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673章 楚承德受伤
    陌上也不动手,只撑着下巴,酸溜溜的说:“明明就在乎的要命,却还装作不在乎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说完,才不紧不慢的给楚承德包扎着伤口,夏叶跟楚承德虽然已经是夫妻,但夏叶见陌上要楚承德脱去的上衣,红煞了小脸转过身子去。

    陌上弄了半柱香的功夫,就没好气说:“好了!”

    夏叶转过身子,却惊得直叫“呀!”

    夏叶愤愤道:“你怎么不给他穿上上衣?”

    陌上瞧了一眼正在晕厥的楚承德说:“那上衣已经不能穿了!”

    夏叶轻轻“哦”了一声,又问:“你给他上的什么药,什么时候能醒?”眼里是藏不住的关怀之意。

    陌上轻叹一声,真是重色轻友,板着脸说道:“最好的药,伤口过几天就会慢慢开始愈合,至于什么能醒,大概今天晚上。”

    夏叶没有接话,掀开帘子看着车外,这条熟悉的小路。

    过了半个时辰,众人都到了云宫,夏叶将楚承德安置好,这才传来刚在怡红楼的人,夏叶却发现那个名叫夏姑娘的人还戴着面具,心里不免一丝好奇,冲着她说道:“你将面具摘下来,让我瞧瞧你的样子。”

    那夏姑娘也是一愣,但还是乖乖地摘下了面具,面容清秀,只是那双眼眸有几分像她,还有声音。

    夏叶又接着问:“为什么你的声音这么像我,不,这么像三王妃。”

    那姑娘直直跪下道:“我并不是云宫的人,是有个人让我来投靠云宫,说是让我尽心尽力去参加此次刺杀楚承德的任务。”

    夏叶心里仿佛一激灵,千丝万缕的疑惑涌上心头,到底是谁,听过她的声音,还见过她的样子,到底是谁,第一次先是捉拿自己,第二次又要刺杀楚承德。

    夏叶一时一点头绪也没有,只吩咐道:“以后这种来历不明的人就不要带进云宫了,将她的声音废了吧!”

    夏叶吩咐完,直接离开去了楚承德在的房间,却看见白音坐在楚承德的床边守着,白音见到夏叶来了,欣喜说:“宫主,你回来了!”

    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夏叶有些身心疲累,只点点头示意让白音出去,白音也没追问,安安静静回了自己的住所。

    夏叶坐了下来,看着紧闭着眼眸的楚承德,他的俊脸惨白,眉头紧皱,夏叶正想伸手将他的眉抚平,楚承德却直接捉住夏叶的手,像是说着梦话:“夏叶,不要走!”

    夏叶听到这里,心中一怔,什么时候她在他的心里竟是这样重要。

    夏叶呆呆的任楚承德捉着自己的手,就在这时,楚承德忽然睁开的那双深邃的眼睛,楚承德看着还戴着人皮面具的夏叶,艰难的起身将她拥入怀中。

    楚承德好像是喃喃自语,又好像是说给夏叶听的:“我知道是你,从你进怡红楼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在乎不在乎我。”

    楚承德说完,又晕了过去,紧紧握着夏叶的手也松开了,夏叶再次被吓住了,大声唤道:“陌上,你快来,快来看看他!”

    陌上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匆匆忙忙赶到了屋内,把了下脉,有些黑脸道:“夏叶!我都说了他今天晚上会醒过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有事不要叫我!没事也不要叫我!”

    说完大挥广绣快步离开。

    夏叶心底大石落地,自言自语道:“没事就好。”

    夏叶又看了一会楚承德,似乎要将他的模样刻在心里,最后写了一张纸条,放在楚承德手里,起身,慢慢的一步步离开,要阖上门之时还回眸瞧了一眼。

    夏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朝着门口的人吩咐道:“用一辆马车将他送回三王府,不要将他手里的纸条弄掉了。”

    夏叶说话的声音很轻,好像下一秒就要飘散在风中。

    天渐渐黑了,夜幕降临,夏叶独自一人坐在凉亭下,摆了一壶酒两个酒杯,他应该已经到王府了吧。

    夏叶自顾自得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她去做,她的娘还没有找到,那个三王妃就永远不属于她。

    夏叶想到这里又喝下一杯酒,脸颊也染上红晕。

    陌上一直站着夏叶的身后,叹了好几声,终于提步上前,装作高兴的样子说:“喝酒啊,我最爱喝酒了,来来来,我陪你喝。”

    夏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将另一个酒杯满上,陌上也一饮而尽。

    两人都心事重重,却都故作轻松的喝着酒,还对着酒令。

    夏叶很少喝酒,一壶还没完,夏叶就醉了,犹如一滩烂泥倒在陌上的身上,她这才带着哭腔说:“娘,你在哪里啊?叶儿好想你,好想你。”

    陌上也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抚着夏叶的背,自己又喝了一杯,才将夏叶打横抱回了房间。

    楚承德醒来已经夜深了,他看着熟悉的摆设,这才知道已经回了王府,他欣喜的唤道:“夏叶!夏叶!你在哪里?”

    几声叫唤过后,他等来是王府的丫鬟,丫鬟低着头回道:“王爷有什么吩咐吗?”

    楚承德有些急,直接撩开棉被下了床,动作略大扯动了背后的伤口,他却不觉得疼,这个伤口让他更加相信刚才的一切不是梦境,夏叶真的回了姜国。

    丫鬟看楚承德下床连忙去扶,楚承德却狠狠按着丫鬟的肩摇着丫鬟问:“王妃呢?王妃有没有跟本王一起回来?”

    那丫鬟肩膀被楚承德捏的生疼,心想这王爷该不会想王妃想的得了失心疯吧,连忙跪下道:“回王爷,是王爷一个坐着马车回来,并没有看见王妃。”

    楚承德听完先是愤怒,大手一挥,木桌上的茶盏全部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丫鬟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喘,只低头跪着。

    楚承德紧握了拳头这才发现手心中似乎有东西,摊开一看,是秀气的小字,他认得出是夏叶的笔迹,忙不迭看。

    纸上赫然一句话“一切都好勿用挂念,一切解决便会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