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推开房门,却发现那老鸨早就坐在凳子上等着夏叶,夏叶心道,那什么魅香的这么快就告诉了老鸨?

    压下疑惑说:“香妈妈有事吗?”

    那老鸨随之一笑,夏叶就放心下来,肯定不是兴师问罪了。

    老鸨随之说:“夜儿,过十天,万香楼会有贵宾到来,到时候我想安排魅香表演节目。”

    夏叶细细思量这话,安排魅香表演节目,又是贵宾,可是要吸引那贵宾。

    夏叶思考了一会说:“香妈妈放心到时候我一定将这万香楼好好布置一番,绝对会让那个贵宾大开眼界。”

    老鸨一听虽然觉得有点大夸海口,但是她是见过夏叶做的东西,倒像是个大智慧的姑娘,半分相信半分怀疑。

    夏叶又问了一句:“一定要是魅香姑娘吗?可以换别的姑娘吗?”

    老鸨一听这才好像想起什么一样说道:“我知道你刚刚跟她闹了矛盾,但是只有魅香姑娘是这万香楼最美的姑娘。”

    老鸨说到最美时,眼光有意无意的在夏叶的脸上瞥。

    若不是夏叶能出好点子,就凭她的姿色一定能够吸引那人的注意力。

    夏叶见那老鸨时不时看自己,当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轻咳一声说:“香妈妈,也许这万香楼有更漂亮的姑娘也说不准呢,这样吧,香妈妈明儿我亲自选个人,你看怎么样?”

    老鸨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两人又假情假意的说了一些话,老鸨便离开了,夏叶待老鸨离开后,拿起毛笔,开始构思怎么翻新这万香楼。

    只是夏叶不知道,她已经得罪了一个人。

    魅香得知很有可能被换下来,不能去吸引那个贵宾的注意力,这么好的邀功机会,魅香怎么舍得留给别人。

    魅香假装乖巧懂事问着老鸨是谁出的主意。

    老鸨没有告诉她,只是说明天她就知道了,等老鸨走后。

    魅香的玉手捏成了拳头状,心道,好,她倒要看看是谁让她把到嘴的肥肉都飞走了。

    夏叶正画着图纸,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心里还以为是楚承德想她,脸颊泛起朱霞,开心的画起了图纸。

    夏叶一边画着一边想,既然是万香楼,顾名思义,她就要做出这万香来。

    夏叶将图纸兴高采烈的画到一半,才肯上床睡觉。

    天刚亮,夏叶就起了床,她要去帮烟打扫,烟如看见夏叶来了,也没有很多的惊异,眼角带着笑意。

    夏叶烟如两人慢慢打扫,让夏叶奇怪的是今天魅香居然没有来捣乱。

    转念一想,夏叶跟老鸨说今天选姑娘,那魅香只怕是在屋中化妆吧。

    夏叶邪笑一声,反正我又不会选你。

    老鸨为了让夏叶能够看到所有的姑娘,特意关门一天,夏叶心里却是奇怪,这贵客是何人,居然为了迎接这个贵客,那个抠门的老鸨都能关门一天,看来是老鸨的主子吩咐下来的。

    夏叶又想,这样也好,她能认识到更多万香楼的姑娘,也可以让她能够早日从这里打探到夏叶娘亲的下落,夏叶本来是想接近那魅香的,但是一看到魅香那天欺负烟如那个趾高气昂的模样就看不过来,这样的人即使夏叶问到了消息,只怕她转身就告诉了老鸨,那样夏叶之前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夏叶跟烟如刚刚打扫完,老鸨就派人来请夏叶了,老鸨将夏叶安排在一个屋子里,然后万香楼的姑娘一个一个进去,给夏叶挑选。

    夏叶听到是这么个挑选法,只觉得太像宫中选秀了。

    于是夏叶坐在那个屋子里,不知道看到了多少个姑娘,大部分都是中等偏下,正在夏叶有点想打瞌睡的时候,一阵胭脂香味飘了进来,夏叶被熏醒,朝着门口望去。

    只见那人穿着一身白衣,衣襟处有些许花纹,夏叶一瞧衣裳倒还觉得来人肯定是个美人,抬眸一看,不正是那个张扬跋扈的魅香。

    那魅香一看是夏叶,脸色明显有些气愤,凶巴巴说:“怎么是你?”

    夏叶也乐得跟她顶嘴道:“就是我啊,你不喜欢可以出去。”

    魅香拉下脸色又道:“上次是我的不是,这次选中对我极其重要,能不能请妹妹通融通融?”

    夏叶听她这令人鸡皮疙瘩四起的话,猛地摇摇头说:“你可以走了。”

    魅香听完,面露惊异说:“什么?你让我走,难道这魅香楼还有比我更美的人?”魅香说完,抬头看着夏叶,心道,若说有也是眼前这个人。

    夏叶没有理她,魅香觉得无趣,握着拳头咬牙切齿道:“你等着!”

    夏叶也觉得在这万香楼的日子虽然可以说是步步为营却始终没有一点乐趣,看那魅香预存模样就越发想笑。

    夏叶含着笑叫:“下一个。”颇有一种在皇宫里选秀的感觉。

    门被轻轻推开,发出“吱呀”一声,夏叶未见来人,只闻得一阵兰花的幽香,那女子身影印着阳光入,香气越发浓烈。

    夏叶好奇抬头一瞧:只见来人身穿烟青色衣裳,长发用一根玉簪挽起,肤色白皙,却有些病若西施之味,夏叶从未见过这样愁态的女子,她往那儿一站,那双眸子好像藏了千千万万的伤心事一般。

    那人悠悠开口说:“姑娘好,离儿这厢有礼了。”声音轻轻的犹如随时将会被风吹走一般。

    夏叶连连起身笑道:“姑娘叫离儿?”

    那名叫离儿的姑娘点点头又续道:“我姓孟,单字离,姑娘唤我离儿便好。”

    夏叶如同找到至宝一般小心问道:“你是万香楼的雅妓?”

    孟离仿佛被提起什么伤心事一般,过了良久才开口道:“是,只不过我身子不好,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表演过了。”

    夏叶这才知晓,原来是因为身子不好,怪不得,看着眼前之人姿色淡雅高洁,哪里像先前的那些庸脂俗粉。

    夏叶一把亲切的拉住孟离的手,那双玉手有薄薄的茧,却十分纤细,夏叶甚至不敢用力去握住,生怕捏断一般。

    夏叶牵着孟离的手走出屋子,对着老鸨高声说道:“香妈妈我选好了就她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