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这些士兵竟无视了他的命令,一个个像雕塑一样杵在那里,似乎没有听见一样。

    西雷简直要暴走了。这些士兵,昔日可全是自己的手下,总是说着要与自己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临了还是把自己给出卖了!此刻他们竟拿着兵器对准了自己!

    而这些还不算,更让他心痛的是,他的身后此刻就站着自己的大哥,佗凯,还有他刚刚成婚不到一个晚上的新婚妻子,云岚。正是他们的命令让这些士兵将自己围困在这里,半步也踏不出去!

    没有什么比被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更痛的了!

    如果不是夏叶这个女人什么都知道,估计这会自己早已经死无全尸了!

    “皇儿,西雷……”他身后的瘦弱身影动了一下,虚弱地出声。

    西雷听见了,咬牙怒视着眼前的困境,却还是放轻了声音对寒夏王妃道:“母妃,我在这。”

    寒夏温柔地嗯了一声,继续道:“你把母妃放在这吧,你自己逃走吧……”

    “母妃!你说什么傻话!”西雷暴怒:“儿子怎么可能是那种贪生怕死苟且偷生之人!把娘舍弃在这自己逃走,我万万做不到,今儿就一句话,要么一起走,要么一起死在这里!”

    他要不是为了救母妃特意跑回来,他这会早跟夏叶跑得没影了。

    听了他们母子的对话,佗凯王子哈哈大笑着走出来。夏叶躲在暗处,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佗凯王子穿一身近乎西蜀国王的衣服,俨然就是一副我就是西蜀王的风范。夺位之举简直昭然若揭。

    他哈哈大笑道:“好一出母子情深的好戏码,可惜已经无人欣赏了。要不我就做个好人,把你们送去父王身边,让父王看看你们的母慈子孝吧?正好你们一家三口在天上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岂不是更好!”

    他的话里透出的信息让西雷暴怒:“你把父王怎样了!”

    父王……西蜀王……?

    夏叶这时才想起来,从她踏人西蜀开始,似乎就没见过西蜀王?

    是不是从那时开始,佗凯就已经计划了要谋朝篡位?

    她垂眸沉思……没错,是这样的。佗凯早就有准备,所以事先把西蜀王囚禁了起来,接下来就打算弄死寒夏王妃,当然对寒夏王妃的手段用的是********,所以寒夏王妃才会从此一病不起,并且一病就病了很多年。

    等把西蜀王囚禁了之后,就打算对付他们母子俩,所以才会趁这个机会,安排了一系列的事情,诸如让王妃病重,控制西雷娶云岚,好趁机接近西雷,一举歼灭。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天上忽然掉下了夏叶,搅乱了一池春水,害的他们的计划差点泡汤。

    不过还好,总算不算太糟糕。佗凯摸着嘴巴上的两撇子小胡子,笑得异常猖狂:“那个老东西早已被我囚禁起来了,草原这么大,如果我不说,是谁都找不到的!西雷,事到如今了,你还要负隅顽抗么?没用的,过了今晚,你会发现,一切的挣扎和反抗都是徒劳!到时你就看着吧,西蜀,整个西蜀的天下,谁才是主宰!”

    “佗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西雷背着寒夏王妃,睚眦欲裂:“父王待你不薄!我母妃也从未苛待过你,自从王后去世,父王曾经多次想要立我母妃为后,都被母妃拒绝了!

    母妃就是怕你会心生嫌隙,考虑到你的感受,才会这样做!而且自从往后去世,这些年都是我母妃在照顾你,你居然就这样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狗屁!”佗凯气急了,啪一声给了西雷一巴掌:“放你娘的狗屁!什么对我好!假的,统统是假的!这个女人没来之前,我母后一直活得好好的,等这个女人来了之后,我母后就开始生病,身体每况愈下,没多久就离奇死了!就是她害死的!她想弄死我母后好自己上位!你现在假好人来劝我!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老不死的一直把你们母子宠上天,怕是早都准备好了要把西蜀大好河山送给你这个游手好闲的纨绔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要是不下手为强,搞不定哪天也莫名其妙死了!

    哼哈哈哈哈!”佗凯嚣张地大笑起来,抽出一把长剑架在西雷脖子上。

    夏叶吃了一惊,提心吊胆地对阿九道:“阿九,你的狼有没有办法找到西蜀国王?”

    阿九点头:“可以的。大灰。”阿九回头轻轻喊了一声,立即就有一头毛色略灰的小狼跑了过来,在阿九手心蹭了蹭。阿九道:“大灰,你去把西蜀王找回来好不好?”

    大灰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下阿九的手心,阿九便高兴起来:“她说可以!”

    这边话才落,那边大灰已经嗖一声如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瞬间没了踪影。

    很好,只要这边拖得住时间,那边把西蜀王找回来,一切就可以尘埃落定了。

    只是这边哪有那么容易说定就定?就比如此时,西雷和王妃的脑袋上,架着佗凯的长剑,只要稍微动一下,俩人的脑袋就要一起搬家了。

    怎办?

    夏叶的眼睛慢慢转到阿九后背的箭囊上:“阿九,你的箭法准不准?”

    阿九点头:“没问题。射谁?”他抽出了箭矢搭在长弓上。

    “那好,你把拿剑的那个混蛋那剑给射下来。”

    话音刚落,阿九的箭嗖的一声就射了出去,与此同时,佗凯的长剑铿锵掉地,他“嗷!”的一声鬼叫起来:“谁!谁暗算本王子!”

    周围的士兵也是齐刷刷的抽出兵器,一个个如惊弓之鸟一样,查看四周。

    知道危险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危险在哪里。

    佗凯王子一箭被射中,就像见了鬼一样开始不安,到处寻找凶手。同时心里也懊恼不已,是他大意了!射箭这个人的箭法简直传神了,正中他握剑的手背正中,这需要多高超的箭术!如果这个人对准的是他的脑袋,那这时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一脑补出这种画面,他就恐惧害怕地双手发抖,右手被射残废了,他还有左手,猛地又从地上捡起长剑想要刺杀西雷,但西雷此时又哪里会给他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