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难怪西雷根本就不怕她会逃走,四周连个看守的士兵都没有。

    徒劳无功之后,俩人气喘吁吁的背靠背坐在地上休息,夏叶颓丧得一点斗志都没有了,而阿九却在这时忽然问道:“姐姐,那个王妃到底得的什么病啊,为什么拿了雪莲去还治不好?”

    夏叶有气无力:“因为他们西蜀没有一个正经的医生啊!最厉害的就是一个给马看病的兽医,兽医!哪里会治江南娇贵小姐的病!哼!雪莲给他们拿去了也是白瞎!”

    要是有陌上在就好了,陌上可是神医,这天底下还没有出现过他治不好的病。

    阿九冷不防兴奋地跳起来,下了夏叶一跳:“姐姐,要是我去把王妃给治好了,我们不就不用死了么?”

    夏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里也露出希冀的神采:“对啊,我怎么忘了,你爷爷是医圣。”当初那墓碑上,清楚地刻着医圣二字,落款还是她娘。

    哦对了,她娘居然是医圣的徒弟……

    夏叶琢磨着,总觉得好像要有什么突破,却总是抓不到关键点,索性甩了甩脑袋,不再想这事。

    目前当务之急,应该是把西雷给招过来,告诉他阿九要给王妃治病的事情。

    只是西雷简直是对他们太过放心,四周一个看守都没有,要怎么把人叫过来?

    俩人眼珠子转了转,片刻就达成了心照不宣的协议。互相击掌哈哈大笑起来。

    狼啊!他们怎么忘了,他们不是孤军奋战,他们还有一帮狼兄弟!

    阿九当即把手指做了口哨放在嘴边吹了起来,随着一声高昂的冲破天际的啸声传出,不出片刻,那群以小白为首的狼群便将他们的铁笼包围了。狼群似乎也不明白自家的主人为什么会被困在铁笼里,在外面围着铁笼转圈圈,哀鸣低叫。绿油油的狼眼瞪着铁笼,似乎有一头撞上去把自家主子救出赖的打算。

    阿九走到铁笼边,手从铁笼的缝隙伸出去,摸着小白的脑袋说道:“乖小白,我有个东西需要你带给西雷王子,小白最乖最听话,给阿九跑一趟,记得不要伤人哟!完成了任务回来,阿九赏你吃兔子哟!”

    小白低声哀鸣了一声,伸出舌头舔了阿九的手心一下,表示同意了。

    夏叶便在铁笼里寻看一圈,什么都没找到,便咬牙撕了一片自己的衣角,又咬破了手指头写了几个字:“想救你娘,就现在来见我。”而后让小白叼着就去了。

    果然不多一会,西雷就出现了。

    西雷神色并不很高兴,他怕的是夏叶又要出什么幺蛾子,这女人心思太深,太会算计,他不得不防。他走到铁笼旁边静静看着夏叶问道:“你有什么办法能救我母妃?”

    夏叶道:“不是我,是阿九。”

    “他?”西雷更加不信了,打量了一下阿九,瘦骨如柴,穿一身兽皮,年纪还没上十三岁吧,这样的人能给他娘治病?呵呵:“我才不信!你是不是又想对我母妃不利?”

    夏叶气得磨牙:“我说你的榆木脑袋,过了一天也没见开窍啊!老娘要是想弄死你娘,早昨天晚上何必帮你破局,还把你爹找回来啦!要是我昨晚不出手,你们西蜀都易主了,你还有你娘和你爹,全都挂了好么!我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可是……”他还是有点犹豫……考虑了一下,他最终道:“好,我让他去,但是你得在这呆着,等他给我娘治好病了,我才能放你走。”

    “呆就呆,谁怕谁!”夏叶心中憋着一口气,非常不爽的拍了阿九肩膀:“你快去露两手给他瞧瞧,省得某些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狗眼看人低!”

    阿九重重点头,非常认真地说:“姐姐放心吧,我会做到的。”

    西雷打开了铁门,阿九便走了出去,西雷让人将阿九领着走了,自己却留了下来,他走进去,走到夏叶面前,夏叶不理他,独自抱着膝盖坐着,西雷勾唇笑了一下,蹲下身子与她平视。

    “干嘛?没事离我远点,老娘不稀罕你”夏叶凉飕飕地说着。

    西雷笑了一下道:“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你放心,就算我娘有什么意外,我也不会让你去死的。”

    夏叶的眼睛倏地张开。

    西雷坐到她旁边,与她一同仰视天空,声音慢吞吞的说道:“其实,我就是有些问题想不通而已。我想跟你问清楚,可是又怕你跑了,这才……”

    说着说着居然有点不好意思。

    夏叶猛地翻身将他扑倒,双手对准他的脖子狠命掐了上去,西雷冷不防夏叶有此一招,吓得魂都要掉了:“喂,你干什么,发什么神经?快放手,我快被你掐断气了!”

    夏叶龇牙咧嘴恶狠狠地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来杀你娘的,现在杀不着你娘,我干脆弄死你也就不亏了!”麻蛋,这个蠢货!为了留住她,居然使出这么卑劣的手段!

    脑袋被驴踢了吧!

    一直到西雷的眼睛都翻白眼了,夏叶这才一个大力将他推开,恶狠狠地坐起来。

    西雷有点狼狈地咳嗽,喘气,对夏叶的举动表示莫名其妙,见夏叶一个人背着自己坐着,西雷一边狼狈咳嗽一边蹭过去从后面揽住她的肩头,靠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阿夏,你生我的气了?”

    “呸,不要叫我阿夏,太恶心了。”夏叶不给他好脸色。

    “那叫你什么?阿达?”阿达是西蜀男子对另一半的尊称。可是夏叶不知道,她有点迷糊地抬头看了西雷一眼,冷眼道:“不要乱叫什么称呼,我叫夏叶,你连名带姓叫我就行了。”这一路上遇到与自己知心相投的人,她比较喜欢大家叫自己叶子,不过西雷这个混蛋确实不怎么讨喜,她想不要让他叫自己叶子,就叫夏叶好了,以区分与自己的交情深浅。

    可是西雷却有点固执,非得叫阿达。他还解释说:“阿达是我们西蜀人对亲密的人的称谓,是独一无二的哟!我跟你发誓,这辈子我只会这样叫你,绝不会这样再去叫别人,你相信我好么?”

    相信个鬼!跟自己有关系咩?夏叶龇牙,呵呵呵他一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