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也是紧张了,说的又快又有点语录伦次,但好歹是吧意思表达清楚了。

    其他人虽然还是鄙夷不屑的,有些知道内幕的更是发出了嘲笑的声音,想着良妃段时间内如何恢复常态来博得皇帝欣赏。

    但此时皇帝是不知情的,皇帝此时因为心情太好,也就没有那么多计较,大手一挥,就让夏叶带着良妃下去了。

    良妃此时整个人都快陷入僵硬了。夏叶一扶着她的身体,她整个人就软软的靠在了夏叶身上,被夏叶扶着走了出去。

    到了临时休息的地方后,良妃这才惨白着脸色对夏叶道:“谢谢你。”要不是夏叶即使出手帮她解围,她此刻估计就要趴在地上了。而她很清楚,自己身上的症状,看起来就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没有任何病症毒发的情况下,在皇帝面前如此是非常有辱皇帝颜面的。皇帝会轻饶了她才怪。

    夏叶也蹙眉道:“良妃,你被人下药了。你知道是谁想害你么?”

    良妃抬头看她:“是谁?”眸色森冷,咬牙切齿,一边隐忍着身体上的不适,一边听夏叶说话。

    夏叶琢磨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试探:“良妃娘娘,你的宫殿里那些伺候你的下人,你觉得谁是你最贴心的人?”

    良妃没有犹豫,直接回答:“当然是阿容了。阿容是从小跟在我身边的侍女,对我忠心不二。”

    夏叶就无话可说了,还好她刚刚没有一时冲动把阿容说出来。

    显然凭良妃对阿容的信任,良妃是不会相信她的指正的。

    夏叶轻轻叹息了一声,又琢磨着要如何揭开阿容的真面目,就这时,阿容推门走了进来。两个人直接面对面撞了个正着,此时的气氛是非常微妙的,俩人都心知肚明良妃情况怎么回事,偏偏一个有恃无恐,一个知道却不能说。

    阿容笑了笑道:“夏叶,谢谢你替我们娘娘解了围。”

    夏叶也回她客气:“哪里,我哪有你付出的多。”

    俩人当着良妃的面打哑谜,搞得姐妹情深客气热闹,却不知俩人私下里已经恨不得掐死一个少一个。

    不明真相的吃瓜菇凉良妃见到阿容很高兴,招呼阿容过来:“阿容。”

    阿容立刻换上了一副嘴脸,全是担忧地扑过来道:“娘娘,你怎样了,奴婢可担心死了……”

    一听就很假。可是良妃却一点没听出来。还很疲倦地拍了拍阿容的肩膀安慰到:“我没事,多亏了夏叶。阿容,你知不知道是谁害我?”

    阿容摇头,声泪俱下地哭诉自己的疏忽啊之类的,总之把一切罪责都往自己身上揽。夏叶听的差点笑出来。这本来就是真的,可惜良妃却认为她是在客套,有气无力地安慰了一下阿容,良妃又对夏叶说道:“现在接下来怎么办,皇上还在那等着呢。”

    是啊,就这么走了,皇帝定然会对良妃不满,往严重了说就是欺君之罪,当那么多人的面敢放皇帝鸽子,简直是自杀式的愚蠢行为。

    夏叶很伤脑筋。

    她检查了一下良妃的身体状况,看起来只是身体不适而已,根本就找不出什么中毒啊之类的其他不正常症状,想要解毒啊医治什么的也无从下手。

    而且阿容还在这里……

    良妃眼睛盯着她,慢吞吞地威胁道:“反正我要是不得好死,你的阿九也会跟着陪葬。”

    夏叶:“……!!!”好吧,算你狠。

    夏叶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良妃你之前打算表演什么节目来着?”

    良妃没有回答,阿容替她回答了:“我们良妃擅长的东西多了,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绘画跳舞曲艺也都是顶尖的……”

    夏叶打断她:“我在问她本来想表演什么节目。”特么的,她现在看阿容假惺惺的就来气。

    俩人脸上含笑,眼睛里却都对对方充满了敌意,都知道是在做戏,所以互相都觉得恶心。

    良妃不知道他俩的猫腻,有气无力地让阿容说出来。

    阿容只好说道:“是凤求凰。娘娘要弹古筝的。”

    这样啊……夏叶考虑了一下,决定要走个险棋。

    她古筝不擅长,但是会场里不是有擅长的么!

    废物利用……啊呸,是物尽其用一向是夏叶的强项。

    她对良妃道:“既然你已经不能出场了,还不能叫人看出这其中问题,说不得我们只能走一步险棋了。”

    “什么险棋。”

    “李代桃僵。”

    李代桃僵!这货胆子也太大了点!居然想要当着皇帝面前作假!要找人冒名顶替良妃去弹琴给皇帝看!

    良妃惊愕:“这样太冒险了,被皇上知道就死定了。”

    夏叶挠挠头。不着痕迹地瞪了一眼阿容,可是阿容只是浅笑盈盈偏偏就是不走开,一副你看我不爽就来打我啊的欠扁模样。

    夏叶当然不能打她,可是当着这个十足大反派的面说出自己的计划无疑就是挖坑等着反派给自己造坟了。

    这要如何是好?

    夏叶绞尽脑汁急得焦头烂额。

    时间已经一分一秒过去很久了。越是拖得时间长,阿容就越高兴,这代表皇帝发怒的可能性就越高。她目前还没胜利,但不代表一会不会胜利。

    夏叶觉得她真心欠扁啊擦。嘴巴微微翘起,夏叶还是说道:“对的,就是李代桃僵。这个人就是阿容。”

    “我?为什么是我?”阿容一脸懵逼。她本来是想要看良妃笑话的,也想看夏叶这个假装诸葛亮的半吊子如何力挽狂澜,没想到这货居然出了个馊主意直接扣在自己头上!

    现在她还是一副站在良妃身边替良妃着想的样子,所以显然此刻反驳或者发怒或者其他别的举动看起来都是不对的,于是她只能这样假装清纯懵逼地问道。

    夏叶回答得很自然:“因为良妃最信任你。你从小都跟在你身边,想必耳濡目染也会了许多吧?所以一会呢,就说是增加气氛什么的反正就找个借口,然后让啊容带上面纱,穿上你的衣服出去表演才艺。啊容你会什么就来什么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