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从地图上了解到,西蜀是个游牧民族,城门开后,她将会看到大片的草原,大片的牛羊马匹,和帐篷。

    就像****历史中的,关外,当年的满族那样的。

    而这个小镇呢,最开始是没有的,只是一处非常荒凉的地方,不是城市,也没有人住。独立成一个小镇,不属于汉水国,也不是西蜀国的地盘,只是夹在灵越关缝隙中的一处荒凉的小地方。

    是后来两边往返的商人啊,流民啊,流浪汉啊,无家可归的难民啊……什么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反正这里就有了人居住。但是这里还是个非常穷的地方,到现在也只有寥寥几座房子,是这里毕竟有实力的人盖的,但和境内其他国家一比,还是穷逼级别的。却在这里就是霸主一样的存在。

    这里主要是做一些交易,西蜀和境内国家的一些物品交换的聚集地。

    因为西蜀和汉水国常年征战对峙,虽然不怎么真打,但也一直小摩擦不断,所以在夹缝中生存的小镇居民一直被这种充满变数的生活搅得苦不堪言。

    还好上次聂泽和西蜀的矛盾暂时解决了,西蜀退兵回到灵越关内去了,小镇这才安静了一阵。

    但也从那之后,一直没有再开启关门。搞得这里的居民也再次陷入困境:两个国家都缩回去了,不在这进行交易了,他们就没有利益可赚了……

    夏叶也跟他们一样苦逼,夏叶想进关,想去西蜀。

    可是进不去。

    这一天晚上,她抱着膝盖苦思冥想,觉得自己再不进去的话,就真的要挂在这个鬼地方了。

    这个小镇的条件真心很苦逼啊……饶是她富甲天下,到这破地方,却花不出去……

    可是怎么进去呢?关门可不比城门,城门高一点没关系,她可以做个大型风筝飞进去,可是这灵越关目测至少几百米高……她飞不过去。

    怎么办呢?

    一直在这逗留了将近一个月,夏叶也没想到办法。

    气得她捶胸顿足各种烦躁,她甚至转着圈圈想歪招,难道要等两个国家下一次再交手的时候,关门才会开启么?

    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然她来制造一场战争?

    挖槽,这个好像有点太缺德了,为了自己进关而制造灾难,不知要坑死多少无辜百姓。

    还是算了……再想别的办法吧。

    逗留了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就在夏叶觉得这辈子可能都等不到关门开启的那天时,灵越关忽然开了。

    来了一支大约二十人的小骑士队,手里提着长枪,没有穿甲胄,坐在马上威风凛凛,却不像是来挑事打仗的。

    但还是吓破了这群常年受战火侵袭的老百姓们,一个个见了他们就跟见了鬼一样,全都躲起来了。有的吓得连摆摊的摊位都不要了,因为着急跑,有的还撞翻了许多东西,一时间整条街都变得非常凌乱。

    夏叶坐在一个矮房子房檐下,一边咬着一块快要硬了的粗粮馒头,一边静静地看着这群忽然跑出关来的人。

    他们想干啥,这是夏叶此时最想知道的。

    二十个人的小骑士队,一见到百姓纷纷逃窜的样子,倒颇有些无可奈何地笑起来,他们从前似乎非常玩这种游戏,三不五时忽然从关里出来,把这群百姓吓出毛病来了,以至于现在是一见他们就习惯地逃跑。

    虽然有些无奈,但他们还是非常恶趣味的哈哈大笑。

    “西雷皇子,每次你一来,就把他们吓的屁滚尿流,你说你的杀伤力也太大了吧。”

    “哈哈,哪有,是他们胆子小,你看我什么也没干啊,是不是,是他们自己要跑的嘛,跟我又没什么关系。而且你看啊,论身材和长相,我可比你们强太多了,他们分明是被你们吓得,才不是我,哈哈哈……”

    几个人肆意嘲笑着,一边还到处乱转,骑着马在城里乱跑,马鞭乱抽,每破坏掉一处,看着满地狼藉,他们就像玩什么游戏一样高兴得哈哈大笑。

    夏叶慢吞吞地咀嚼着馒头,一边看着他们肆无忌惮搞破坏,话说这些人还真是变态啊……难怪那些无辜百姓要跑了。

    领头的两个人,骑马走在最前面的是个身强体壮的年轻人,他们穿的定然是西蜀国的服饰,但是看在夏叶眼里,却和蒙古族的服饰差不多。蒙古人大多都留虬髯满面,比如他身后的那些,身宽体胖的,满脸胡子,看起来凶恶而威猛。

    但领头的这个年轻人就不这样。他没有胡子,或者说,他的脸是精心修饰过的,没有一点胡须的痕迹。肤色是很健康的小麦色,穿着蒙古贵族的服饰,怎么看都是个非常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是不是贵族呢?她要是勾搭上这个年轻人,是不是就能进关了呢?

    她的眼睛暗淡了多日,此刻终于冒出了晶亮的神采。

    把最后一口馒头丢进嘴里嚼了嚼,夏叶拍了拍手,打算站起来去搭讪。

    只是她的身体还没站稳,那站在贵公子旁边的一个小骑士手里的马鞭就挥了过来,一下子抽到夏叶身后的墙上。

    夏叶吓了一跳,像被定住了一样不敢动一下。

    麻蛋,老娘还没开口呢,你丫就敢抽我,是不是故意找事的?

    那帮虬髯混蛋抽了一鞭子出去,是想吓唬夏叶,但是看夏叶虽然吃了一惊,却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的神色,一时反倒有些奇怪。他们在这里肆意惯了,几乎所有人见到他们都是抱头鼠窜的,一下子忽然出现一个不怕他们的人,这个人还是个女人,这就有些稀奇了。

    领头的西雷皇子的眼睛眯了起来,眼神好不加掩饰地肆意打量,问道:“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镇人口少,这个人绝对是个生人。

    她身上流露出的气质和修养,和这里的人不一样,西雷很轻易就看出来了。

    夏叶也不打算隐瞒。她笑着说:“我叫夏叶,来自姜国。”

    她觉得自己名字好普通啊,她只说国家,不说自己的身份,定然没人知道的吧。

    可惜了,她算错了一件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