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开始良妃不同意。因为良妃深知入了宫就根本很难有机会再出来,这也就意味着再也见不到付良玉了。所以良妃不同意。

    良妃的父亲很生气,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把儿女私情放在第一位,你知道夏侯家对咋们家有多大的恩吗?如果这时候不帮忙,会让他们以为我们是白眼狼,不懂得知恩图报。”

    良妃的父亲和良妃说了很多。良妃后来也想通了,决定让父亲安排自己进宫。

    当天晚上良妃就把自己入宫的消息和付良玉说了。付良玉像发疯了似得抓住良妃,说:“你不知道吗?咱们俩已经订下了婚姻。只要你愿意,我带你远走高飞,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良妃听完付良玉说的话,很惊讶。她甩开付良玉的手,冷声的说:“付良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眼看着现在各个家族都在为了夏侯家尽心尽力,可是你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付良玉看着眼前的良妃,觉得她变了,变得让自己有些不认识了。付良玉说:“好啊,我也可以替夏侯家卖力,只是不想让你入宫。你答应我,只要你不入宫我做什么都可以。”

    良妃苦笑,说:“良玉,这入宫不是我的决定,是我爹替我做的决定。我爹让我潜入宫里,希望我可以趁机找出夏侯家被冤枉的证据。”

    付良玉听完以后,就觉得没有机会咯。良妃很听自己父亲的话,而且她父亲说一不二,很难改变主意的。付良玉无力的垂下了双手。

    良妃看着付良玉这个样子,也是很心痛。可是她自己也没有办法,毕竟所有人都在出力,她们家也不能避免。

    最后,两个人还是不欢而散了,没有谈出什么结果。两个人或许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过了几天,良妃的父亲安排了良妃进宫。良妃临走的时候左顾右盼,她父亲知道她在寻找付良玉。

    时间到了,良妃必须要离开了。她等了那么长时间,终究没有等到付良玉来送自己。

    等到良妃走了之后,付良玉才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他一直看着良妃离开,可是一直没有出来。

    等到良妃离开,付良玉恨自己的无能,一拳砸在了树上。拳头流了血他都没有反应。

    至良妃进宫以后,付良玉一撅不振,天天借酒消愁,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他的父亲看着他这样也不好受。

    后来他的父亲想了一个办法,把付良玉也弄进了宫里。付良玉凭借着自己有点武功,当了侍卫长。

    付良玉进宫以后,就一直打听着良妃的消息,一天都没有间断过。后来付良玉心灰意冷,再也没有去刻意打听良妃的消息了。

    付良玉也渐渐对良妃的思念也淡了许多。直到有一天,他忽然听到自己的侍卫讨论宫里的八卦时说了良妃的名字。

    付良玉一听到良妃的名字,一下子慌了神,心里的紧张感一下提升了许多。

    他走过去问侍卫良妃是谁?想要验证他们口中的良妃是不是就是自己想的那个良妃。

    等到付良玉打探出良妃的真实面目之后,才发现他们口中的良妃就是自己曾经爱过的人。付良玉感觉一下崩塌了。

    而且他还听说了良妃现在不得宠,被皇上冷落在了恭良殿,而皇上也没有一丝去看望她的迹象。

    付良玉又从各处打听了良妃在宫里的事情。他们都说良妃一开始很受皇上恩宠,可是后来被人陷害皇上就再也没有注意过她了。

    付良玉听他们说着良妃的事情,想象着良妃受苦时的场景,不禁握紧了拳头,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付良玉心里的想法就是好想赶紧见到良妃,替她承担痛苦。可是他知道他自己不能,因为他现在是侍卫长,而她是良妃,皇上的妃子。

    如果被皇上知道了,他们两个都会万劫不复的。所以付良玉把此事藏在了心底,没有向任何人诉说。

    付良玉拉回了思绪,眼里隐藏着浓浓的哀伤。夏叶看在眼里都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了。

    付良玉站起身来,淡淡的对夏叶说了一声抱歉就离开了。夏叶看着他的背影被余晖拉长,显得那么的落寞,甚至有些伤感。

    夏叶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有些后悔探出了付良玉的事情。这个时候好像自己做错了一样,像个孩子似得低着头回到了乾清宫,一言不发。

    良妃看着夏叶这般耷拉着脑袋,以为她和付良玉闹了别扭。就苦口婆心劝说了夏叶半天。

    等到良妃说完以后,夏叶摸着头问良妃说了什么?她怎么听不明白啊?

    这句话说的良妃非常尴尬。良妃只能笑着说没事。

    再过一会,夏叶突然开口说:“良妃,没想到您和付良玉还有那么一段前尘往事啊,怪不得每次付良玉看您的眼神怪怪的。”

    良妃听到夏叶说的话,心里一紧。原来付良玉对夏叶都说了啊。她现在仍还记得两个人当初发的誓,约定谁都不会说出此事,除了自己最心疼的人才可以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良妃心里苦笑,原来付良玉已经有了该心疼的人了。她看着夏叶,觉得夏叶那该有多大的福气啊,让付良玉宠着。

    夏叶看着良妃这样看着自己,心里感觉发毛似得不舒服。夏叶对良妃说:“娘娘您有话就直说,可是千万别这样看着我,我很害怕的。”

    良妃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她也没有在看夏叶,这倒让夏叶放了心。良妃转头看向了窗外。

    良妃看着窗外的大树,大树上栖息了很多小鸟。她像是在问着夏叶,有像在自言自语道:“你说,这大树该活多少年才能长这么大啊?为这些小鸟提供它们休息的场所啊?”

    夏叶也看向了窗外,觉得眼前的这棵大树确实存活了好多年了。开的枝繁叶茂,不仅为小鸟提供了场所,还为这里的人也有了遮阴处。

    夏叶和良妃都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外面,享受着自然馈赠给自己的优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