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烟如只笑笑没有说话,夏叶又说:“等我这次立了大功,我就让香妈妈将你调到我这做我的贴身丫头,你可愿意?”

    烟如重重点点头道:“姑娘本就待我有大恩,自然是愿意的。”

    夏叶跟烟如两人说了会话,烟如看天色有些晚了,便走了,夏叶连忙收拾收拾打扮成小厮模样,朝着后花园走去,只见一个属下静静站在那儿,夏叶走过去道:“你们有没有被怀疑?你们四人住在哪里?”

    那属下恭恭敬敬说道:“有劳王妃关心,属下四人很好,住在小厮住的地方。”

    夏叶一看那属下一口一个王妃,连连叫:“别叫我王妃,我在这儿叫夏夜儿。”

    那属下迟疑了一会才道:“好的,夏夜儿。”

    夏叶简直是要被这死脑筋的属下气死,心里暗道怎么楚承德的属下跟他一个德行,都那么死脑筋。

    夏叶看时间不多挑着重点说:“你们四人在这万香楼好好跟这儿的小厮打好交道,适合的适合问他们有没有听过云宫的事情,不要露陷了。”

    那属下恭恭敬敬回道:“遵命!”说完大步流星离开。

    夏叶瞧着那死脑筋的属下离开,轻叹一声摇摇头后,只觉得站在外面热了起来,便急急回房想要洗个澡。

    叫人送来热水,夏叶等着热水,过了许久才有小厮送来热水,却不是天天给自己送热水的那个小厮,夏叶问道:“昨天给我送热水的那个小厮呢?”

    那小厮低着身子沉声说:“他病了。”

    夏叶听完也没多问,便吩咐那小厮出去,脱去衣裳整个泡入木通里,正在享受着热水浸着皮肤的感觉,却觉得脚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来爬去。

    夏叶机灵起身,裹住自己的身子,低头看去,原来是一只小乌龟,夏叶瞧那乌龟似乎被热水泡的有些怏怏的,便用手将那乌龟捏起来,放在一旁。

    夏叶洗完澡发现那乌龟呆呆的,一动不动,还以为那乌龟死了,用手戳了戳,小乌龟却动了。

    夏叶嘻嘻一笑,她猜也猜得到这乌龟是谁放在热水里,不是那魅香还能有谁。

    只是那魅香怕是算错了,夏叶没有怕的动物,这小乌龟更是不用说。

    于是夏叶用一个木盆将那小乌龟放在冷水里,小乌龟这才慢悠悠的爬了起来。

    夏叶觉得有些困,倒头就睡。

    翌日清晨,孟离早早就来找夏叶,夏叶见孟离似乎心情不错,以往的愁态也少了些许,开口问道:“今日心情不错?”

    孟离掩着手帕咳了几声弱弱说:“那是因为我已经知道那个贵客是谁了。”

    夏叶虽然对这件事情不感兴趣但是毕竟夏叶是要让那个贵客喜欢上孟离,所以漫不经心问道:“是谁?”

    孟离却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在夏叶耳边道:“是黎国的大将军。”

    夏叶心道,大将军。看来这万香楼背后的势力果然不简单。

    夏叶挑眉问:“哦?那这个大将军可有娶妻?”

    孟离虽然没露出太多的兴奋,眼色也没有厌恶说:“这个大将军一生都在为了黎国打仗,他的嫡妻去世,至今府中还没有一个侍妾,倒是个痴情的男人。”

    夏叶听到痴情二字,第一反应是瞧孟离,心道,眼前这个女子何尝又不是痴情的女子。

    夏叶只嘻嘻一笑跟着锁眉道:“既然是个痴情的男人,要吸引他的注意力只怕是有些困难。”

    孟离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才道:“我知道你聪明定能想出方法的。”

    夏叶摸着头想了许久,搜索脑海里适合这个将军的曲子,突然目光闪过一道光,跟着夏叶缓缓吟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夏叶吟完,仿佛自己也沉浸在诗中的思念之情。

    孟离听完都没有多大的反应淡淡开口说:“倒是很适合那个将军跟他的夫人。”

    夏叶心道,果然是个聪明人,又说:“那你可以根据这首编个舞出来吗?”

    孟离点点头说:“编是编的出的,只是你这儿怕是有更好的点子。”

    夏叶点点头说:“嗯,我这儿的确有一个好主意。”

    说完,夏叶在孟离的耳边说着自己的计划,说了什么自是只有她们两个人知道,只瞧见孟离出夏叶的房门时,脸上挂满着钦佩,孟离心道,若是这样的奇女子能够为他效力那该多好。

    孟离想到这儿,像是想起许多不开心的事情,使劲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怎么又想起他了?”

    夏叶看着孟离离开,又看了一眼木盆里的小乌龟,朝着小乌龟说,又像是对自己说:“哎,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的娘亲啊。”

    又过了两日,大厅已经布置好了,老鸨为了好好布置大厅,将万香楼关了门,甚至有痴迷万香楼姑娘的酒鬼在外面叫着万香楼开门,夏叶只觉得这万香楼果然不简单,男人一旦染指了,便像毒药一般。

    夏叶眼眸一亮,等等,这男人酒过三巡别人问了都会回答,莫非这万香楼跟云宫一样,是搜集情报用的,可这背后的人搜集这么多情报干什么呢?

    问题越来越多,夏叶索性不想,直接去了大厅看看。

    大厅已经按照夏叶的要求重新摆放了一遍,只看见墙上挂着一幅幅画卷,而那画上是各式各样的花朵,上面还有花香。

    而那表演的台子,挂满了剪纸剪成的蝴蝶,又摆放着许许多多的花,宛如仙境,夏叶一瞧,还算不错,现在就主要看孟离的了。

    夏叶将那孟离拉来,让她去台上跳舞,按着她们那天协商后的计划,孟离先是舞的极欢快,像是一个刚刚嫁给意中人的娇妻,后又变成无穷无尽的等候,再后便是慢慢死去,孟离舞的活灵活现,宛如那个将军夫人的一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