐神药救我们皇上一命。”

    夏叶还没反应过来,旁边忽然窜出一道人影拦在皇帝面前不让她靠近:“你这个妖妇,毒妇!不许你靠近我父皇,你会害死他!”

    夏叶抬头一看,居然是太子。太子不是被囚禁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这些个货不是都被绳之以法,该关的关,该囚禁的囚禁了么?怎么会还出现在这里?

    她看向淑妃。淑妃本来面有难色:“司礼监认为皇上病危,需有皇位继承人在此候着,所以……。”

    夏叶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夏叶冷笑:“我看想害死皇上的是你们吧?”

    太子脸都绿了,“你血口喷人!你凭什么这样说!”

    夏叶呵呵一笑:“就凭我知道真正的太子在哪里。”

    “什么真正的太子?”夏叶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除了知道内幕的淑妃还算镇定,其他人都一脸迷茫:“太子……太子?”

    太子脸都绿了:“你胡言乱语,你一个外国来的凭什么会知道我们凤灵国内宫的事情!你有什么居心?”

    夏叶摊摊手:“我什么居心都没有,不过我云宫势力遍布天下,想知道一件事并不难。而凤灵国这事,我恰好就知道了。鉴于你们的居心不良,我考虑了很久,才打算把真相说出来,挽救你们凤灵国而已。”

    老丞相沉吟了一会,忽然抚须说道:“没错,其实我们凤灵国还有一个流落民间下落不明的太子。那是真正的皇后所出,凤灵国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夏宫主是不是知道我们凤灵国真正的太子在哪里?还请告知!”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这变故太突然了,一时间怔住的不在少数,纷纷聚在一起交头接耳,有几个更是附和着老丞相,围在老丞相身后对夏叶发难,希望夏叶把真正的太子交出来。

    夏叶沉着脸道:“怔怔地太子不管在哪里都跑不了,到时候找来就是了,但是皇上的命却等不得了,我不是神医,我只是恰好有几颗我们云宫神医的药丸,本来就没多大把握救命,再耽搁下去,就无力回天了,太子,你现在让是不让?”

    她这话简直就是诛心,但却又说得理所当然,搞得太子灰头土脸,不让开的话就坐实了想谋害皇帝的罪名,让开又不心甘情愿,按照正常思路,太子应该要妥协让开了。

    可是太子却倔得很,偏生就不让开,还靠吼的对全场道:“这个女人不是大夫,我不能让她随便给我父皇施药,如果我父皇因此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谁付得起责任?”

    “死马当活马医啊,难道皇上不吃我的药就会比现在更好么?”

    “诶你这个女人!”太子发飙了,上去就把夏叶一把拽住:“我父皇已经病入膏肓了,如果你的药不能把他治好,那你就是杀死我父皇的凶手,我凤灵国上下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云宫,也会与你姜国开战,你可想清楚了!”

    哟呵?还学会装逼了?不过装逼也是要有实力的,弱肉强食的年代,不是你想装逼就能装得起来的。

    夏叶本来此前对自己想要帮凤秋寒夺位有那么一点点觉得自己不道德,但此时她是一点这心思都没有了。

    床上躺着的可是太子的亲爹,可是这货为了皇位,愣是要眼睁睁看着亲爹不治而亡。

    这种残忍的心性,绝壁不能当皇帝。否则遭殃的只有无数百姓。

    两方正僵持不下时,凤秋寒忽然从外面走进来。

    凤秋寒是四届状元导师,虽然没有官职在身,但他大儒的地位却是无人能够撼动的。

    他这一来,众人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最先站出来和凤秋寒说话的是那个白须的丞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