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本来是一场为了给王妃冲喜,或者是了却王妃临死前想看儿子娶媳妇的一场喜宴,整个西蜀草原都布满了喜色,欢呼,露天酒会,以及各种欢歌载舞的姿势,差不多一次性全都展现了出来,那些还没有对象的青年男女都围着火炉拉手跳舞,一些会点才艺的也在旁边弹唱乐器助兴,整个草原都陷入了大狂欢中,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神色。

    夏叶和西雷同乘一匹马回来的时候,大家还在欢乐,一直到有人率先发现了他们俩人,停下了手中动作,张大了嘴。

    然后……现场慢慢停了下来,气氛渐渐变得尴尬。

    一个穿着和西雷相配的喜服的女子从人群中慢慢走了出来,站到了两人面前。

    人靠衣装马靠鞍,都说新娘子是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何况这个女人本身就是个绝色女子。她就这样轻盈地往人群面前一站,那高人一等的气质立即就把刚从山上下来还蓬头垢面的夏叶秒成渣渣了。

    夏叶有点尴尬,她这个不速之客,在人家的新婚典礼上,和新郎共骑一匹马,还耀武扬威招摇过市跑到人家新娘子面前来“炫耀”,这让别人看在眼里,简直就是上门来打脸的“小三”,怎么看都是非常欠扁的节奏。

    夏叶内心一片哀嚎,老娘不是有意的啊……真心的……可惜没人相信她。

    她扭捏地想要挣脱开西雷箍在自己腰上的双手,可是西雷非常不给面子,或者可以说是故意的,他的手非得当着自己新娘的面前,紧紧地环在夏叶的腰上,面对全场射过来的宛如凌迟的眼神,西雷笑得得意极了:“姓夏的,我就是故意的,这是你放我鸽子这些天,我送给你的礼物。”

    他的礼物,就是“借刀杀人”。

    “诶你!”怎么这么损呢?

    变化快得让夏叶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绑住了双手。而那棵珍贵至极的雪莲,也在下一刻到了西雷的手里。

    紧接着,夏叶就像一只牲口一样,被西雷一脚踹下了马背,咕噜噜滚了好几圈,才堪堪停了下身子。

    然后……就被一群人围住,有两个壮汉直接上手,用绳子将她绑在了精钢冶炼的大铁柱上,刚刚还是一场热闹的婚宴现场,瞬间变成了刑场。

    西雷挽着自己的新娘,从分开的人群中走了过来,夏叶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却不多说一个字。她此刻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冷静,只有冷静,才能想到自救的办法。

    新娘子虽然是西蜀的粗犷女子,但那张脸却还是有一些江南女子的娇羞,看得出来她很喜欢西雷。

    西雷看起来对她也很温柔的样子,挽着她,非常亲密地靠在一起,两个人站到夏叶面前,西雷勾唇,露出一抹残酷的笑意:“夏叶,此前你想杀我娘,之后甩开了我消失好几天,现在忽然回来,还拿着所谓的雪莲……你说这雪莲,多少年来,我们这土生土长的西蜀人,都没有在蜀山上找到雪莲,你怎么一去就找到了呢?”

    夏叶呵呵一笑:“这只能说明我运气好啊……”

    “屁的运气好!”西雷差点暴走:“我特么的就认为你是故弄玄虚!夏叶!我娘因你而病重!如果这个雪莲不能治好我娘的病,你就等着给我娘陪葬!”

    他说完,便挽着新娘子的手转身离去,夏叶直勾勾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那个新娘子一直跟在西雷身边,渐渐走了出去,也就在这时,新娘子趁西雷不注意回头给了夏叶一个笑脸,夏叶一怔,再定睛看去,那新娘子却已经转过去了,刚刚的微笑仿佛没有存在过一样。

    她惊讶至极,无处找答案。夜深之后,她还被绑在精钢铁柱上,旁边两个老实巴交不怎么说话的壮汉一边喝酒一边守夜。

    夏叶没话找话地想问他们问题,但他们却一直保持沉默不给于任何回答。

    夏叶没办法,最后只好问了个众所周知的问题:“西雷的娘子是哪家的姑娘啊……”

    其中一个汉子听了她的话,抬头看了她一眼,大概是觉得这个问题并没有雷区,于是回答道:“哦,是我们蒙拓将军的女儿,也是佗凯王子的表妹。云岚郡主。”

    夏叶激灵灵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想起此前在山上遇到的危险,蒙拓可是带着好几个小兵上山围剿她来着。可惜最后蒙拓自己因为胆小逃跑,被狼群撕成了碎片。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蒙拓的女儿是佗凯王子的表妹。这代表蒙拓和她女儿都是佗凯王子的人。他们都是一路的,都有可能对西雷不利!

    可是现在,这个表妹已经成了西雷的王妃!

    麻蛋,搞毛玩笑啊!

    这个西蜀就快被你们玩得变天了好么!

    这个白痴二货西雷!你丫是忘了我当时走人的时候跟你说的话了吧?我说有人想对你不利来着你到底有没有往心里去啊!

    她当即哀嚎起来,被绑了一个晚上,她着实很累了,现在大叫起来,却也算应景。

    两个驻守的小兵不耐烦地看着她,嫌弃道:“中原来的小妞就是受不得半点苦,就绑了这么一会就叫苦了!这么不经折腾,竟还敢来我西蜀当间谍……”

    夏叶也不管他们说话,只是对他们吼道:“快去给我把西雷招来,我有话说!”

    许是她的突然爆发把俩小兵给吓到了,怔愣地看着夏叶不知该如何反应,夏叶继续吼道:“还不快去!要是出了事你们谁负责!”

    她的话其实没什么杀伤力,这俩小兵身为最底层的人物,根本也不明白上级领导们的勾心斗角和即将爆发的政权纷争,只是夏叶忽然暴怒把他们吓了一跳,俩人交头接耳一商量,其中一个就为难地道:“虽然今晚是西雷王子新婚之夜,但我觉得还是应该去通报一声比较好……”

    说着就走了。

    夏叶狼狈地瞪着眼睛看着他消失的方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