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陌上神医之名名不虚传,治疗了十几天之后,在一个风轻云淡的下午,凤秋寒再次看的时候,容诗的眼睛慢慢睁了开来。

    容诗终于活了过来。

    夏叶终于放下心来。

    她该去办自己的事了。

    她在这场浩劫之中立了大功,新帝特许她可以在凤灵国后宫随意行走,随时想见淑妃都可以,所以在尘埃落定的第十天,她终于决定来见一见淑妃,了却自己的心愿,然后离开这里。

    为先帝祈福的祠堂就建在之前的荒殿芷兰殿内。这里被重新修葺一新,没有其他宫殿那些繁复奢华的铺张,只是简单的修缮,里面佛堂朴素而庄严。梵音袅袅之中,她看见淑妃穿着素衣,不施粉黛不簪金钗,只是那样一动不动地跪在蒲团上,对着佛像发呆。

    夏叶走过去,抽出六根香点了,恭敬地献上,然后跪在淑妃旁边,对着佛像磕了三个头。

    淑妃有所察觉,却没有转过脸来看她,淡淡的开口,像是在说给夏叶听的,又像是自言自语:“曾经我为了我姐姐来到这里,我嫁给他也是为了查出杀死我姐姐的凶手,亲手报仇。可是现在,仇也报了,事也了了,你说我为什么还在这里赖着不走呢?”

    她的声音低低的,很失落,她的脸色很苍白,没有什么表情,但夏叶却能想象出她此刻内心的不平静。淑妃,这个从头到尾都不怎么说话的女子,却从不曾让人忽视她的存在。她是那样恬静却又光芒万丈,她为了给姐姐报仇嫁给了姐夫,却在姐夫多年的宠溺之中把心沦陷。

    “其实,我何尝不知,在他心里,我也不过是我姐姐的替身,夜夜对烛相伴时,他喊的也都是我姐姐的名字。他那样深爱我姐姐,我多开心啊……他们生前不能长相厮守,死后终于能在一起了呢,我应该高兴是不是?”

    夏叶沉默。死亡带来的痛苦从来都只有活着的人才能体会。

    淑妃的痛,她能体会。

    淑妃在岁月的流逝之中,爱上了皇帝。只是皇帝终于和她的皇后姐姐葬在了一起,她却还活着,活着,就是一种罪。现在她活着能够为他们诵经祈福,等自己死后,却仍然不能与他们在一起,只能葬在别的地方,死了都不能在一起。

    死了都不能在一起。

    夏叶站起来,一个人漫步到门口。

    她想着,淑妃还沉浸在自己的伤痛中走不出来,自己这个时候去纠缠自己母亲的事情是不是有点太残忍。

    但没想到,淑妃一句话让夏叶停住了脚步。

    “你说,二十年前我姐姐的事,我是怎么知道的呢?”

    夏叶回过头来,静静看着她。

    有晚霞光照进来,淑妃慢慢站起身转过来,金色的霞光照在淑妃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普度众生的慈祥。她的表情趋于平和,神色恬淡而自然,对着夏叶甚至还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其实,那是你娘告诉我的。”

    “什么?我娘?”夏叶惊愕。

    淑妃点点头,淡淡笑了:“你娘当初游历凤灵国时认识了刚刚嫁过来的我姐姐,与我姐姐是至交好友。后来我姐姐出了事,你娘来不及救她,最后也只能把我姐姐冤死的消息带到大妗国,告诉了我和我兄长。”

    夏叶了解地点头,原来是这样。

    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当你以为一切都只是巧合的时候,其实有一些东西在无形中就已经变成了牵扯不断的关联,不知什么时候,只需挑动其中一根线,就能牵动所有。

    淑妃淡淡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娘的下落么?我这就告诉你吧。”

    夏叶有点紧张了。她历经了这么多,总算要得到她想知道的事情。

    淑妃道:“你娘当年是被一个黑衣人掳走的。”

    夏叶惊愕:“这什么情况?”

    淑妃非常抱歉地说:“当年你娘千里迢迢带我姐的消息去大妗国,但却赶上了姬冰儿的娘难产,你娘横空出世,告诉我们应该剖腹把婴儿抱出来。我们听取了你娘的意见,总算平安把姬冰儿救了下来。可是回过头来的时候,你娘已经被一个黑衣人掳走了。我还记得你娘最后那一句话说的是:放开我!聂泽!”

    聂泽?

    夏叶琢磨着,这个叫聂泽的黑衣人是什么来路?

    淑妃沉吟半晌,还是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不会记错的。依稀还记得当时那个黑衣人的衣角处秀了一朵紫荆花,紫荆花据我推断,应该是汉水国的国花,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如果对你没有帮助,那我,很抱歉。”

    她说着便盈盈一拜,对夏叶施了一礼。夏叶连忙把她扶起来,笑着说,找娘的事情她已经费了许多周折了,她娘当初的经历十分传奇,却不是她循着点蛛丝马迹就能找到的,所以淑妃不知道也很正常。

    但说不失落是假的。尤其是被人算计利用之后,却没换来她想知道的东西,这让夏叶的心情有点不平衡。

    一个人走在皇宫的鹅卵石小道上,正想着要给云宫写封信,找找看这个叫聂泽的人是什么人时,一个穿白衣的人忽然从天而降,一下子扑倒在夏叶面前,摔了个大马哈。

    夏叶有点不忍直视地看着眼前地上的人。

    正是云宫的神医陌上。

    喜欢作死的陌上。

    这货是想飘飘若仙想疯了吧。穿一身白衣从墙头跳下来就以为自己是神仙会飞了么?

    地上的人哎哟半天,看夏叶也不来扶他,只好把身子歪一边,抬头来看夏叶:“你这个没良心的,枉费人家被你一封信就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你却好,看人家都这样了也不过来扶我一把。”

    夏叶心情甚好地蹲到他面前,看着他笑道:“你是想吃火锅鱼来的吧?”

    陌上脸一红,有点被识破了的尴尬,笑呵呵地说:“就算吃顿火锅鱼又怎样,我千里迢迢赶来的,你不请我吃一顿不觉得很过分么?”

    好吧,确实很过分。

    夏叶摊摊手,站起来道:“那走吧,我请你吃,不过吃完了你就得给我滚回云上宫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