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只见那女子,身着深红色长裙,裙裾上绣着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芊芊楚腰束住,将一头青丝挽成如意鬓,发间仅一支梅瓣白玉簪,脸上却戴着面具,只露出一双勾人的眼眸,虽然简洁,却美得惊心动魄。

    花纸越飘越多,不知何处飘来薄烟,整个怡红楼似笼上一层烟罗帐,而那梅香淡淡的,却引人靠近,也更想瞧瞧那个姑娘的模样。

    那姑娘手里也捏着一支梅花,她起舞了,她先是在梅花丛里旋转,后足轻点地,芊芊玉手轻动,手中梅花不停的转动着。

    最后,她迎着那白雾,宛如要乘风归去般身子偏着,回眸瞧台下的人一眼,然后坐在一旁。

    一舞结束,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就在刚才大家还以为自己瞧见梅仙下凡,也不知谁先起头朝着高台丢银票,随之众人都朝着高台丢银票,有的心急的急急叫唤道:“这夏姑娘一晚多少钱?爷包了!”

    老鸨看反响这么好,扭着腰肢上了台说:“各位爷既然都想要夏姑娘,夏姑娘之前说了,她啊,不爱钱也不爱权利,这里有一把刀,只要那个爷想要夏姑娘,就让夏姑娘刺一刀,夏姑娘说了,只要让她刺一刀,她就是你的了。”

    大家听完都面面相觑,虽然看那夏姑娘身影单薄,但是一刀下去,只怕那夏姑娘下手不知轻重唯恐丢了性命。

    沉默了许久,终于有个肥胖的不成样子的男人站了出来叫道:“爷肉多血多,让夏姑娘刺一刀也不要紧。”

    说完便一步步踏上了高台,从老鸨手里接过刀,然后又朝着一旁坐着的夏姑娘走去,肥肉也跟着一颤一颤的,那夏姑娘接过刀,满眼妩媚的看着那男人,“啊!”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声惨叫传来,只见那胖男人,手臂被硬生生的砍了下来,血流不止,摸打滚爬的下了高台,被人抬了出去,临走时还恶狠狠叫着:“爷会回来算账的。”

    夏叶也没反应过来,她只看见那夏姑娘下刀极快,看样子也是练过的,陌上却仔细瞧着那老鸨,低声说:“那老鸨戴了人皮面具,小心,今天这一切可能都是一场陷阱。”

    夏叶“嗯”了一声点点头,却看见楚承德站了起来,他眼眸里好像有丝丝疑惑又好像是坚定,夏叶心底咒骂道,蠢男人,该不会以为这位夏姑娘是自己吧!

    楚承德没有丝毫犹豫,一步一步走上了高台,却没有从老鸨手里接过刀,走到那夏姑娘面前,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那剑锋利无比,台下的人目瞪口呆,只当楚承德是疯了。

    楚承德拔出剑,将剑递给那夏姑娘说道:“你若想刺,便刺吧。”

    那夏姑娘没急着接剑,只是淡淡说:“这可是你说的!”

    这位夏姑娘说完这句话,夏叶彻底惊呆了,这夏姑娘的声音像极了自己,就连身影,眼眸也有几分相像,她不由怀疑今日这一切恐怕都是一场阴谋。

    眼看着那夏姑娘接过剑,夏叶急的直跺脚,气急败坏轻功腾空到了高台,陌上也紧跟其后,夏叶瞧了一眼陌上,陌上立刻明白夏叶的意思,十分冷静的说:“我家主子不会说话,我替我家主子说,我家主子也看上了这夏姑娘,不过前来后到,主子说了若这位公子,大命不死便将夏姑娘让给他!”

    此时的楚承德听完那夏姑娘的声音,眼眸直勾勾盯着那夏姑娘,哪有心思注意到其他人,只当是单纯的仰慕者罢了。

    夏叶见那楚承德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又给了楚承德一个大大的白眼,而陌上却捕捉到了那老鸨眼底里的一丝杀意。

    楚承德闭上眼眸道:“动手吧,若我不死,你就摘下面纱。”

    夏叶心里像堵了大石头一样难受,原来他真的以为这夏姑娘是自己。

    夏叶喘着大气,她感觉整个人皮面具都要掉下来了,那夏姑娘也没犹豫提起剑,就朝着楚承德刺去,夏叶惊叫道:“不要!”

    楚承德听到这一句不要,熟悉的声音,他激动的睁开双眼,却看见夏叶用手握着那朝着他刺来的剑。

    老鸨看事情败露,大叫道:“来人,给我上!”

    话音刚落,刚才所有伴舞的姑娘都提着剑朝夏叶三人砍来,陌上一边应付敌人一边叫道:“夏叶,你带着楚承德快走!”

    众人看到这等场面,吓得四处流窜。

    楚承德这才看到夏叶的存在,他满脸欣喜的拉住夏叶,叫道:“夏叶是你吗?”

    楚承德一时欣喜却没看见他背后刺来的剑,那剑极快,“额!”楚承德发出一声闷响,倒在夏叶的身上。

    陌上看楚承德被刺,分了神,被那个戴着人皮面具的老鸨劈开了面具,面具落地。

    那个老鸨一时惊住,急急叫道:“陌上女医!大家快停手,这是云宫的陌上女医!”

    夏叶一听云宫,心底里的疑惑再次涌出,怎么又是云宫!

    大家一听陌上女医的名字,都停了手,将剑摔在地上,立马跪了下来:“属下该死,不知陌上女医,属下也是接了任务要杀了这楚承德!”

    夏叶有些艰难的扶住了楚承德,看着陌上道:“陌上,吩咐下去云宫近日不许接任何任务!”

    陌上点点头上前扶住了楚承德,又点了几个止血的穴位,对着跪着众人道:“官兵马上就要到了,你们还不快带着我们走!”

    她们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忙帮忙抬着楚承德从后门涌了出去,后门早有等候好的马车,以及马匹。

    众人将已经晕厥的楚承德抬上了唯一的一辆马车,陌上跟夏叶也坐了上去,众人返回云宫的基地。

    夏叶看陌上不给楚承德医治,急的心里像是火烧一样,嘴上却不好说什么,陌上也不急,只等着夏叶开口,夏叶看陌上悠然自得的模样,好像车里没有一个将死之人一样,夏叶急急催促道:“陌上,你快给他医治啊!再不医治他就要流血而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