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628章 每次到关键,这个女人就来坏事
    佗凯比划着手中长剑对着夏叶冷笑:“就算我现在没有一兵一卒,你们也休想让我认输!嘿嘿嘿,我父王那个老不死的就是我最大的筹码!他已经被我藏起来了,如果你们不乖乖按照我的话做,我就让那个老不死的死无全尸!”

    “是么!本王还从来不知道我的大王子居然这么霸气侧漏!”

    人群外忽然传来一声威严低沉的声音,听起来万分平静无波无澜,但这份平静之下却隐藏着巨大的努气,仿佛只要稍微撕裂一个小口,这巨大的怒火就会喷薄而出,燃烧整个草原。

    人还没到,佗凯听见这个声音就吓得腿软直接跪倒在地:“父,父王!你怎么会……”脱困的?

    人群让开一条路,西蜀王背负着双手王者十足地走了过来。夏叶静静地看着,西蜀王有着和其他西蜀猛将一样的属性,都是身材粗犷,留着络腮虬髯,身上穿的西蜀王服饰,却有点狼狈,衣服上甚至有好几条撕裂的口子,他脚上的羊皮靴破了洞,脚趾头都露出来了。

    饶是如此狼狈,身为王者的气势却一点没减。他一出现,就直接秒杀了所有武力值,那些士兵们见到了久违的西蜀王,自动器械投降,没有半点反抗和挣扎。

    西蜀王冷哼一声,算是对这些弃械投降的士兵们给予的肯定态度。

    他一步步走到场中央来,环视一圈,分清敌我之后,目光落在佗凯身上:“佗凯,你很好!想谋朝篡位是不是?居然连自己的父王都敢囚禁!很好!当真让本王刮目相看!”

    佗凯哆嗦着问:“父王,你到底是怎么脱困的?你……你怎么做到的?”他非常自信自己把父王藏到了一个非常隐秘而充满天险的地方,谁也找不到。何况人都在这呢,到底是谁去救了自己的父王,来坏了自己的好事?

    “哼!你以为你做到隐秘,就不会被人发现了么!本王是真命天子,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他微微低头,摸了摸身边一直跟着的大灰狼,沉闷的声音里带着丝感激:“要不是这头大灰狼通灵,将本王从那危险之地救了出来,只怕此刻这里早已成乱世危局!你这个蠢货的豺狼野心也会得到满足了!”

    原来是一只狼救了父王!

    佗凯气疯了,长剑嗖的一声就朝夏叶直了过去:“你这个女人果然神通广大好本事!我不杀了你,西蜀乃至整个天下都将永无宁日!”

    佗凯气疯了,也不管此刻场中什么情况,直接就冲夏叶冲了过去,现在所有在场的人加起来都没有夏叶来的可恨,都是这个女人!都是这个女人!如果没有她,自己就成功了!

    咬牙切齿中,他就像疯了一样冲过来。

    阿九眼疾手快,弯弓搭箭,嗖一声就射了出去。直接命中佗凯的膝盖,佗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趴在地上鬼哭狼嚎。

    “孽畜,还不死心!”西蜀王完全气疯了。这个冥顽不灵的大王子,亏得往日自己拼了命的想要培养他成才,以期日后将整个西蜀交到他手上,可是他居然这么迫不及待,居然敢绑了自己,在这逼宫篡位!

    佗凯被自己的父王气势完全镇压,心理上的防线和自信心已经崩溃,他慢慢抬头,那双嗜血的眼睛盯着西蜀王,不甘和愤怒统统涌现出来,最后却只化作一声喋喋怪笑。

    他用长剑支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踉跄了两下没站起来,一直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的云岚忽然跑过来扶着他起身,俩人站得笔直地在西蜀王面前。

    佗凯用长剑指着西蜀王的脑袋,很快就有两个士兵抽出兵器站到西蜀王面前保护他,以防被佗凯王子伤害。

    佗凯完全不在乎如今的局面,他嘿嘿冷笑着说:“父王,现在的局势来看,暂时是我输了,不过这都不要紧,你不知道我手里还有王牌吧!”

    西蜀王脸变了一下:“什么王牌?”

    佗凯嘿嘿笑着,看了眼云岚:“云岚的爹,蒙拓将军啊!你别忘了,他手里可握着我们西蜀一大半的兵力!只要他站在我这边,你就是不想让位都不行!”

    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佗凯真的要疯了。

    西蜀王的脸色变了。

    蒙拓是前王后的亲哥哥,因为王后死的时候有点莫名其妙,这些年他一直觉得愧对王后一家,所以各种优待他们,甚至把西蜀一半以上的兵力都交给了蒙拓。

    却没想到蒙拓居然会叛变!

    好吧,蒙拓可是佗凯的亲舅舅,他不帮佗凯会帮谁?西蜀王懊恼的是,蒙拓为什么会这么糊涂?自己早都私下跟他说过,将来王位是会给佗凯,不是要给西雷的。

    可是蒙拓没有新,竟和佗凯一起策划了这起逼宫篡位的大案!

    西蜀王脸变了,佗凯却高兴了。

    可惜高兴没过一分钟,就被夏叶打断了:“那个什么……蒙拓将军是吧……哦呵呵呵……前几天他在蜀山上追杀我,然后,之后,呃,嗯……被阿九的狼……吃了。”

    “你说什么!你的狼吃了我的蒙拓将军!”佗凯差点跳起来!

    “啊哈,是啊……”夏叶感觉很尴尬:“蒙拓想杀我,可是我躲开了……他就带着几个小兵去找我……然后遇到了狼群……然后他自己先跑了,然后我救了那几个小兵,没来得及救他……”

    话说一想到当时的情景,就觉得万分讽刺啊擦!说多了都是泪啊……

    夏叶本来一直想忍着不说的,她只要一想到蒙拓被狼群撕成碎片的血腥场面,就牙根酸得不行,隔夜的酸水都要吐出来了。

    可是局势逼得她不得不说,她一边说一边想要吐,脸色惨到不行。但是此刻饶是虚弱至此的夏叶,对西蜀上下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压力!

    佗凯是真要疯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每一张王牌,都会被这个女人给破坏掉!这个女人!总是会在关键时刻雪上加霜捅刀子!

    简直不能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