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不卑不亢地站在那里,任由聂泽的眼眸在自己身上扫视,静若处子,气质而从容。

    “呵。”聂泽终于轻笑出声。

    “云宫么?蓝冰让你来找我的?”聂泽的声音里含着不屑和隐忍,他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夏叶明明没有得罪他,他偏偏却没给夏叶一个好脸色:“云宫了不起么?二十几年的发展,让你们成为天下第一大宫,这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有成就到可以舍弃一切?你们云宫的人,是不是眼里除了钱,就没有其他的了?”

    夏叶一脸懵逼。

    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个刚见面的人数落。

    这个人二十年前曾掳走她娘,二十年后却对着她还没说上一句话就先数落上了。

    夏叶当时就不干了,她上去直接就拽住聂泽的手腕,聂泽似乎没想到夏叶会这么大胆,站住了脚,抬眼看她。那双鹰隼般的眼眸神色清冷而锐利,像是一把无形的刀,戳得夏叶心里忐忑不安。

    她总觉得,这个叫聂泽的人,兴许不是自己的盟友,而是……仇敌?

    当年娘是不是伤害了他呢?

    她不确定,但还是不想放弃。

    夏叶不自在地放开了他,但却倔强地不肯退缩半步,她梗着脖子与他对视:“我确实是因为我娘才来找你的,但却不是我娘让我来的。自从我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就在满世界找我娘的下落,我去过很多地方,走了很多路,经历了许多的艰难才找到你,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娘去了哪里?”

    “你娘去了哪里我怎么会知道?小姑娘,你趁早还是从哪来的滚回哪去,这里没有你想知道的任何消息。”聂泽很绝情,也不知是真的不知,还是不肯对夏叶说,嘴里吐出的除了不知道,就是不屑的冷哼,对云宫和云宫来的人深恶痛绝一样。

    他数落完还不跟夏叶交流了,直接就撩起军帐进去,不搭理夏叶了。

    夏叶想追过去,却被他的下属给挡住了去路。

    他的下属一脸为难地说:“姑娘,这是军旅重地,如果姑娘没事,就先回去吧,这里不适合姑娘待。”

    不适合她也在这呆了俩月了好么?

    回去?“回去还要多久?”她的耐心早已磨没了。

    “边防已经基本稳定,聂将军后天便启程回京。”

    后天啊。好啊,她可以等。

    第三天一大早,聂泽果然收拾妥当,留下五万士兵驻守城防,又命剩下的五万兵马出发前往皇都,他自己则带着一千先头部队快马加鞭先回去。

    夏叶骑着一匹小马跟在他的队伍后面,与队伍同吃同住,俨然一个能吃苦耐劳的小士兵形象。

    聂泽当她不存在,完全不理会她。夏叶也不着急,她想着等回到汉水国皇都后,她就赖上门去,吃住都上聂将军府,不把娘的消息套出来她就不走了。

    虽然这办法有点笨,但是她想不到其他办法了。因为不了解聂泽和娘的过往,她也不敢太过分地去要求,只能智取,以行动感动对方,让他自己把事情讲出来。

    但是本来预计只有十五天的行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

    他们的军队翻山越岭行了一半路程之后,就出现了意外。

    由于天忽然降下大雨,引发泥石流天灾堵住了前进的去路,他们不得不被迫停靠在驿站休息。

    这次泥沙天灾很厉害,简直是完全阻断了交通,饶是他的一千士兵齐齐出动,预估清理道路也需要两个时辰。

    全部的人都出动了,只有聂泽躲在楼上休息,他的跟班在门口守着站岗。

    夏叶走过去想要死皮赖脸去叨扰,但聂泽的跟班像尊石狮一样雷打不动地挡着她。

    她摸摸鼻子,心想反正也快到汉水国皇都了,也不在乎这几天了。于是干脆走出驿站四处溜达看风景了。

    这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

    泥石流啊……是因为雨水太大,引发山体滑坡导致的,当然如果没有地震啊之类的更大的灾难,山体滑坡也不会太严重,毕竟这座山体滑坡造成泥石流天灾的山并不是很高,也不大。

    哪来的这么多泥沙?

    她蹲下身子,捧起一手放到鼻端闻了闻,啊呸,一股子咸腥的味道,看着泥沙成色,应该是海沙……

    根本就不是山上冲下来的。

    不是山上来的,那就是有人故意在这捣的鬼!

    她第一时间就想起皇都里那些奸诈的反派奸臣,他们之前故意不给聂泽送粮草,想要他困守白云城,最终战死在那里,现在他凯旋了,便在这设伏,想要弄死他?

    聂泽不能死!死了她去哪里找娘去!

    她倏地站起来就拦住了一个小兵着急道:“你们不要干了,不要干了!听我说,有人在这设了伏,想要你们的命!”

    小兵看白痴一样看她:“姑娘,你是不是病了?快回驿站休息一会,不然太累了,一会队伍启程你就跟不上了。”

    特么的,还挺有心。可惜就是不信夏叶的话。

    夏叶连续扒拉了几个士兵,都没有人听她的话。

    她一着急,索性直接跑回驿站,去找聂泽。

    聂泽的那个跟班还像个守门神一样守在门口,看见夏叶去而复返颇有些不耐烦,但夏叶此时却顾不得他们的情绪,气势和语气都严肃了许多,她对守门神说:“让开,我要见聂泽。”

    守门神自然不愿意,横着不让进。可是夏叶已经没有耐心了,她怕晚了就要出事了。

    守门神冷哼一声:“姑娘,你为了见聂泽将军也是煞费苦心了,你先走吧,等将军休息好了,我会转达你的话的。”

    夏叶怒极反笑,直接摊开手心对他说:“你以为我就是要缠着你们将军不放么?我跟你说,我云宫势力遍天下,就算聂泽不告诉我娘的下落,我也会有办法找到我娘的。但是我现在是好心!这泥石流天灾是人为,是有人故意运送到这里堵住你们的去路的,这里有陷阱,反正我话就说到这了,信不信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