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但林逸的辱骂并没换来皇帝的良心发现,气得林逸仰天长叹:“也罢,命里该是我林逸的劫数,没有识君之能,既然皇上你的心愿如此,我便最后圆您梦一回,只希望有朝一日,你不会后悔。”

    皇帝大手一挥,扔下一把花纹繁复的宝剑,咣当一声在石板上响彻清脆:“这是尚方宝剑,朕告诉你,若有人胆敢挡你办事,你给朕格杀勿论!”

    皇帝说罢,便调头走下城门,再也没有出现。

    他又回去享他的乐子去了。招呼一帮太监宫女,在后院打水球玩得不亦乐乎。

    林逸一见再求无望,也只得捏着二百万两的银票怒火朝天地往家而去。

    他没想到自己一回家,居然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坐在他家正厅主位,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你是?”他不认识,问道。林老爹笑呵呵地在旁边介绍:“还不快来拜见我们的主家,云宫宫主夏姑娘。”

    啊嘞?云宫宫主这么年轻?

    林逸不信,但是事实摆在面前,容不得他不信。

    老爹带头,父子俩给夏叶行了个云宫的大礼,夏叶笑呵呵地接受了之后,这才看着林逸道:“你千求万求的军需到手了,你还愁眉苦脸的干什么?”

    林逸愕然:“军需?这不是那混蛋皇帝说去买花房的么?”

    夏叶给他脑袋一扇子:“木瓜。皇宫那么乱,人心那么复杂,皇帝不这么做,估计你早死不知多少回了。”

    皇上也是用心良苦了。

    让林逸拿到钱后也不告诉他真相,他算准了林逸的性格定然会对他的做法不满,会到城门去闹。皇帝偏生就要给他这个机会闹,让朝野上下全都误会林逸是真的要给败家皇帝购置花房去,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才不会对他下手,这才能保住林逸的命。

    经夏叶这一解释,林逸这才彻底明白了,一时间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夏叶安抚他道:“此去购买军需还需要一些人手,那天与你长跪宫门的官里,你挑几个得力信得过的与你一起去办这事。另外我会飞鸽云宫找几个好手护送你们。

    哦对了,皇上也已经派了个信得过的武将,调遣了一队人马与你一起,等买到粮草之后便一同护送前线,那边聂泽得了消息会来接应你们的。还有皇上送你的尚方宝剑,有人阻碍你办差,格杀勿论就行,不要手下留情,前线将士们的性命重要。”

    事情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决了。

    林逸此刻才真正不敢小看了云宫的宫主,大有一种誓死效忠的坚定。

    当天晚上,林逸就火速召集了所有人马,趁夜出发了。夏叶因为要去找聂泽,干脆也和林逸一起上路了。

    由于害怕在国内购买会提前暴露他们的目的被人盯上,所以夏叶查看了下地图,把目标定在了孟家坡。

    孟家坡在汉水国边界,但是因为靠海,这里储备了一个全国最大的粮仓,二百万两银子出马,粮草没两天就集齐了。

    也就在粮草集齐那天,他们的护粮队遭遇了一场暗杀,夏叶估算的没错,官场那些老狐狸眼看被平时傻不愣登的皇帝给耍了,心有不甘,派了刺客来暗杀林逸,好在夏叶早有准备,找了云宫的高手护送,经过了两场不大不小的拼杀,干掉了十几个来刺杀的黑衣刺客,这才有惊无险地到达了西蜀边境。

    还好,总算没有来晚了。

    一进入战区,就立刻有人来接应粮草,夏叶和林逸总算圆满完成了任务。

    粮草送达,林逸担心皇帝在皇都里一个人会遭遇不测,立刻就请命回去了。夏叶感念他忠心为国,又派了四个云宫高手护送他回去,并对他说,如果他需要,这四个高手暂时给他用,等皇帝解决了朝廷内乱,彻底解开危局了,再让高手们回云宫去。

    林逸感恩戴德地回去了。

    夏叶留了下来。

    战士们虽然知道她是一起护送粮草来的重要人物,但却不知道她的身份和地位,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她交流。

    夏叶也不急。

    她在等。

    有了军需后的汉水国军队驻守白云城,把个白云城守得如铁通一般,西蜀国怎么也攻不进来,索性一直僵持着。

    汉水国军需粗略估算能坚持半年。士兵们总算稍微放下了心。

    聂泽也总算有时间了。他最近这俩月吃住都在前线,西蜀国的兵慢慢退去之后,他才松了口气,有时间退到后方来休息。

    夏叶就等在他休息的营帐前。

    聂泽一回来她就迎了上去。

    聂泽……二十年前就把她娘掳走的男人,年纪粗略估算也要四十几了吧。

    没想到他看起来很年轻。虽然脸上有许多岁月留下的风霜,皮肤也因常年带兵打仗风吹日晒而变得黝黑,但他整个人看起来却很干净清爽,不是那种粗犷的莽夫,他穿着一身将军戎装,身材略微消瘦,手空着,他的长枪后面有个跟班给他拿着,看起来颇有气势,非常有领导风范。

    夏叶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她猜不透当年他为什么会掳走自己的娘,他和自己的娘什么关系呢?

    聂泽也看到了她,那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扫过夏叶,将她不着痕迹打量了一遍,忽然皱眉问旁边驻守的小兵:“她是什么人?”

    夏叶来这里整整俩月,没有见到聂泽她也不着急,她没上前线去找聂泽,也没让人去通报,所以聂泽一直不知道夏叶来了。

    小兵见问,虽然有点糊涂,但还是回答到:“聂大人,这位姑娘是当时随粮草一起来的,她说她来找您……”

    “混账!我汉水国是无人了么?押送粮草这么重要的事,居然让一个姑娘家来!也不怕传出去笑掉人的大牙!”

    小兵被骂得很委屈,却不敢再说什么,低眉站在一边默不作声。

    夏叶笑呵呵地过来,自我介绍:“聂大人,我是夏叶,来自云宫。”

    “云宫?”聂泽咀嚼着这两个字,深邃锐利的目光在夏叶身上探究,他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打量着夏叶,他是军人,他的眼神有时就能把一个士兵看吓尿了。

    但夏叶似乎一点也不受影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