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躺在阿九让给她的干草简易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一直到天亮,她也没想到任何办法,让阿九心甘情愿地把雪莲交给她。

    其实她觉得,自己用抢的,或者等阿九把雪莲埋到他爷爷坟前之后,她再去挖出来也不是不行……可是面对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单纯孝心的举动,她一想到自己这样做就各种罪恶感爆棚。

    话说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啊,怎么会这么婆婆妈妈的呢?需要急救的可是王妃诶王妃!事关一条生命,还有母亲的下落诶!

    她的矛盾和纠结,一直持续到阿九带着她去给爷爷扫墓,当她看见那墓碑上的字后,脚步一个趔趄,直接噗通摔倒在地。

    这是一个非常简陋的土坟,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了,隆起的土包沉淀了岁月,土质变得硬邦邦的。然而周边却没有生出任何杂草,看样子阿九经常打理收拾。

    而那块饱经岁月风霜摧残的木质墓碑上,镌刻的文字也褪色了不少,但夏叶还是一眼就看出了那是什么字。

    医圣钱纵之墓,落款则是:关门弟子,蓝冰,阿九献上。

    阿九容颜肃穆一本正经的跪下祭拜磕头,而夏叶却直愣愣地不知要如何反应。

    等到阿九磕头完毕,起身在地上挖坑打算埋雪莲祭奠的时候,夏叶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他拉着阿九问:“墓碑山,这个蓝冰,是什么人?”

    阿九莫名地看了她一眼:“蓝冰?听说是我师姐,不过我从未见过。我在山上跟爷爷相依为命十年,从来没听爷爷提起过,一直到爷爷临死前,才跟我说,要在墓碑上落款师姐的名字。”

    他说起蓝冰的时候也是又迷茫又冷漠,他是真的没见过。

    夏叶笑了笑,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过敏了,阿九这么小,总共才十三岁,而娘如果来过,应该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所以她推测,大概是二十年前,娘曾经来过这里,跟阿九的爷爷相识,拜师学艺,只是后来娘走了。阿九爷爷惦念娘,所以才让阿九在落款上刻上娘的名字。

    虽然看似线索又断了,但是夏叶却还是一阵激动,娘来过这里……这地下埋着的是娘曾经的师父。

    也就是她的师祖了?

    她噗通一声,跪下来,恭敬地叩头,“祖师爷在上,弟子夏叶给您磕头了!如果祖师爷有灵,希望能够指引弟子找到娘!今日疏于准备,下次得闲,弟子定当带三牲九畜前来祭拜!”

    三叩一拜,共磕了九个头,恭恭敬敬态度虔诚,叩拜完毕,一抬头就发现阿九正目不转睛盯着她看。

    她莫名其妙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么?”

    阿九摇头:“没有。我只是好奇,我爷爷什么时候收你入门了?你怎么胡乱称呼呢?”

    夏叶站起来,摸摸阿九的头:“阿九,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蓝冰,是我娘。我千里迢迢来西蜀,就为了找我娘。”

    她说着沉重的呼出一口气,算了下日子,今天都第五天了。不知道西雷和他母妃怎么样了?她总觉得情况会很不妙。

    还是赶紧下山要紧。

    阿九的坑挖好了,晶莹剔透的雪莲被他,用一个透明的玻璃盒子装着,捧在手心。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土坑。紧接着,一捧土撒了上去,雪莲渐渐被掩埋起来。

    夏叶咬唇,盯着那土坑许久,一直到雪莲被渐渐掩埋掉,她才失望地叹息一声,道:“阿九,我还有要事,先下山去。你在这乖乖等我几天,如果我还有命回来,我就带你去山下好好生活,如果我没命了,你也可以选择去姜国云宫,说出我夏叶的名字,你就能在云宫安身立命,或者……随你想怎么生活都好……”

    她无心再多做什么安排。阿九虽然年纪小,也一直都生活在山上与世隔绝,但是那防备之心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对什么人都不信任。

    搞得夏叶焦头烂额非常无语。

    随意啦,人各有命。

    夏叶恼火地挠挠头,九死一生来一趟蜀山,空手而归,如果原先就没抱希望来,此时的失落还能够承受。可是她明明已经看见雪莲到手,偏偏还亲眼看着被葬入土坑……这绝望的感觉真是没人能体会。

    她恼火地走了两步,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等阿九离开之后,她就偷偷来把雪莲挖出来好了……虽然有点不敬,但是毕竟人命比陪葬更重要……嗯,是这样的。她给自己打了点气,便慢悠悠往山下走去。

    谁知她才走了不到百步之遥,背后忽然传来阿九的叫声:“姐姐。”

    夏叶顿住脚步,回头看:“阿九?怎么了?”

    阿九脸色有点不太自然,眉梢之间竟有一点像女儿家的娇羞,他低着头,眸光闪烁,期期艾艾地说:“姐姐,其实……我想跟你下山去。”

    啊嘞?下山?夏叶惊愕。

    阿九期待地抬起头,直视夏叶:“姐姐,我可以么?你不要忙完了来找我好么?我想现在就跟着你下山去,我保证我听话,乖乖的,不给你惹麻烦。”

    唔……这倒不是惹不惹麻烦的问题啦……只是她现在自身都难保……要是把阿九带下山去,万一被自己连累了呢?

    她摇头,有些抱歉的说:“阿九,不是姐姐不带你下山,而是姐姐真的遇到麻烦了。姐姐在山下欠了一个人一条命,如果救不活她,姐姐也会死。姐姐怕连累你。”

    “这样么?”阿九歪着脑袋,有些迷茫地看着夏叶。

    夏叶很想说,她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她有没有找到雪莲了。可是面对阿九,她觉得每次一提雪莲就有一种负罪感,她极度需要,可是她却不愿意提。

    非常纠结。雪莲还挂着王妃的命。

    她还是点点头,很为难地看着阿九。

    阿九很失落,看着夏叶的眼神从最初的期待渐渐暗淡了下去,他耷拉着脑袋说:“我知道,你想要雪莲。你拒绝我是因为我没有把雪莲给你。不过这没关系,我不下山就是了,姐姐你走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