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嘻嘻一笑说:“那我告诉你,你那天需要做些什么吧。”

    孟离没有接话,这让夏叶有丝丝尴尬,过了许久孟离才缓缓开口说:“那一日,你能不能让所有人的焦点都放在我的身上,我想留给这万香楼一个美好的回忆。”

    夏叶打着试探的心思道:“能,但是你会编舞吗?”

    孟离眼眸里透露出异样的光芒,她温声说:“自然是会的。”

    夏叶合掌一笑说:“太好了,我昨天夜里找到了一首诗,你看看能不能按照这首诗编一个舞出来。”

    孟离看着夏叶道:“你只管说便是。”

    夏叶起身说:“好,那我念给你听。桂叶双眉久不描,惨妆和泪污红俏。长门近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孟离一听眸中露出悲惨之色,喃呢一句:“何必珍珠慰寂寥?真是好诗。”

    夏叶瞧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情不自禁开口问道:“不怕姑娘说我无礼,离儿姑娘可是有意中人。”

    孟离手里紧紧握着茶杯,听见意中人三字,手一松,茶杯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孟离起身一惊说:“瞧我笨手笨脚的打碎了你的杯子。”

    夏叶看她顾左右而言他,以为她不会告诉自己,正打算开口转移话题,孟离又悠悠开口:“意中人是有一个的,终究是我配不上他。”

    孟离语气间充满着哀伤之意,夏叶心道,原来也是个可怜人儿。

    夏叶故作轻松之意劝道:“这世间哪有那么多配不配,只有愿不愿意罢了,他若真的喜欢你,可以娶你做妾,就算只是个妾也终究是有个名分可以正大光明的对你好。”

    孟离没有接话只是重复了一句“正大光明。”随之又开口道:“他不喜欢我,我就是再怎么喜欢他也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到最后惹人嫌弃罢了。”

    夏叶瞧她垂头丧气的样子,自个也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世间男儿多,你又何苦?”

    孟离收回来思绪道:“是啊,我又何苦?”

    夏叶瞧她伤心的模样,不忍心继续这个话题,故意岔开话题道:“刚才我将诗念给你听了,你觉得如何?”

    孟离显然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过了许久才道:“我现在就可以跳出来。”

    夏叶连连挥手道:“不用了,待过三日香妈妈将大厅布置好了,你再跳给我看也不迟。”

    孟离点点头说:“那你呢?”

    夏叶有些不知所措道:“什么?”孟离瞧夏叶傻傻的样子,一笑又说:“那你呢?可有意中人,好好的,怎么又来了这种地方?”

    夏叶第一次见到孟离就觉得像是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也没打算隐瞒,缓缓说道:“其实我是来这儿找人的。”

    孟离听完又是一笑,这一笑风情万种道:“我瞧出来了,可第一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夏叶心道,意中人,楚承德吗?夏叶有些惊异自己竟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楚承德,随后又摇摇头示意自己不要再想他了,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很诚实说道:“有的!”

    这话一出口,夏叶就羞红了脸,自己是在说什么呢?为了掩饰尴尬,夏叶轻轻咳了一声又说:“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来找人的?”

    孟离瞧夏叶的样子,咯咯直笑说:“因为你不像万香楼的人,万香楼的人都是没有心的。”

    夏叶本想问,那你呢,孟离你有心吗?

    但瞧着孟离这般好像痴痴地,有些不忍心,害怕再次戳到孟离的伤口,可孟离聪明的很,瞧出来夏叶欲言又止道:“我也有心,可是我给了别人,那人不要了,他不要。”

    一字一句包含着怨气,夏叶想安慰,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沉默。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孟离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夏叶闲来无事,便站在楼道上瞧着大厅的男人,那些男人没有一个手里没搂着一个女人的,欢声笑语,夏叶的回忆再次陷入那日楚承德在妓院的模样。

    夏叶狠狠的拍拍头咒骂道:“夏叶你个没出息的,怎么老是想着他?”摇头晃脑之时,夏叶突然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走在一楼的楼梯上。

    可是夏叶看不见那人的脸,只觉得背影很是熟悉,夏叶转念一想,这黎国,她哪里认识什么男人,只怕是看错了,于是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夏叶又在房间发了许久的呆,直到下午烟如一脸兴奋的拿着纸条进了夏叶的屋子,夏叶这才有了一些精神。

    夏叶接过纸条一看:王妃,今晚后花园见。

    夏叶看到这样的话,噗嗤一笑,不知道那楚承德如果看见会怎么想。

    夏叶瞧自己又想起了楚承德,狠狠的拍了一下头,烟如见夏叶这个模样,还以为夏叶是能够见到心上人,高兴的傻了,急忙拉住夏叶的手道:“就算你高兴也不用这样吧。”

    夏叶这才回过神来,嘿嘿一笑道:“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了我拿给你的药膏你有擦吗?”

    烟如听完揭下面纱道:“我擦了,你瞧,你这药是在哪里得的,真是有奇效,我这疤痕好像是褪去了许多。”

    夏叶细细瞧她脸上的疤痕,这刀疤又长又深,看来砍她的人一定是恨极了烟如,又细瞧,那疤痕果然褪去了一些颜色。

    夏叶又听见烟如夸陌上的药神奇,脸上也洋洋得意道:“这药膏是我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送给我的。”

    烟如听到这里急急道:“想必这药膏很是贵重,姑娘大恩,只怕烟如无以为报。”烟如说完,便要跪下。

    夏叶连连;拉住烟如道:“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我们女子除了父母谁也不能顺便跪的。”

    烟如听到这里,仿佛陷入回忆里,烟如竟然身子一哆嗦,好像回到了那个寒冷的大雨夜晚。

    夏叶扶着烟如自然是感受到了烟如这一哆嗦,心里只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她竟然这样害怕。

    烟如过了半响,才如梦方醒道:“姑娘说的有理。”

    夏叶嘿嘿一笑又将手里的纸条扬了扬道:“我给你药,你给我传信,算是抵消了,再说了要不是你,我不知道何时才能跟那人见到,我还要多谢你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