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黎佑晨看见孟离离开了,他抬头看了看夏叶的房间,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上去看看夏叶,她的脚伤自己一直惦记着。黎佑晨的心促使着他自己,最终黎佑晨没能敌过内心的信念,上了楼去到了夏叶所在的房间。

    黎佑晨上去后轻轻推开房门,他轻手轻脚的来到夏叶的床边。隔着帘子,他看到夏叶熟睡的面孔,好想上去摸摸她的脸。

    黎佑晨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想着自己从哪里冒出来的想法,竟然会这样想。黎佑晨看着夏叶,想夏叶如果知道自己在她床边想着这些,会不会起来给自己一个耳光?

    想到这里黎佑晨竟然笑了出来,黎佑晨平时可是不会轻易笑出来的,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夏叶,一个不相干的人笑了出来,可见黎佑晨对夏叶应该是真心的。

    黎佑晨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想着时间已经很晚了,自己真的该回去休息了。黎佑晨临走的时候又不舍的看了夏叶一眼,他非常不想离开夏叶的身边。

    黎佑晨想如果可以的话,他想一直陪在夏叶身边,一直对她不离不弃。不过到时候事情会怎样发展,黎佑晨还真的不知道会是怎样。

    黎佑晨又帮夏叶掖好被子以后,他离开了夏叶的房间。忽然夏叶睁开眼睛,起了身。她下床以后,看向了黎佑晨离开的方向。

    原来早在黎佑晨进来的时候夏叶就已经醒了过来,不过夏叶一直没有醒来,就是想看看黎佑晨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过过了好长时间,夏叶也没有发现黎佑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也就对黎佑晨放下了戒心,没有在有那么多的戒备了。

    然后直到黎佑晨离开,夏叶才醒了过来,然后下了床。看着黎佑晨离开,她好奇黎佑晨进来到底要干什么?想黎佑晨肯定认出自己了,不过黎佑晨没有揭穿自己,也就放心了。

    夏叶想黎佑晨肯定没有什么动作了,她自己也很累了,就没有在想其它的了,也就赶着上床休息了。

    夏叶看了看自己的脚,抹了陌上的药就是管用,而且也没有那么疼了。夏叶现在都忽然有些想陌上了,想着她们以前在一起的日子夏叶就有些怀念。

    夏叶真的好想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不过为了自己的娘亲,夏叶不得不出来寻找自己的娘亲。这样她就必须要和云宫的伙伴分开了。

    夏叶躺在床上忽然就睡不着了,想着自己以前过得快乐日子,有那样的无忧无虑,而且没有烦心事可愁。夏叶这时候真的很想回到那个时候,不过现在全部已经物事人非了。

    夏叶想着自己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自由,而且也没有了原来的那种欢乐。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的就回不到了从前的那个样子。

    她想着以前的日子过得也是无忧无虑,实在是很怀念以前的日子。不过现在怎样都回不去了,所以夏叶也就断了那个念想,以前的日子回不去,只能朝着前面去看。

    夏叶想自己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母亲,不为了别人,为了自己也要找到母亲,这样不仅如了自己的愿,而且她和楚承德也会有结果的。

    夏叶想到楚承德,就想到了那四个随从,想到他们现在不知道过得怎么样,夏叶觉得自己明天有必要应该去问问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夏叶想着想着自己就有些瞌睡了,自己就想那些事情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现在赶紧要做的就是睡觉,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夏叶都不会让自己不睡觉的。

    夏叶躺到床上,不一会的时间她就睡着了。屋外的夜里又恢复了寂静,仿佛刚才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恢复了以前的冷清。

    第二天,天刚亮,夏叶就听到有人敲门。夏叶还在熟睡当中,被人吵醒的滋味根本就不好受,夏叶也不例外。

    夏叶打开门刚想要张口就骂来人时,睁大眼睛一看原来是孟离和烟如两个人站在自己门前。夏叶这才忍住了刚才想要说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夏叶看到是她们,把她们请进了屋里。夏叶揉着惺忪的眼睛,问她们这么早来敲自己的门干嘛?孟离和烟如两人一对视,然后两人就笑了。

    夏叶好奇她们两个人怎么回事?什么都不和自己说,还在那里偷着乐。夏叶生气的说:“你们两个人在悄悄笑什么啊?还不告诉我,简直太可恶了。”

    夏叶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对孟离和烟如说到,孟离知道夏叶生气的样子是装的。可是烟如却还以为夏叶真的生气了,急忙对夏叶说了这个好消息。

    原来她们今天早晨得知魅香被大将军黎佑晨罚了三十大板,怪不得她们会这么高兴。烟如还像一个孩子似得高兴的合不拢嘴,相比之下,孟离还是很淡定的,不会像烟如那样子大惊小怪的。

    夏叶好奇的问孟离说:“大将军黎佑晨为什么要帮我们出气呢?夏叶有些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夏叶问完孟离自己还自言自语道,好奇什么原因。

    孟离看着夏叶问的问题,她看着夏叶,想黎佑晨或许因为夏叶才处罚的魅香,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缘故才会处罚魅香。孟离觉得黎佑晨肯定是由于夏叶的缘故才会处罚她的。

    夏叶看着孟离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也想孟离肯定也不会知道黎佑晨是因为什么的,所以还是不勉强孟离回答自己的问题了。

    夏叶又问烟如,说:“那魅香现在在哪里呢?被黎佑晨罚了三十大板,肯定屁股疼的连走路都是问题了吧。”夏叶现在都还能想象到魅香那个样子,想想就好笑。

    烟如说:“现在魅香在自己房间里呢,那可是一个惨啊,每天有人给她上药的时候,她就叫喊着疼,那个声音啊,听着别说有多爽啊。”

    夏叶听到这里,自己听着都乐开了花,要是让自己见到魅香的那个样子的话,自己肯定会笑到肚子疼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