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584章 哥们,只能帮你到这了
    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他晕过去之后,夏叶也不客气,招呼陌上过来,直接就把凤灵国威震天下的新帝绑了个大粽子,用麻袋套上了悄悄扛到后宫,找准了容诗的寝宫就飞过去。

    容诗自从病了以后,她就一直躺在床上休息,一天无数个时辰都在睡觉,所以常常睡到半夜就睡不着了。

    夏叶来时,她还没有睡,瞪着眼睛在床上数羊。夏叶嚼着这样不好,容诗可是个倔姑娘,要是万一她觉得皇帝昏了以后被人扔到她床上的,她无法接受这样得来的爱情,可就不好办了。

    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她也朝容诗的房间里扔了一颗白色烟雾弹。容诗没两下子就歪过头去,睡着了。

    然后夏叶就毫不客气一脚踹开门,把凤秋寒扔到了容诗的床上。

    陌上刚刚做完这些,累的满头大汗的就要退走,一把被夏叶给拽住了。

    “干嘛?”陌上问。

    夏叶抿唇呵呵一笑:“也不干嘛,就是想把现场,做得更好看点。”

    她把陌上推到床里去,让他把凤秋寒的衣服剥个干净,陌上虽然不情愿却还是照做了,等他做完了就一脚被夏叶踹出门去,她自己则爬上了床,小心地脱掉了容诗的,伪造成俩人拥枕而眠的亲密模样,这才满意一笑,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路过皇帝的书房时,里面好像还有一道人影在走来走去,应该是那个成日跟在凤秋寒身边的太监总管。皇帝没去后宫,也没回御书房,这太监找不到皇帝,都要急死了吧?

    夏叶轻笑一声,走过去趴着门缝丢进去一张纸条。然后飞也似的跑了。

    然后……第二天,第三天……夏叶都在平静中度过了。

    一直到第四天早上,宫里终于向天下颁了圣旨,新帝为了后宫着想,立容诗为皇后。时间选在本月十六,距今还有十天。

    婚期虽短,但也不算仓促,司礼监的大小官员齐出动,各处打点置办,也同时给夏叶送来邀请函。

    夏叶呵呵一笑接下了,同时清点了云上宫的不动产,大约价值三百万两。

    夏叶大手笔一挥,也写了个书函,把云上宫的所有权转让给了容诗,当做送她的新婚贺礼。

    俩人结婚这天,场面空前盛大,夏叶到场的时候,皇帝皇后的装扮奢华而喜庆,但那脸色就不怎么自在了,怎么看都怪怪的,但这已经不是夏叶该操心的,她把云上宫的转让书往上一递,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哥们,我只能帮你帮到这里了。”便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一次,她是真的走了。

    趁着俩人结婚,没空搭理她的功夫,她一个人骑着马离开了凤灵国。

    ……

    夏叶一路慢悠悠往汉水国行去,汉水国是个小国,整体面积大概也就姜国的五分之一。背面环山,左右挨着凤灵国和西蜀,要不是有天然山脉为防线,汉水国只怕早就被左右夹击灭亡了。

    夏叶在马车里捧着地图,目光澄澈如水。

    小国好啊,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破事了吧……她这一路总是遭遇重重艰险和难题,说实话心里其实有点厌倦了。她真心希望这个叫聂泽的男人跟她娘有什么深入接触,好让她能一见到对方的面,就能把她娘的过往统统都了解到。

    淑妃说的什么来着?聂泽掳走了她的娘?

    要是她娘现在就在汉水国,和聂泽在一起?

    哇卡卡卡,那她就真的要结束行程了。

    她确实很轻易地就进到了汉水国,直接就去找云宫在汉水国的据点。她早就了解到云宫在本地的负责人有个很出息的儿子叫林逸,前几年考了状元,入仕为官,这几年协助皇帝办了不少事,权利还是挺大的。

    夏叶本以为一来到这里,见到林逸,打听一下那个聂泽的住处,就能找到聂泽了。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事实告诉她,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

    林逸入狱了。

    此前林逸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每天迎来客往的都快踏破他家门槛了,现在好了,他一入狱,此前交好的那些门客全都销声匿迹不知所踪了。急得林老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唯一的办法就是飞鸽传书回云宫,希望云宫能给他点帮助,把他儿子救出来。

    结果,夏叶带着云宫宫主令出现的时候,直接就把林老爹感动地跪地痛哭,他哪时候能奢望云宫宫主亲自出马啊,只要来个护法帮他把儿子从监狱里捞出来就行了……宫主居然亲自来了。

    夏叶没有摆什么架子,很和善地把林老爹从地上扶起来,一番寒暄茶水过后,林老爹才讲出了事情经过。

    林老爹说:“汉水国现在看起来一片和谐,其实早已经内忧外患,岌岌可危了。”

    夏叶点点头,她来的时候也有注意到民生问题,百姓的生活质量看起来挺糟糕的。

    林老爹比了三个手指头:“皇上,已经三年没上朝了。逸儿说,皇上不上早朝,不见大臣,不批奏折,只喜欢玩,除了女人,各种后宫花样该玩的东西他都玩遍了。因为皇帝不务正业,不理朝政,导致汉水国内忧外患,除了东边的凤灵国前段时间出了大事,国君易主,没有时间来肖想汉水国国土,西蜀那边却已经发兵攻打了白云城,要不是聂泽将军及时知道消息赶过去,只怕西蜀军队已经攻破白云城打进来了。”

    夏叶一脸黑线。

    古代君主制就是这么不靠谱,把一个国家,无数百姓和国土都交给一个人身上,赋予他至高无上的权势和责任,人家却只顾着玩。

    “然后呢?”夏叶喝了口茶,问道。

    林老爹哀戚地说:“聂泽将军在前线驻守边防,后方粮草供应不足,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出大事。为了国家社稷和百姓,逸儿带头领着许多朝臣跪在皇宫门口,请皇上戒掉玩乐,专心治国。皇上听了很生气,就命大臣出主意解决军需问题,可是汉水国早已国库空虚想不出办法了,皇帝就以此为由把带头的逸儿给抓起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