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烟如将木桶放下,隔着面纱道:“总要做个样子,要不然香妈妈会怀疑的。”

    夏叶看见烟如还戴着面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起身打开柜子,翻着陌上给她准备的药,翻来翻去,总算是找到了,舒痕胶。

    夏叶像是找到了至宝一样,拿到烟如的眼前说:“这是可以祛疤的药膏,虽然对旧伤效果不那么好,但是总算是有一点用的。”

    烟如犹豫一番,接过药膏,又缓缓取下面纱,眼角已经一行清泪落下,烟如支支吾吾道:“你可知道,你是第一个我毁容以来,对我这么说话的人。”

    夏叶看烟如哭了,急忙拿出丝绢给她擦去眼泪安慰道:“容颜终会老去,我看啊,你比我们万香楼里那个魅香还要美,因为你心肠好。”

    烟如没再啼哭,用手擦干了眼泪说:“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夏叶假装有些害羞道:“确实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不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烟如见夏叶那么扭扭捏捏的模样,破涕为笑道:“瞧你这个样子,我是越发想知道了,你快告诉我。”

    夏叶耳语说:“其实我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烟如闻言说:“你我之间哪里还需要这么见外。”

    夏叶又耳语道:“一楼大厅每天都有四个人扇着那冰炉,你可知道我喜欢的人正是那四个人其中一个。”

    烟如听完,一脸好奇问:“是谁?”

    夏叶假装掩住口,轻笑几声道:“正是那东边站着的人。”

    烟如面露难色道:“你莫不是想逃出去?”

    夏叶一听,连连挥手道:“怎么会,我哪里有那么大的胆子,我只是想写张纸条告诉他,我在哪里,约个地方,等夜深了见面而已。”

    烟如听完,皱着的眉头这才一平道:“我还以为你是想逃出去。”

    夏叶闻言问:“怎么?听你这话,好像以前有人逃出去过?”

    烟如沉默了一会,耳语道:“在你来之前,你选的那个离儿姑娘曾经逃出去一次,当时离儿姑娘的追捧者很多,所以香妈妈可生气了,派人找了三天也没找回来,但是你猜怎么着,后来那离儿姑娘自个又回来了,而且更奇怪的是香妈妈居然没有责骂她,只是让她好好想想,再后来那离儿姑娘就生病了。”

    夏叶听完,心下不由一沉,原来她选的这个人还发生过这么多事情,想了许久说:“确实奇怪,她竟然逃,必定是不喜欢这儿,可是后来怎么又回来了?”

    更奇怪的是香妈妈的态度,难道这孟离背后有人?当然这是夏叶心里的想法也没有说出口,只朝着烟如一笑。

    烟如头犹如破浪鼓摇了起来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听说啊,这万香楼背后还有一个大主子,所以我们都猜测那离儿姑娘跟那背后的大主子肯定有关系。”

    夏叶听完,一笑,轻轻敲了一下烟如的头说:“想不到你还挺八股的。”

    烟如佯装很痛的样子,惊叫一声,随后咯咯直笑一番说:“那你把纸条给我吧,我明日打扫的时候找个机会偷偷给他。”

    夏叶一听,这才想起这件事情,这万香楼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她竟然都忘了叫烟如来的目的。

    这才起身去拿来一早就已经写好的纸条递给烟如。

    烟如接过也没看,直接放在衣袖里,又将夏叶给的药膏放入衣袖里,对着夏叶一笑说:“放心。”

    随后,便离开了夏叶的房间。

    待烟如走后,夏叶的思绪更加乱了,只能画着图纸沉寂下来,可脑海里却是无数个疑问,这万香楼背后的主人到底是谁呢?

    那孟离又是怎么样的人?

    为何娘亲又会出现在黎国?

    这烟如,看起来不像是个村下丫头那么简单。

    而这万香楼除了妓院又还是什么地方?

    问题越多,夏叶的心越烦乱,画的图纸也废了一张又一张。

    夏叶索性不画了,直接上床休息,还有八日。

    夏叶只有八日的时间,如果这次拿不出一个好点子,只怕之前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夏叶躺在床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她真的很想念在三王府的那段日子,虽然成天要被楚承德气,但起码不用像现在这样苦劳。

    夏叶想着想着便沉沉睡了过去,早晨的第一抹阳关照射在床上,夏叶这才懒懒起身,看着阳光,闻着屋内的淡淡香味,又瞧着墙上的画。

    夏叶突然灵机一动,提起画笔,行云流水般开始画着图纸,落下最后一笔,这才笑道:“大功告成!”

    夏叶一蹦一跳的将这图纸递给了老鸨,老鸨看完,眼眸里露出极其满意的目光,对夏叶的能力再次肯定一番。

    夏叶趁着老鸨高兴说:“香妈妈,是这样的,我这几天都要给那孟离姑娘安排表演的事情,你能不能派人将我们两人的饭都送来房里?”

    老鸨听到孟离的名字,明显脸上露出一丝难色支支吾吾道:“那离儿姑娘,待我去问过她自己愿不愿意表演,再给她安排吧。”

    夏叶应了一声“好。”没再说话,直接出了老鸨的房间。

    夏叶更加好奇这孟离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连那老鸨都还要询问她自己的意愿,看来这万香楼里的每个人都不是外表上那么简单。

    夏叶怀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回了,不一会便有人送来了饭,夏叶心道,不管三七二十一,吃饭永远第一。

    夏叶正吃完饭,拍着已经不能在撑下东西的肚子,却听见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夏叶以为是烟如说:“进来吧。”

    抬头一看却发现是孟离,她的眼睛红红的仿佛刚才哭过。

    夏叶一见是孟离,也没有惊异,毕竟昨天孟离已经跟她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夏叶连忙起身去扶着孟离道:“香妈妈说要问过你的意见,我还以为....”

    孟离任由夏叶扶着坐下,冷冷说:“以为什么?以为我不会去?怎么会,就当是帮香妈妈一个忙吧。”

    夏叶心道,帮香妈妈一个忙?只怕是帮那背后的主子忙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