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先是惊异,后变成欣喜,白音上前略显激动地说道:“宫主,你怎么在这儿?”

    夏叶略有得意的挑了挑眉道:“被这些手下抓来的,倒真是个大笑话,我云宫宫主居然被自个的手下抓住了!”

    那些人听见白音叫那夏叶宫主,吓得一激灵,这下可是得罪了自己主子了,忙不迭跪了下来道:“属下该死,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捉拿宫主!”

    夏叶轻哼一声说:“你们是该死,就因为是云宫之人,就狗眼看人低到处招摇。”说到一半,又朝着白音看了一眼,才续:“但是,你们是何人指使前来捉拿我?”

    那些人将事情原原本本说完,夏叶不免失望,看来那前来聘请他们的人肯定不是背后的主人,她还要继续往下查。

    夏叶抬眸瞧了一眼白音,白音示意,将那些人带了下去领罚,又让人将那陌上请了来,夏叶可是有好久都没有见着陌上了。

    不一会儿,陌上便慢悠悠的进来了,夏叶看见陌上嘻嘻笑着,陌上那张美的动人心魄的脸,微微颦眉,有些生气的样子,夏叶嘟囔着小嘴碎步走了过去,扯住陌上的衣角弱弱道:“陌上,我错了,我不该这么久才来。”

    陌上见夏叶一副有委屈说不出的模样,再也无能憋住,‘噗嗤’笑出声道:“知道错了就好,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姜国的存在。”

    夏叶没有接话,拉着陌上坐下来,又将桌上的茶一饮而尽,这才舒心一笑,将她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陌上。

    陌上一字不落的听着,许久才反应过来一样,捧腹大笑道:“你这一去,去了这么久,云宫尚有我们替你打理,你可知道有一处已经因为鸡飞狗跳,日夜不能安息。”

    夏叶自顾自的吃着糕点,她好久没有姜国这个糕点了,含着糕点不清不楚问:“哪里?”

    陌上犹如背书一样,站起来摇了摇头道:“是三王府,你知不知道楚承德差点把整个楚国都翻了过来。”

    夏叶虽然小小感动自己离开,楚承德既然这样苦苦寻找自己,可是即使是这样,夏叶还并不打算回三王府,夏叶心里只想去寻找她的娘亲,夏叶沉默了良久,才缓缓开口说:“既然如此,就让他找下去吧,对了,我娘可有消息?”

    陌上一脸为难的望着夏叶,却不说话,夏叶也知晓陌上的意思,广绣一挥道:“行了,我知道了。”

    夏叶又跟陌上说了一会的话,陌上就离开了,屋子里又只剩下夏叶一人,夏叶开始回想自己跟楚承德的一点一滴的回忆,想到这里,夏叶不由叹了口气,现在娘亲还未找到,她还不能回去。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夏叶舒舒服服泡了个花瓣澡,便躺上了床休息,阖上双眸,深深进入睡眠。

    楚承礼慢悠悠坐着轿子回到太子府,这才想起夏叶的存在,别过脸对着随从吩咐道:“去将今日的事情告诉楚承德。”

    楚承德得知楚承礼跟夏叶受到了刺客的袭击,又得知刺客将夏叶捉了去,本就因为没有休息好晕晕沉沉的身子急急下坠,坐在了凳上,半分欣喜半分忧愁道:“派人太子提供的地点好好搜查,本王不希望她出任何事,否则你们不必回来了。”

    一旁的随从劝着自家王爷道:“三王爷,既然有了消息,王爷不必担心,王妃机灵古怪,说不定已经从刺客手里逃了出来。”

    显然坐着的男人没有听进去,只是呆呆看着木案上的宣纸,纸上正是楚承德为了寻找夏叶亲自画的肖像,画的眉目传神,栩栩如生。

    而此时的夏叶正在甜甜的做着美梦,她梦见自己跟娘亲团聚,她抱着娘亲,可是下一秒娘亲就烟消云散,夏叶惊叫一声:“娘!”

    猛地坐起身来,夏叶下床倒了一杯茶水,喝下,心里的波澜却是久久不能平静,愈想愈急,夏叶干脆穿上衣裳,又收拾了行礼,准备深夜出去,一打开门,却发现陌上一直伫立在门口。

    陌上瞧见夏叶的打扮并不惊讶,陌上太了解夏叶了,早知道她会如此,就未雨绸缪等在门口,夏叶瞧见陌上在门口,有些不好意思,仔细一瞧却发现陌上也背了行礼。

    夏叶疑惑问:“陌上?你要去哪里?”

    陌上用手点一点夏叶的鼻间,满眼宠溺道:“我知道你闲不住,我陪着你一起去,也好多个照应。”

    夏叶思考了一会,便重重点了头,两人给白音白语留了一封信,弄完这些,天已经是蒙蒙亮,夏叶跟陌上商量去个酒楼吃饭再做决定,毕竟两人都还没有想好,要去什么地方。

    夏叶瞧了瞧绘布图,找了一家云宫的酒楼,跟陌上大摇大摆走了进去,又拿出来绘布图给那小二看,小二虽然奇怪两人为何这么早就来了,但毕竟夏叶是最大的老板,小二只好忍着睡意招呼两人。

    夏叶在二楼选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跟陌上坐下,两人点了一大桌菜,菜还没上齐,只听见楼下“乒乒乓乓”的声音,夏叶微微别头瞧,是一队看着像是兵的进了酒楼,那群人恭恭敬敬的站着像是等着主子。

    夏叶有些好奇便一直瞧着,然后楚承德缓缓走进了酒楼,她急忙收回眼,又将头撇去一边,压低着声音对陌上道:“陌上,你有没有戴面具。”

    陌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朝着夏叶刚刚看着地方看去,这才知晓,从包袱里拿出一张面具,又贴心的给夏叶戴上。

    夏叶戴上面具,又朝着楚承德看去,他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似乎憔悴了许多,夏叶想起陌上昨天对自己说的话,眼角有微微湿润,低下头不再瞧他。

    只听见楚承德吩咐道:“吃完就去行动吧。”

    陌上勾了勾嘴角,想必这楚承德是在找夏叶吧,想到这里,陌上朝着坐在对面的夏叶看去,只见夏叶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眸,呆愣愣的,也不知道在想写什么,只能无奈摇摇头。

    楚承德一进这酒楼,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直勾勾的敲打着他的心,他不由的四处张望,可惜他的那个角度只能看见陌上的背影,他失望的收回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