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颇感兴趣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听说你们汉水国有一种花卉叫紫荆,是你们汉水国至高无上的国花,是不是真的,这里有没有种植?”

    “有啊,你可以去看啊。”皇帝无所谓地说道。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露出得意洋洋或者其他的什么态度,就是一种非常无所谓的样子。夏叶斜眼看他一眼,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货只怕真的不是贪恋玩乐,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就只关心夏叶如何把户部的钱给骗出来,却不关心自己的玩乐场所被别人踏足。

    “咚!”夏叶只顾着想事情,往前走时没看路,冷不防撞到了什么。

    抬头一看,窗明几净。什么都没有。

    她丫的撞到什么了?

    见她发愣,皇帝这才笑呵呵地走过来:“哦,忘了告诉你了,我们汉水国为了保护国花,特意从别的国家重金购进了玻璃花房。啧啧,你说我们汉水国的贱人们有多败家,不就是几棵花而已么,居然这么兴师动众的,还去买这劳什子的鬼玩意,光这些玻璃就废了老子二百万两银子。够我的十万兵马吃半年了!”

    他还真是挺心疼的,说话的时候一股子老子教训败家小子的口气,又心疼又憋气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夏叶却没时间看他,她此时的全副心神都在眼前的玻璃花房上。

    玻璃诶!这是现代工艺技术诶!

    小小的汉水国居然会有这玩意!

    哇擦了……那帮奸臣不肯出资给前线买粮饷,却舍得花钱在这搞劳什子的花房,就为了几棵破花?

    好吧,这不是破花,这是汉水国最尊贵的国花紫荆。所以他们肯花大价钱购买玻璃花房养紫荆也不稀奇了。

    她用手摸上去,想要看看这是不是真的,皇帝忽然阻止了她:“听说这玩意很容易坏,你还是不要去动了,坏了的话那帮混蛋还要花大把的钱来修缮,朕舍不得。”

    夏叶不听劝,还是伸出手去摸了摸,确实是现代工艺的制作技术,挺厚的,还没有杂质,很纯净,玻璃工艺的制作技术含金量挺高。

    只是,是什么人把这种技术带来的?

    是穿越者?

    是她娘?

    她转过身来问:“你刚刚说什么?这花房是别的国家重金购买的?你在哪个国家买的?”

    皇帝道:“听户部那帮老混蛋说,是在日照国买的。”

    日照么?哦呵呵呵。她记得云宫地图里有来着,等她空闲了就去研究研究,搞不好也能得点她娘的线索。

    但是当务之急是解决皇帝的军需问题。

    她摩挲着玻璃,笑呵呵地问皇帝:“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这帮老混蛋宁可花钱给你修缮花房,也不肯给你前线军需是不是?”

    皇帝点头。

    夏叶打了个响指,胸有成竹:“那咱就从玻璃花房上着手好了啊。”

    这一点都不难。

    可是皇帝却懵逼了:“你想怎样?破坏花房,然后让那帮老混蛋把钱交出来……你再拿去买粮饷?”

    夏叶点头:“是啊,不行么?”在她看来,前线军需当然是比什么鬼的玻璃花房要重要,她捣毁一个玻璃花房,把钱骗到手,然后直接去购买军粮送过去,先斩后奏嘛!他一个皇帝任性就任性了,难道还有人敢跳出来指责他这么做不对?

    皇帝却有些为难:“这花房好歹花了朕二百万,砸了好心疼的说,你看能不能想个别的办法……如果实在不行,你砸了……也就砸了吧。”

    哟呵,还挺顾家的。夏叶笑道:“好吧,看在你处境这么艰难的份上,我也不给你增加难题了。我们真砸不行,就来假的嘛。”

    皇帝一愣,假的砸?怎么砸?这玩意可脆弱得很,碰一下都不行,她还假砸?

    怎么做?

    她对皇帝说:“来,你把头发放下来,拔几根头发借我使使。”

    皇帝立即护着自己的脑袋说:“要拔不会拔你的么,朕可是九五之尊诶!”

    “九五之尊活的还不如狗,是个屁的九五之尊。”夏叶掐腰:“你拔不拔?不拔我就不干了啊!”

    眸光灼灼,却有那种你不听话我真走人的架势。

    好嘛……不就几根头发嘛……皇帝委屈地努嘴,伸手耗了几根头发……

    夏叶笑呵呵赞赏:“这才乖嘛哈,听话哈,等事情了了,姐姐给你买糖吃……”绝壁的侮辱啊侮辱!皇帝气得眼睛都瞪圆了,但夏叶却不管她,拿着那九五之尊的尊贵的头发,朝玻璃上哈了一口气,就把头发甩上去了。

    不规则地到处乱贴……啊,一把头发不够,她还想让皇帝拔头发,但皇帝这次学乖了,招了一个小太监过来,毫不客气地耗了一把送过去,夏叶也不嫌弃,又贴到玻璃上去了。

    等她搞完这些,再往远了一站,一个玻璃花房窗明几净的玻璃上,顿时就像出现了无数裂痕一样……看起来惨不忍睹。

    夏叶拍拍手笑呵呵地说:“怎么样,我厉害不?”

    皇帝一脸懵逼不可置信:“这、这就行了?”

    夏叶点头,“是啊!你看啊,头发是从这里面贴上去的,从外面远点看呢就像玻璃裂了一样,你就跟你们家管钱的混蛋说,玻璃花房都裂了,需要重新造一座,让他们乖乖把钱交出来就行了。”

    皇帝期期艾艾:“他们万一靠近……”不就露馅了?

    夏叶真心想踹他一脚:“他们发现了,你就破罐子破摔啊!你是皇帝你任性,你怕谁?真砸的话,他们就能看出你的雷霆手段了,会被你吓到的,不信你试试看。”

    皇帝似懂非懂地点头,他到底年轻,实战经验不足,加之他被那帮混蛋控制太久,有点惧怕,所以不太有信心。

    但夏叶此时的小计谋和自信的分析给了他莫大的勇气,他决定赌一把。

    立即把那些管钱的户部大小官员全都找了进来。

    其实在其他大国来说,皇帝后宫的修缮应该归内务府管理,但是汉水国太小了,也加上皇帝无能,那帮混蛋排除异己,把内务府给撤了,反正朝廷上下包括皇帝后宫开销一并都归到了户部去管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