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一听,正中下怀说道:“我需要四个男人,然后四大块寒石,和一个木匠,还有笔墨。”

    老鸨听完,这么多东西,又还要请几个人,不由心疼起自己的银两来,夏叶也知道这老鸨心里的想法。

    夏叶亲切的握住老鸨的手说:“香妈妈,没有舍,哪里来的得啊。香妈妈相信我,这样吧如果因为这个点子能够给万香楼带来的利润全被归香妈妈所有,我不拿一分钱。如果这个办法没有一起到效果的话,那我就天天表演,还香妈妈请人的钱,香妈妈你看?”

    老鸨一听,这些条件无论是这个办法有没有成功可都是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自己当然非常愿意。

    从钱袋里掏出来三锭金子。

    夏叶不急着收钱,嘻嘻一笑说:“香妈妈,我得出万香楼才能去找人,还有你看这寒石?”

    老鸨显然有些不乐意,不耐烦的点点头道:“让门口的人跟着你出去,寒石我会给你想办法的。”

    说起寒石,老鸨就想到自己的上头,那可是难搞的男人,老鸨想到这里有些忐忑出了门。

    夏叶则是自顾自的忙着画那装冰块的器具。

    第二天,夏叶满意的拿着自个画着器具的图纸带着一个随从出了万香楼,说是随从,还不如说是老鸨用来监视她的,夏叶也没给那个随从好脸色,只是自己找着哪里有可以制作器具的地方,老鸨只给了她三锭金子,真够抠门的。

    夏叶走了许久终于看见了一个可以定做碗杯具的地方,夏叶豪气的走进去,说:“老板,看一下这个图纸多久能做出来?”

    那老板正在雕刻着碗上的花纹,听见有客人来,起身擦擦手接过夏叶手里的图纸,看了许久说:“这东西倒是有些奇怪,我试试,应该是能做的出来的,只是用什么石头做?”

    夏叶翘着个二郎腿说:“石头你不用管,今日下午就会有人送来,诺,这是定金。”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锭金子,老板看了一眼金子又问:“要做几个?”

    夏叶耐心解释道:“做四个,做大些。”

    老板面露难色又问:“多久要?”

    夏叶这次不回答了,反问道:“多久能做出来?”

    老板在心里数了一下自己的人手,擦了汗水说:“大概最快也要后天。”

    夏叶爽快点头说:“好!”说完,便踏出铺子。

    夏叶一面走着一面想着该如何甩掉这个随从去寻找自己的人,夏叶想到这里,对着随从吩咐道:“我们去吃饭吧。”

    随从是奴才又看这夏叶好像能在老鸨面前说上话,哪里敢说不,点点头道:“全凭姑娘做主。”

    夏叶心中一笑,便带着随从去了所属云宫的一个酒楼,还好她昨天晚上看了绘布图,将云宫在黎国的产业都记了下来。

    走到酒楼里,夏叶只管照着贵的点,又趁着那个随从去上厕所的时间,拿出陌上给自己准备的药丸,白色的是痒痒粉,先给自个倒了杯茶,这才将药丸投进茶壶里,那随从回来加上天气炎热的缘故,也没有多想只管倒了杯茶水。

    那随从喝下后不久,吃了几口菜之后,就开始用手抓着自己的浑身上下,夏叶故作惊讶模样叫道:“你怎么了?”

    那随从手不停下,支支吾吾说:“浑身上下都痒。”

    夏叶连忙掩住口说:“你该不会是吃了什么,过敏了吧,那我们快去药铺吧。”

    随从痒的不行,也的确听过别人过敏,也没有怀疑夏叶的话,跟着她去了药铺。

    夏叶以对这里不熟悉为理由,让那随从走在前面,随从身体痒的不行,顾不得那么多,在前面飞快的走着,害得夏叶气喘吁吁跟了上去。

    就在随从一只脚已经踏入了药铺时,说时迟那时快,夏叶拿出迷药丸,向随从投去,随从被迷药迷倒,脸朝下倒在药铺里。

    夏叶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将随从扶起,又让大夫把脉,陌上做的药丸,岂是这些大夫能看出的,大夫也找不出原因,用手擦着汗,心里汗颜,这要是查不出个原因,他这药铺岂不是不会再有人来了。

    夏叶瞧那大夫为难的模样,知道大夫查不出是什么原因,急急问:“大夫,他是不是过敏了。”

    大夫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对啊,这人浑身红点,像是过敏之状,大夫心想,管他的,只要不要死就好了。

    大夫连连应着说:“嗯,这位公子确实是过敏了,待我开一副药,喝下去便就好了。”

    夏叶心里暗笑,这陌上弄得药丸药效只能维系三个小时,夏叶又接着说:“那大夫有劳你熬药给他服下,是这样的大夫,他是我的夫君,只是最近他常常夜不归宿,听说是在别的地方养了个狐狸精,我想去那个地方看看,我大概一会就回来,要是一会我的夫君问起我可有去别的地方,你就告诉他我一直守在这儿。”

    夏叶说完,用口袋里拿出一些散银,那大夫接过银子笑着点头说:“那夫人快去快回。”

    大夫心道,这女人走了,我也好再给这个人把脉,这么多年他从未看到这么奇怪的病症。

    夏叶假装很着急的跑了出去。

    夏叶出了药铺,便去了那六人在的客栈,急急上去找那六人,推开门,那六人正在一个房间里站着。

    夏叶看到这一幕有些滑稽,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坐下吗?

    夏叶的时间不多,急急向四个人说着自己的计划,四个人听懂便在药铺旁边的街上候着。

    夏叶便急急回了药铺,回了药铺之后,随从还没有醒来,夏叶显然有些无奈,只好瞧瞧拿出陌上给她准备的解药,瞧瞧的喂给那随从。

    过了半响,随从醒来,果然第一件事情就是看夏叶在不在,看到夏叶还在,松了一口气,以老鸨的脾气要是把人弄丢了,老鸨会弄死他的。

    夏叶没听随从开口,先发制人说:“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过敏害得我白白浪费一个时辰,害得我们连人都还没有找的,我回去就告诉老鸨就是因为你害得计划失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