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没有回应,香妈妈也开始着急了,大早上的,人能去哪里。“孟离,孟离?”想起平时夏叶跟孟离走得近,香妈妈便叫出了正在梳妆的孟离“香妈妈”孟离也是刚起床,还正在梳妆。

    见孟离走过来,香妈妈就像是见到了救星“香妈妈,这么早有什么事?”孟离一边挽上自己的头发,一边问道,香妈妈忙抓住孟离的手。

    “哎呀,妈妈的好孟离,你可知道夏叶去哪里了?”“夏叶儿?她不在房间里吗?”孟离有些纳闷,香妈妈跺跺脚“你也不知道?”

    孟离摇摇头“不知道,到底怎么了香妈妈?”孟离问道。香妈妈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夏叶不在房间。”“开门看看。”孟离说到,香妈妈面漏为难“这,夏叶儿可是从来不喜欢别人进她房间的。”

    孟离摇摇头“开门吧,不然我们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言语之间,烟如也走了过来“孟离,这是怎么了,香妈妈也在。”孟离一脸惆怅,“过来吧,夏叶儿不知道去哪里了,不在房间”。听到这话,烟如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开门吧,夏叶儿那边我来说。”孟离说到,香妈妈也实在是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只好点点头。“开吧。”说完就叫上来了几个小厮开门,开门以后,香妈妈第一个走了进去。

    房间里空无一人,打开夏叶儿的衣橱却发现里面衣服都还留着,只带走了几件轻便的衣服,看来不是被贼人掳走,香妈妈的心放下了一半,可是人到底去哪里了。

    正想着,突然有人过来禀告,说是黎佑晨来了,香妈妈一个激灵“这么快就来了”说完就整理了一下衣装,转身对身后众人道“大家都回去吧,没什么事了”“是”大家虽然纳闷,但也不是不识抬举,听了香妈妈的话,大家就散去了。

    “香妈妈,有了夏叶儿的消息,千万告诉我”孟离和烟如紧紧握着香妈妈的手,烟如说到“哎,香妈妈知道,快回房吧”“嗯”孟离和烟如同时点点头。

    香妈妈下楼就看见自家老板坐在那里“呦,您怎么有空过来,是为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还是为佳人?”香妈妈打趣黎佑晨,黎佑晨瞥了一眼香妈妈。

    “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的。”黎佑晨说到,香妈妈做到黎佑晨旁边“老板请讲”说着还给黎佑晨倒了一杯茶,香妈妈极力想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毕竟夏叶儿丢了是一件很大的事情。黎佑晨端起茶,抿了一下,又放下。

    “老板所说何事?”香妈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黎佑晨先是笑了一下“她走了。”“谁?”香妈妈听了这话有些不解。黎佑晨看向香妈妈“夏叶儿”说出这个名字的一瞬间,黎佑晨的眼里瞬间划过一抹忧伤,但仅仅是一瞬间。

    站在楼上的孟离看着楼下的黎佑晨,轻轻叹了口气,刚才,只是那么一瞬间,一瞬间你眼底的伤感也全被我看到,孟离的心也有些痛。

    “走了?”香妈妈惊讶道,黎佑晨起身要离去“就是告诉你,她走了,不用找了”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了表情错愕的香妈妈。

    再说夏叶儿,此时的夏叶儿,脱去了在万香楼时候的锦衣,身着了一件淡蓝色的轻便外衣,绸缎制得紧腿小裤。时值中午夏叶儿肚子有些饿了,看了一眼前面的酒店,瞬间眼前一亮,拿出绘布图确认了一下就大步走了进去。

    “呦,客官来吃点什么”夏叶儿刚踏进酒店,小二就跑过来招呼。

    “你们这里有什么招牌菜”夏叶儿手背在身后,问道。

    “这位客官,我们这里,糖醋鲤鱼可是京城一绝,要不要尝尝”小二笑着说道,夏叶儿点点头“来一个尝尝吧,另外,再给我来个清淡小菜”“好嘞,客官您里面请。”小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夏叶儿顺势就找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看着旁边的人来人往,夏叶儿开始羡慕起这些人的平淡生活,她在想,等自己收集了证据,平反了夏侯当年一案,一定也要这个安静的地方隐居。

    “来喽,客官,您的糖醋鱼,还给你炒了一道乳香白菜,您慢用”小二的吆喝声打断了夏叶儿的思绪,看着小二为自己热情的上菜,夏叶儿微微一笑,看了一下菜色就先开始动筷子。味道也不错,尤其是这道糖醋鱼,果然好吃。

    夏叶儿本来就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加上自己本来就饿了,于是吃的就更香了。这么好吃的鱼肉,下次回姜国,一定让云宫推广以下,改个名字比较好啊,糖醋鱼太普遍了,口水,口水鱼吧,会不会太恶心。

    “嗖”就在夏叶儿吃得正香时,一道白影穿过了夏叶儿的眼前,夏叶儿一个激灵,心里想不好,刚要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粉防御,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齐飘渺,你怎么在这”自己对面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居然就是自己的师父————齐飘渺。齐飘渺倒是很淡定,“为师来了,你不但不好好招呼,还直呼为师的名字,该当何罪啊。”夏叶儿一阵想要冷笑“你来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云宫。”齐飘渺的声音特别好听,就好像是他的名字,飘渺。“云宫?”夏叶儿反问道,难道是得到了云宫的情报吗?齐飘渺依然是一副急死人不偿命的样子,慢悠悠地喝着茶。

    夏叶儿转身看到了后面的梁柱上定住了一只白色的茶盏,想必刚才的白影就是它了,看到被嵌在柱子上的茶盏,夏叶儿的心总算是放下了,随机也收起了刚才准备防身的药丸。“你是从云宫哪里知道我在这里的?”夏叶儿问道。

    齐飘渺没有说话,依然只是喝茶,夏叶儿感觉整个人都要被他气死了“你说句话呀。”齐飘渺抬起头“多日不见,爱徒还是这个样子啊。”他还故意加重了“爱徒”两个字的咬音。夏叶儿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在提示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