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干什么?”陌上问。

    夏叶道:“我需要你帮我调查一件事,听说这世上有一种花叫紫荆花,是汉水国的国花?”

    陌上点点头:“是啊,上个月咱这云上宫就从汉水国高价买了十几株紫荆花,现在还在云上宫里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夏叶呵呵一笑:“看当然要去看了,不过我想知道,汉水国有一个叫聂泽的人。”

    “聂泽?”陌上琢磨了一下,皱眉说道:“这个人好像很有名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汉水国赫赫有名的守城大将军,那战功,啧啧,一卡车都拉不完。”

    陌上跟夏叶混久了,那嘴巴也沾染了夏叶的许多陋习,说话满嘴跑火车,搞得夏叶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提前就知道这货的来路,还真以为他也是和自己一样,是穿越过来的。

    不过虽然他满嘴跑火车,还是给夏叶提供了有用的线索,既然聂泽在汉水国有显赫名声,显然应会很好找。

    既然能好找,那么她就不着急了。

    她要先去吃一顿火锅鱼。

    乐呵呵地带着陌上出门去,还是那家富贵花开酒楼,还是那个点头哈腰的店小二,夏叶点了两盆子的火锅鱼才摆上桌,陌上便不客气地拾起筷子就吃。

    一边吃一边哈气,看他辣得眼泪都掉出来,一脸痛苦的狼狈样,却还愣是非吃不可,夏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觉得这一切都很美好。

    这世上原本是没有火锅鱼的,甚至辣椒都很少被人拿来当食材做菜,自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做出火锅鱼之后,先后有好多人爱上了这道菜。

    其实,与其说这些人喜欢这道菜,不如说是喜欢夏叶这个人。因为她这个人就像一道火锅鱼一样,辛辣带刺,处处留情,却又处处无情,让人痛哭流涕,却又欲罢不能,不舍得放开。

    她看着陌上痛哭又享受地吃着,烟雾缭绕中,陌上的绝色容颜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楚承德。

    他也曾在她面前吃相狼狈。

    可是她似乎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他了。

    正胡思乱想着,陌上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他拿了帕子擦干净嘴和手,收拾好了自己的狼狈相,这才抬头看着夏叶道:“话说这凤灵国为什么会有火锅鱼呢?这菜不是你的发明么?”

    是啊,她也才来,这里就已经有了这道菜了。

    她当时问那个店小二的时候,店小二死活不肯说,说是怕她偷窃秘方,到时影响他们酒楼的生意。

    她笑了笑,抬手把店小二找了过来,随手拍了十两银子在桌上,对小二说道:“你带我去你们家后厨,我给你露一手真正的火锅鱼做法。”

    店小二像看白痴一样看她,“姑娘,我们酒楼正营业呢,我很忙,你要是有钱没地方花呢,你可以出门左拐,外面有的是无家可归没饭可吃的乞丐,你随手丢进去,就当行善积德了?”

    眼看店小二压根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夏叶急了,顺嘴就念出了火锅鱼的各种作料配方,就连用量多少也全都连珠串一样念了出来。

    店小二才抬起的脚再也迈不开了,他慢慢回过神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夏叶:“你真的会?”

    夏叶早没耐心了,她丫的跟她打交道的人基本都是贵族级别的,几时想知道个问题,会和一个店小二纠缠个没玩没了?

    她又从袖子里抽出一张银票拍在桌上,姿态高高在上地说道:“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要知道,给你们做这道菜的人,姓甚名谁,现在在哪里。”

    她几乎已经肯定了,这个人就是楚承德。

    只有楚承德会做这道菜,而且也只有楚承德有可能会到处找她,然后……为什么会跑酒楼来做菜呢?

    她还是想不通。

    店小二眼睛盯着银票流口水,然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说道:“我记得当时这位爷来的时候,衣衫破烂,长须长发,鞋子都破了个洞,看起来好凄惨的。他自称是来自姜国的大厨,可是却只会做这一道菜,其他的统统都不会,所以我们掌柜的就给了他二两银子,把他打发走了。”

    说到这的时候,店小二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们酒楼有点不厚道,把人踢了不用,却还照葫芦画瓢学了人家的拿手好菜。

    这算偷师,二两银子算是买断?

    啊呸,什么鬼。

    夏叶心情非常不好,恶狠狠地捏着那张银票道:“要是这个人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你们酒楼收了。”

    她可真不是说大话,说完也不管店小二眼中的期盼,她把那银票又夺回来,径自走了出去。

    赏赐给乞丐啊是吧。

    她有钱,任性,出门左拐,看着墙角处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子,披头散发狼狈不堪,脚趾头都露在外面,她心情极度恶劣,随手就把银票扔了过去,走人。

    墙角狼狈的人似乎觉得有什么东西动了自己一下,他被惊醒,在身上摸了一下,居然摸到了一张薄薄的东西,慢吞吞地拿到眼前,一下子就瞪直了眼。

    这是云宫的银庄流通的银票!

    谁扔给他的?是不是夏叶?

    是不是?

    他恍惚地坐起来,随意撩饬着自己的头发,露出一张菜青色的脸,正是满世界找夏叶的楚承德。

    这哥们也不知这些日子怎么混的,好端端的一个王爷,居然混成了比狗还不如的流浪汉,刚刚正是歪在这里休息的。

    可是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也不懂这地方的规矩,他无形中占了别的乞丐的地盘了,之前没讨到钱也就罢了,现在居然有人一出手就扔给他十两的银票,那帮乞丐都看红眼了,几个人使了眼色,就围了过来。

    楚承德着急要去追人,可是此时却被几个乞丐挡住了去路,出不去了,心里这个着急,恨恨地大吼一声:“让开!”

    “哟呵,你小子挺能耐啊,外国来的吧?不了解我们凤灵国的行情是不是?知不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你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野小子抢了我们的生意,居然还敢跟我们吼,是不是不要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