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老鸨吓得有些腿软,既然直接跪了下来说:“两位爷,你们要多少银子我老婆子给你们就是......”

    夏叶假装被吓得晕了过去,那两人吆喝着那老鸨去拿十锭金子,老鸨正想骂两人狮子大开口,看着明晃晃的刀,却愣是闭上了嘴,被那人押着去拿了十锭金子。

    两人还故意打了一下商量,其中一人晃着刀活脱脱一个强盗模样,指着老鸨说:“不许报官,要不然我们兄弟越狱也要出来杀了你。”

    老鸨被吓得屁滚尿流,哪里敢说一个不字,只两眼含着泪呆呆点点头应道:“哎哎哎!”

    两个人见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便快速撤退,那老鸨是想追也追不上,老鸨看着地上晕着夏叶,心里有一丝怀疑,只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正想将她抬出去,却又想起刚才的事情,也许真的是报应,老鸨觉得自己也许应该做些善事。

    便把夏叶抬到了床上,转身去看她放银两的地方,老鸨给了十锭金子,虽然对于一个黎国最好的妓院的老鸨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是老鸨抠门的很,也心疼的厉害,直直拍了好几下桌子,心里暗想她怎么这么倒霉。

    夏叶在床上躺着装睡很是无聊,夏叶先是惊叫:“啊!救命啊!”这才坐起身子,老鸨见夏叶醒了,慢悠悠走了过去冷冷说:“强盗已经走了,他拿了我十锭金子,我看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才让我今天这么倒霉。”

    夏叶故作惊讶说:“啊?这么多金子啊,那这样吧,我帮你做事,既然是抢劫我们两个,那我也有责任,我帮你做事,找够了十锭金子我就还给你。”

    老鸨一听这话,巴不得夏叶这么说,她高兴坏了,正愁着不知道去哪里将这十锭金子捞回来,老鸨又仔细看着夏叶,夏叶小脸白皙,一双眼眸清澈如水,樱唇不点而红,身材也是刚刚好,老鸨笑嘻嘻说道:“姑娘你可知我老婆子是在哪里做事?”

    夏叶还是一脸惊讶问:“什么?”

    老鸨抽出帕子擦一下额头出的虚汗说:“老婆子我是妓院的老鸨,我看啊,你也不用还我钱了,我看你啊难民一个,身世又那么可怜,不如你将自个卖给我,签了卖身契你就是这儿万香楼的人了。”

    夏叶心里黑线,这老鸨还真是贪心的厉害,夏叶是微微颦眉假装极其不情愿的模样说:“其实我的娘亲就是妓院里的雅继,后来嫁给我爹爹。”

    夏叶突然停住,眼眶里还含着泪,使得那老鸨越发相信她的身世,夏叶一行清泪夺眶而出,夏叶假装思考了许久,咬着牙说道:“那我就跟你签卖身契,但是我只做雅妓。”

    老鸨听她只做雅妓,心里难免不悦,脸上有一丝不耐烦,夏叶瞧她不耐烦的表情,又续说:“不过,我有很多可以赚钱的方法,我可以让万香楼赚的钱往上翻一倍。”

    老鸨听到这里,两眼放光,一倍,就只差没流口水出来,急急问:“一倍?你说的是真的,不是为了骗我?”

    夏叶故作委屈道:“我在这里一个人认识的人都没有,我骗你干什么。”

    老鸨有些急,迅速打断夏叶的说话,说道:“好了好了,那我去拿卖身契给你。”

    说完,老鸨转身去拿卖身契。

    夏叶这才露出得意的表情,目标达成。

    或许她真的应该感谢楚承德派了六名随从跟着她,要不然一切不可能这么顺利,这六个随从就好像是楚承德给她的勇气,夏叶满足一笑,跟着又恢复了委屈的模样。

    老鸨笑嘻嘻的拿着一张纸和一支笔进来说:“下床来,把卖身契签了。”

    夏叶慢慢下床,仔细看过卖身契,最后一句写到本人卖艺不卖身,这才放下心捏起毛笔,不紧不慢写下了“夏夜儿”三个字。

    而这个过程,老鸨紧紧盯着夏叶,生怕她出现什么异常的举动。

    夏叶心想,反正我写的不是自个的名字,到时候我跑了让你找也找不到,夏叶写好名字,用吹干了墨迹。

    这才规规矩矩递给了老鸨,老鸨接过卖身契,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了一把扇子,扇着自个略发福的身子笑嘻嘻道:“从此以后,你就是万香楼的人了,就叫我香妈妈就可以了,等会你在这换成衣服,我就带你去万香楼。”

    说完,老鸨一扭一扭走了出去。

    老鸨没有走一炷香的时辰,手里拿着一件衣裳,随后扔给了夏叶,有些严肃说:“诺,穿上吧,然后我带你去万香楼。”

    对于夏叶来说,眼前这个老鸨可是她进入万香楼唯一的突破口,夏叶可不能露出一丝破绽,只能乖巧笑道:“谢谢香妈妈。”

    夏叶穿上衣裳,才发现这件衣裳是如此的暴露,布料是粉色的纱布,看上去极其的透明,但总算是将该遮盖的地方,都遮盖住了,夏叶硬着头皮穿上这件衣服,这才随那老鸨出了门。

    两人走着去的,大概走了半个时辰,夏叶心里暗想,这老鸨干嘛把自己的府邸买的这么远。

    就在夏叶觉得自己脚已经受不了的时候,终于听见了烟花之地该有的声音,夏叶抬头一看,牌匾上写着万香楼,夏叶感概可算是到了。

    门口守着的两人鞠了个躬说:“香妈妈好。”

    老鸨直接领着夏叶进去,理都不理守门的两人,夏叶蹑手蹑脚的跟在老鸨身后,老鸨将她带到一个房间后,指着那门说:“这,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好好准备,晚上安排你表演,要什么跟门口的人说就是。”

    老鸨说完便要走,夏叶连忙叫住老鸨说:“香妈妈,这么急就让我表演,我今天想先看一下万香楼的环境,也好想办法多赚钱,我半个月表演一次。”

    老鸨听见这夏叶说要半个月表演一次面上有些不高兴,她从衣袖里拿出卖身契说:“你可是卖过身了,卖身契上可没有说半个月表演一次。”

    夏叶早知道这老鸨不会轻易答应,急忙带着笑上前说:“香妈妈是个有远见的人,夜儿只是想尽快给香妈妈找点子,好让香妈妈早日可以多赚一倍的钱,香妈妈是个有远见的人,怎么会为了我表演得来的那点小钱,放弃放长线钓大鱼的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