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猜测,这里面定然也有一张一模一样的羊皮卷。羊皮卷上没有字,没有任何信息。

    但是她已经发现这羊皮卷上定然藏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只是现在看不到还不知道。

    她眼神期盼地看着聂泽,她想要这个盒子。

    聂泽没看她,也没看出来她眼底的期盼,却自顾说了下去:“这么多年,我明白了,你娘她不喜欢我,所以她拿赚钱来阻挡我。我努力奋斗二十年,成了守城将军,却这一辈子都不会比她有钱。所以,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去云宫,到她身边去……你说你娘她拒绝人的话真是高超啊哈……可怜我这么多年才想明白。”

    他回头看着夏叶,“既然我一辈子都无法回到你娘身边,那这个盒子,就麻烦你带回去吧。权当我已经看清了这么多年的执守,终于学会放下了。”

    他微笑着,终于坦然了。他伸出满是皱纹的枯燥的手,摸了摸夏叶的头发,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在宠溺自己的孩子:“她幸福了,我就放心了。她有你这样一个出色了不起的女儿,真是幸福。”

    夏叶附和着笑。她也以有这样一个娘为傲。

    可是现在,应该去哪里找娘呢?

    她攥着聂泽给她的云上匣,只觉得沉重无比。

    聂泽向着夕阳而立,眸光悠远而绵长,“你娘把盒子交给我之后,便离开了,她说她要去西蜀,找一种珍贵的药材。西蜀药材聚集地在西蜀境内的蜀山之巅。呵呵……你大概想不到,我正是因为你娘去了西蜀而多年未回来,因此猜测你娘可能在西蜀发生了什么,所以去西蜀找她,可是我没找到,却得罪了西蜀的贵族,这才结了怨,西蜀总是想尽办法要灭掉我,灭掉我汉水国。”

    “说了这么多……终于把埋藏在心中二十年的心事说开了,迟暮之年我也再无遗憾,希望你此去一路能有个结果……假如有一天,你见到你娘,你替我告诉她一声,我很想她。”

    他说完,便向着夕阳徐徐而去。

    夕阳余晖照射大地,聂泽蹒跚而去,只不过一场大病,再次痊愈之后看起来却像是苍老了数十岁。

    夏叶看着他佝偻着后背,身形消瘦,孑然而立的样子,一种淡淡的感慨爬上心头。

    爱情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人的爱,那不叫爱情。所以聂泽爱蓝冰,但蓝冰却不爱他,这种感情注定没有结果。

    可是谁也无法说,这种付出就是错的,爱情没有谁对谁错,只是,有的时候明知道这样没有结果,仍然会一往无前,无怨无悔。

    聂泽从一个守门小将一路爬上将军的位置,他终究是在自己的生命里辉煌了,但却不是她娘想要的。

    夏叶歪着脑袋,站在夕阳余晖中沉思,也许,聂泽就算拥有了比云宫还富有的财富,只怕她娘也不会爱他的。

    爱情,只有纯粹的,才叫爱情。

    一共三个云上匣了。

    一个得自于月氏国女皇给她的,一个得自齐国,现在这个是第三个。

    她回到暂时落脚的林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摸出钥匙,不出所料,钥匙可以打开所有的云上匣,云上匣里装的确实只有无字天书羊皮卷。

    这种盒子到底有几个?它有什么作用?羊皮卷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她一概不知。

    每次都是这样,欢喜与忧愁共存,她每次获得一样东西,都觉得离真相又近了一步,却又每次都觉得,真相似乎又离得越来越远。

    未来的路,还有好长好长要走啊……她叹息一声,收拾行囊打算离开这里了。

    她想去西蜀国。

    跟林逸父子告别之后,她于三天后的一个凌晨,背着行囊踏上了西蜀之行。

    出城门的时候,她站在城门口回望汉水国,这个非常小的国家,却带个她无数记忆,她觉得这辈子,都会把这个小地方记在心里。

    聂泽提枪穿甲傲立墙头,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没有表情,他就这样安静地站着,夏叶的身影都看不见了,他仍然没有回去的打算,从日出站到日落,没有再动过一次。

    听说夏叶这次要去西蜀,陌上死皮赖脸想跟着。他是个医痴,药材和医术就是他这辈子的追求了。所以听说他早就知道西蜀有一座被称之为药山的西蜀圣地,但却从未去过一次,因为西蜀这个破地方实在太过苦寒了,细皮嫩肉的陌上吃不了这种苦。

    这次因为夏叶要去,她觉得有人同行再好不过,所以非得跟着。

    夏叶一开始觉得有人同行还不错,后来实在受不了陌上的喋喋不休,觉得实在太聒噪了。而且陌上这货看着好看,但其实就是个渣,武功一点不会,医者不自医,他医术天下无敌,却不会调养自己的身体,同行还没出关呢,就病倒三回了。

    夏叶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急得不行,把他弄到客栈去,想要给他找医生,可是他说什么也不肯看病,她说自己就是医术天下无敌的神医,不会让其他庸医来给他看病。可是他不看病又不吃药,浑浑噩噩躺在床上病了三天,第三天好了点了,赶路又没过一天,又病倒了……如此往复了三次,夏叶火了,跟他说再不治病,就滚回云宫去,她才不要伺候了。

    陌上这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西蜀这破地方实在不是人呆的什么云云……夏叶听了半天才听出什么意思:这货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哇哈哈哈……夏叶差点没笑抽。

    难怪这货一直都知道西蜀有药山却不敢来,他怕一个人来会直接死在这里没人知道。

    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身体,还以为能坚持到西蜀境内呢,没想到还没摸到人家西蜀的城门,就挂在城门外了。

    这次无论陌上怎样哀求,夏叶都不肯松口了。她要这货立马滚回云宫去。

    陌上不肯走。无奈之下,夏叶只得又在这个边陲小镇逗留了几天,她偷摸给云宫写信,找来了两个高手,给陌上吃了药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货弄走了。

    这才终于清静下来了。

    夏叶松了口气。

    开始有闲暇溜达这座边陲小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