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685章 魅香咬牙切齿
    魅香前脚刚出屋子不久,正在外面站着,等着那夏叶会选出个什么样的人,却看见那夏叶牵着孟离的手走了出来,热潮冷讽道:“哟,我还以为这位姑娘的眼界是我多高,看不上我魅香,竟然找了个这样的病怏怏。”

    夏叶也不理她,等着老鸨做反应,老鸨有些面露难色说:“她可身子不好,不能表演。”

    夏叶“嗯”了一声,急急摇着头说:“谁说一定要表演节目,这事才能成,香妈妈你且看着,我定不会让香妈妈失望。”

    老鸨心想,也罢就信她一次,反正任务若是失败,上头怪罪下来,只管将责任推到她的身上便可,要是任务完成的好,功劳就她去领了,此等一举两得的事情,老鸨怎么会不同意,咯咯直笑道:“那香妈妈我等着。”

    说完,摇着扇子而去。

    夏叶在人群里瞧见那正魅香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夏叶也给魅香回了一个骄傲的笑容,心里暗自道,那么多媳妇干嘛。

    夏叶没再理那魅香,回了自己的房间,刚刚一坐下又听见敲门声,这才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到门口开门。

    只见正是刚刚被选中的那个姑娘,夏叶见孟离来了,亲切的招呼道:“离儿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孟离明显面露愁态,踏入房中,没有坐下只是轻轻问道:“你可知道,香妈妈这次为何要办这次活动?”

    夏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眼前的人为何这么一问,其中原因夏叶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夏叶不知道能否相信眼前这个人,夏叶思虑一番,正打算开口回答,却被孟离打断,她莞尔一笑,这一笑也仿佛笼了许多愁态。

    随后孟离又轻轻开口说:“香妈妈告诉过我们,那场活动及其重要,为的是将我们万香楼的人安插到那贵客的府邸中去。”

    夏叶之前也猜到了大概,从此人口中说出,便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想法,看来这万香楼远不止是个妓院这么简单。

    夏叶随之轻松一笑道:“姑娘既然知道,又何以要来问我?我也知道个大概,不过姑娘若是能得到那贵客的青睐,想必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些。”

    孟离没有接话,缓缓步入窗前,随之轻声一叹说:“日后?哪里来的好日子?”

    夏叶瞧这人如此感怀,不由心里起了怜悯之心,随后问:“你似乎有许多伤心事,你若不介意可以跟我说说。”

    孟离听完良久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看夏叶一眼,夏叶被那眼神望的有些冷意,随后孟离才如梦方醒一般淡淡开口道:“这世间的人谁没有伤心事,我将伤心事说给你,那你又将伤心事说给谁?没有必要这般互相舔着伤口。”

    夏叶细细听完眼前之人说的话,只觉得她身上似乎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故事,总有一种看破红尘的意味,夏叶正想安慰一番,又闻孟离言:“这女子伤心无非是感叹情情爱爱。”

    夏叶听完,只觉得只觉得自己可能是戳到了孟离的痛处,也不敢接话,只是悠悠开口说:“若是你不想去,我可以重新选人。”

    孟离听完只是微微一笑,那笑容里竟然有丝丝决然道:“你选中了我,那就是缘分,一切都是命运罢了,我今日来只是想问你我需要做些什么?”

    夏叶一听,不知为何想起了楚承德的种种,良久才回过神来说:“明日我去找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你需要做什么了。”

    孟离没有接话,踏着碎步出了夏叶的房间,夏叶瞧着孟离的是身影,轻叹一声。

    下午,夏叶居然没有看到人往她的房间送饭,她心中骂了老鸨几句,不是说好过几天吗,无奈只能提步朝着那吃饭的小厅走去。

    夏叶走去小厅之时,众人已经来齐,正在吃着,本来没有注意到夏叶,可那魅香第一眼便看见了夏叶悄悄进来,故作热情起身大声叫道:“哟,原来是夜儿妹妹,夜儿妹妹你来晚了,来来来去我那桌坐下吧。”

    夏叶本想甩开魅香的手,只是这魅香哪里肯松开,抓的更紧,夏叶极其不情愿的坐在魅香的身边,魅香拿起筷子说:“来,夜儿妹妹吃菜。”

    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魅香跟这夏叶是交好,夏叶也没有给魅香甩脸子,笑着接过,放在碗里却不急着吃,挑眉细细看着桌上有哪些她爱吃的菜。

    夏叶正拿起筷子朝着那糖醋鱼夹去,却被魅香先一步夹走了最后一块,魅香挑眉看着夏叶,似乎在炫耀。

    夏叶又换了方向朝着旁边的肉夹去,只见那肉已经被夏叶夹在筷子中间,硬生生却被另一双筷子拦下,不是魅香还能有谁。

    魅香得意洋洋的大口吃着从夏叶手里抢过来的肉,夏叶灵机一动朝着桌上的辣椒看去,心道,好啊,你不是喜欢抢我的菜吗?

    夏叶缓缓的把筷子放到那辣椒菜碗里,正要夹起辣椒又被魅香拦截走,正合她意。

    魅香只顾着抢夏叶手里的菜,哪里顾得上这个菜什么,便看也没看清楚就放在嘴里,魅香从小便不吃辣。

    吃下一口辣椒,顿时辣气冲天,辣的她泪水直流。

    夏叶瞧她那模样强忍着笑意,故作担心说:“呀,怎么了。姐姐不吃辣的,怎么还要夹走这辣椒呢?”话语虽然是安慰的意思,语气间却全是嘲讽之意。

    趁着魅香被辣的眼泪直流的功夫,夏叶急急吃了几口饭,便离开了。

    夏叶回到房里,又吩咐人送来热水,夏叶整个身子泡在木桶里。

    夏叶心里却在想,自己该如何能跟自己的属下说上话呢,夏叶的属下整天就在大厅拿着扇子,她该如何才能联系到属下呢。

    夏叶用手布擦拭着身上的水滴,瞧着手中的帕子她突然就想起一个人。

    夏叶起身穿上衣裳,便让人以那打扫房间为理由,将那烟如叫来。

    烟如还真的提着水桶跟抹布来到夏叶的屋子,夏叶看见烟如提着水桶笑道:“你真傻,怎么还提着这么重一桶水,不累吗?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