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丞相一脸着急地说:“凤先生,现在场面如此混乱,请先生给出个主意,到底应该如何是好?”

    然后许多当官的就跟着丞相身后,眼巴巴地看着凤秋寒,希望凤秋寒拿个主意。

    凤秋寒眼眸深冷地扫过全场:“我以我性命担保,让这位夏宫主给皇上治病。其他想阻止夏宫主给皇上治病的人,统统拿下!”

    他话才一出口,外面就涌进来一队御林军,门神一样把整个寝宫围了个水泄不通。

    太子不敢轻举妄动了。

    夏叶松了口气,立即坐到皇帝床前,掏出药丸递到皇帝面前,可是皇帝已经昏迷不醒,不能自己吃药。

    仍然还是淑妃站出来说她给皇帝喂药,用她最亲密的方式。

    皇帝吃了药,大约一刻钟后才悠悠转醒。他重重地喘息,环视一圈寝宫里的众人,最后把浑浊无光的视线停留在凤秋寒身上,眉心微蹙,慢慢地道:“凤秋寒?”

    凤秋寒上前一步,恭敬地道:“是我,皇上。”

    皇帝笑了笑:“自打朕认识你那天开始,你就没有给朕多少恭敬的态度,没想到第一次对朕恭敬行礼,却是朕即将入土之时。”

    凤秋寒被皇帝一番话搞得颇不自在,他别开脸去,有些难过地说:“只要皇上能好起来,日后我凤秋寒定然对你恭恭敬敬,绝不再有半分逾越。”

    皇帝呵呵一笑,有气无力:“其实朕对你有好感啊……你怎么跟朕的扇儿那么像呢?像到,只要一看见你我就会想起她……”

    扇儿就是凤秋寒母后的名字。

    凤秋寒心中一痛,面容冷肃,一字一句道:“皇上,姬扇儿,是我娘。”

    “什么?扇儿是你娘!”皇帝吃了一惊,这一意外的消息呛得他直咳嗽,他咳嗽了半天,忽然就想明白了一切。

    凤秋寒居然就是当年丢失的正宫太子,而且他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世,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智慧操控了这一切,把个皇宫众人刷的团团转,皇后一族势力庞大,太子地位稳固,本以为是磐石一样坚不可摧的势力,愣是让凤秋寒勾勾手指头就给撂倒了。

    皇帝对凤秋寒的这一手相当欣赏,居然当众夸赞道:“也好,你母后的仇你自己亲自报了,她九泉之下也会安慰的。朕死后也就有脸去见她了。”

    皇帝很欣慰地看着在场众人,发话道:“朕觉得,相比太子和凤秋寒两人,朕把江山交给凤秋寒,更放心一些。”

    此刻皇帝这样说,居然没有人反对,很快以丞相为首的官员们都跪倒在地,附和皇帝英明,并希望皇帝能下旨,把储君之位落实下来。

    只有太子一时间傻愣住,似乎没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眼看事情即将反转,本来稳居太子之位的太子就这样丢掉了太子头衔,而教授自己课业的老师居然才是真正的太子,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所有的光环都被抢走,而这之中居然还摊了一个“他妈陷害前皇后”的冤案。

    太子觉得再不孤注一掷就要全盘皆输了。

    他不知是真的要铤而走险,还是因为水银中毒到现在甚至还不清醒,居然猛地挣脱了御林军的束缚,飞快跑上前去,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夏叶,就往皇上身上扑过去,众人没反应过来前,他就已经双手掐住了皇帝的脖子!

    挟天子以令诸侯。

    所有人都没防着这一招惊变,一下子都惊呆了。凤秋寒当先急眼了:“太子,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太子呵呵呵大笑:“凤秋寒你这么聪明,会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么?”

    凤秋寒到底还是关心自己老子,看太子下手不分轻重,他老子被勒得眼睛只翻白,他不得已只得后退一步:“你想干什么都行,只要你放了父皇。”

    “父皇?哈哈哈,父皇也是你配叫的?凤秋寒,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们,你们全是乱臣贼子!意图害死我父皇,还要给本宫和母后安上莫须有的罪名,意图夺我凤灵国江山,你们全都该死,该死!父皇,你快下令把这些乱臣贼子统统拉出去砍了!”

    皇帝被勒得眼睛只翻白眼,哪还能下令?

    可是太子可不管这些,他见皇帝不开口,急眼了,下手更重了:“没关系,你不下令没关系,反正诏书我已经拟好了,你只要往上盖个玉玺……按个手印也行,礼毕之后,你就没活着的必要了,这些老不死的乱臣贼子,我会亲手把他们统统杀干净!”

    太子袖子里掏出一卷明黄布帛圣旨,该有的陈词早都拟好了,大意就是让位给太子,由太子全权处理朝政,写得那叫一个冠冕堂皇大气磅礴,只是少了最关键的东西——皇帝的玉玺盖章。

    太子哈哈一笑,感觉胜利就在眼前了。他把圣旨当众念了一遍之后,就拿到皇帝近前,继续蛊惑道:“父皇,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说出来儿臣都替你办了,不过要先说好,你先给这道圣旨盖个章,好让儿臣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替你处理这些,您说是么?”

    夏叶瞳孔猛地收缩。

    古代封建制度,看的不是过程,是结果。

    假如皇帝此时真的因为被太子逼迫而做出让步,那么等诏书拟定下来,皇帝亲口传位给太子,即便凤秋寒有再多优势,也什么卵用都没有了。

    皇帝被勒得只剩下一口气了,可是现在皇帝的命都掐在太子手里,没人敢再轻举妄动。

    就连凤秋寒咬咬牙,也只得退步了:“凤程智,只要你放了父皇,皇位便让给你又何妨!”

    太子是急眼了,眼看胜利在望,自己手里筹码又大,岂肯接受这么简单的让步:“我要你现在自刎在这里!”

    只有死人才不会跟他争东西。只有凤秋寒死了,他才会真正的安心。这帮老不死的也不会再起别的心思。他眼神示意一个侍卫抽出长剑扔过去。冷兵器触地的声音冷冰冰地触动着在场每个人的心。

    夏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