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俩人因为事情说开了之后,就成了站在一条线上的盟友。夏叶对他没有了任何防备,好在付良玉也不是坑货,俩人借着夜色掩护以及付良玉对皇宫地形的熟悉,很快就悄无声息地摸到了皇帝的御书房外面。

    皇帝此时还在恭良殿里快活,根本就没有在这里。这里除了几个当值的太监和一队防守安全的御林军外就没别人了。

    夏叶看了一下,虽然皇帝不在,但是那些太监和御林军的人数也不少了,这要进去也是非常困难的。

    正苦思没有办法的时候,付良玉对她抛了个眼神,偷偷道:“看我的。”便在夏叶惊诧的眼神中往起身往御书房走去。夏叶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到那些御林军面前去。

    出乎夏叶意料的是,那些御林军看见付良玉并没有拿冷兵器对他,而是非常恭敬地叫了声:“侍卫长”。

    夏叶这才想起,这厮还有这个身份来着,嗯。刚刚一时紧张都给忘了。

    付良玉装模作样地嗯了声,然后背着手下令道:“今晚许副侍卫长腰疼,在汉宫殿里休息,我来替班。”

    “是!侍卫长!”守将们齐刷刷道。

    付良玉很满意,继续下令道:“皇上现在在恭良殿里休息,为了皇上的安危,你们都去哪附近巡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是!侍卫长!”领导的命令为最高服从指令,这些御林军很听付良玉的话,命令下达了之后这些人就齐刷刷排成队走了。

    一下子就走了个干净,只剩下几个太监。

    夏叶数了一下,有四个。

    付良玉接着放大招了,走过去对那太监道:“皇上今晚打算在恭良殿休息,不会再来御书房批阅奏折了,你们都去休息吧。”

    然而这些太监不是付良玉的直系属下,对付良玉的命令不是那么毫无怀疑,其中一个太监挑眉道:“付侍卫长,皇上不管来不来,在这坚守是杂家的指责所在。谢侍卫长关心了。”

    付良玉碰了一鼻子灰也不生气,只是道:“皇上说……这御书房里藏了些好东西,想让你给送过去。”

    夏叶躲在暗处,此时听见付良玉的话一脸懵逼,什么东西?这样撒谎也可以?

    夏叶很怀疑。

    然而就有不怀疑的,比如那些太监。那些太监一听付良玉这样一说,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神色,对付良玉笑了笑,捏着兰花指道:“杂家就知道皇上离不开杂家,杂家这就给皇上送去。”

    说着当真推开御书房的门,也不知在里面捣鼓了一阵什么,出来的时候一脸的春风得意,对付良玉行了个礼表示感谢之后,便带着剩下仨太监走了。

    夏叶从黑暗里跳了出来,问付良玉:“你刚刚跟那太监说的什么?皇上需要什么?”

    付良玉难得的尴尬了一下道:“女孩子家家的,不该知道的不要问。”

    太监和御林军就这么三两下被付良玉支开了,连御书房的门都没锁。俩人轻而易举的就进去了。俩人心照不宣地开始到处翻找。付良玉凭借着记忆在一个书架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密封的卷宗,拿出来一看,日期正是十三年前夏侯一族被灭门的那天。他心下一喜,便要招呼夏叶过来看,那知道一抬头,就见夏叶手里拿着一个方正的小盒子在研究,一脸迷茫的样子。

    付良玉连忙过去一把夺过,尴尬地咳嗽:“女孩子家家的,不要乱翻。”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夏叶很不满,付良玉越是奇怪不让她看,她就越好奇想要看。刚想再次夺过来的时候,,付良玉拿出卷宗放在夏叶手里:“卷宗在这里,我们快走。”

    夏叶虽然对他不满,到底还是要事为重,跟着付良玉快速撤出。

    没有人发现,俩人躲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把卷宗打开看了下。

    这一看,夏叶顿时手都抖了。

    她看到了什么?

    什么!

    这一卷卷宗里记载了一件事。

    夏侯将军拥兵自重,想要谋朝篡位。落款是郑元德。

    郑元德是现在的西夏皇帝,此时正在恭良殿里享乐。

    原来夏侯一家是以谋反罪名被诛杀的,难怪会被虐得这么惨,死后还被扔乱葬岗不能入土为安。

    夏叶奇怪地问道:“夏侯将军是个会谋反的人么?”

    付良玉道:“不会。他老婆可是西夏的公主扇香。夏侯将军和扇香的感情很好,断没有篡位的可能。”

    夏叶道:“那就是诬陷了?”

    付良玉道:“也不尽然。夏侯将军虽然没有篡位的可能,但是他手里确实握着西夏一半的兵力。功高震主什么的,你应该懂。”

    也正是因此,夏侯达衍察觉到有危险来临,当机立断解散了许多下属兵力,打发他们解甲归田去。

    可是这样也没能消除皇帝对他的警惕之心,干脆借着郑元德的举报而直接对其诛杀了。

    手段太过残忍,一代西夏名将就此冤死。而无从再证清白。

    夏叶觉得心拔凉拔凉的。

    现在有几个很严重的问题横在了面前:

    一,夏侯达衍一家是以谋反罪名被杀的,这种罪名一旦定下几乎就没有翻案的可能。

    二,揭发夏侯一家的人,正是现在的西夏皇帝。

    单就这两点,夏侯家想要沉冤昭雪的可能性就几乎没有。

    要怎么办,真是伤脑筋。

    付良玉也没想到办法,本来这种陈年旧案想要翻案真的没那么容易。要是容易的话,分分钟就被翻了,还会等到十几年以后么?

    夏叶盯着卷宗有点烦躁:“你说夏侯一族这么强大,皇上为什么要陷害他呢?”

    这事付良玉也不知道,不得已只好安慰道:“先别想了,慢慢来。我们先去把阿九找回来。”

    夏叶点点头,跟着付良玉跳下墙头,往阿九藏身的地方而去。

    其实就在那个冷宫之中。

    冷宫常年荒废,荒无人烟,付良玉把阿九藏在这里,简直就是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