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因为害怕会太腻,夏叶儿一条鱼做了清炖的汤,另一条红烧了一下。顺便还把师父剩下的一些竹叶塞进了鱼肚子,这样鱼就变得更加鲜美。

    就连齐飘渺这样的高冷大汉,也忍不住的称赞夏叶儿的厨艺“没想到你还会这手”“那当然了,人在江湖飘,还能饿死不成”夏叶儿听到师父的夸奖,难免有些飘飘然,毕竟自己很少在练功的时候被夸奖。好吧,虽然这次被夸奖也不是因为练功。

    吃完晚饭,夏叶儿再次和齐飘渺开始谈论自己的轻功问题“我练功的时候,总感觉不受控制,我觉得,这样一来,就算我练成了,可是不受控制,怎么办”。夏叶儿在最后还是有一点意识的,她知道自己不受控制地从高空坠落,所以难免有些担心。

    齐飘渺说“那是因为,你只是领悟了她的要领,却没有学习心经口诀,你说你练功的时候感觉有一股热流在涌动,那就是说明你已经知道如何让自己放空。

    剩下的就只是心经的问题了”夏叶儿点点头,原来今天练功的时候,不受控制是这么回事,那么心经到底是什么那?夏叶儿也不知道,于是她又开口问了齐飘渺。

    “师父,能不能教我心经口诀,我不想自己练的轻功不受控制,那样跟没练没什么两样啊,我也希望自己以后能驾驭的了它。”夏叶儿急切地说。

    齐飘渺还是那一副淡定死人不偿命的样子“为师会好好教你的,放心吧,天已经很晚了,快去睡觉。”“哦,知道了。”夏叶儿跟齐飘渺说过晚安以后就自己回了房间。

    或许真的是白天的时候后练功消耗了太多的体力精力,夏叶儿真的是累了,刚躺下没多久,就呼呼大睡进入了梦想。

    齐飘渺轻手轻脚的走到夏叶儿的床边,看着睡熟的小脸庞,脸上浮出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微笑。这可真是个危险的小生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她,都想沉溺在她的笑容之中。

    夜更加深了,齐飘渺换上一身夜行装,再次看了看夏叶儿的脸“为师走了,这本心经口诀给你,你自己好好练习。”明明知道她听不见可还是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夜色茫茫,齐飘渺轻功运行,飞身消失在了夜色和山色的交界处。

    清晨的鸟鸣声叫醒了正在睡梦中的夏叶儿,夏叶儿轻轻张开眼睛,却没有预料中的刺眼阳,起身一看,原来是齐飘渺给她吧幔帐放了下来,刚想着起身去洗漱,却却看见了枕头旁边放着一本《心经口诀》。

    夏叶儿急忙下床出去找齐飘渺,空旷的山林里面却没有人。“为师是迟早要走的,但是你可能会在这里多呆些时日”想起齐飘渺的话,夏叶儿像是明白了什么,就不再去寻找。

    可是自己也不能在这里一直待下去了,寻找证据迫在眉睫,必须立即动身,在黎国这么长时间却没有什么收获,夏叶儿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地图,开始寻找自己的下一站。

    月氏国,与黎国隔河相临,而且月氏国的旧国主曾与姜国皇帝有旧交,那里极有可能有着自己想要找到的证据,看来下一站最好的选择就是月氏国了,夏叶儿想着。

    临走之前,夏叶儿,又回到了黎国城内,想去置办点东西路上到这防身之用。路过一家铁匠铺,里面的老铁匠明明已经白发苍苍,却还能抡起锤子打铁,他的肤色和铁几乎能够融为一体了。

    “师傅,有没有比较锋利的匕首”夏叶儿问道,打铁的师傅听到有人说话,便抬起了头“姑娘年纪轻轻,要匕首做什么?”“我年纪轻更要匕首防身,辛苦了。”说着,夏叶儿便掏出一锭银子放在了铁匠的眼前。

    铁匠笑笑“姑娘稍等。”说完便转身进了里间,等到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柄短匕首“姑娘就用这把吧”“谢了老伯。”夏叶儿抽出匕首看了看,觉得还不错,便收起东西离开了。

    “听说了吗,万香楼头牌被黎大将军赐死了。”“赐死了?”夏叶儿刚要离去就听到了旁边两个正在吃饭的男子交谈,听到万香楼这个地方的时候,夏叶儿还是停住了脚步。

    “为什么赐死?”“据说是曾经陷害过万香楼里一位将军喜欢的姑娘,被将军知道了。”“哎呦,这黎大将军真是重情重义,那现在的头牌是谁啊?”“孟离姑娘。”

    听完两个人的对话,夏叶儿笑了笑,自己要离开了,改朝换代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黎佑晨,对不起,还是负了你。

    夏叶儿出了黎国的城墙以后,就直奔向东北方去了,她的目标很明确————月氏国。月氏国和黎国之间相隔了一条大河,而要过这条大河,就必须要乘船横渡,这天阳光明媚,夏叶儿就往月氏国与黎国相间的大河前面赶车。

    这条国界河长足有9000尺,就连它的宽度也足足有5000尺,如果做船横渡的话,起码也的一天一夜。而且河面虽然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是实则暗潮涌动,不知道在哪里就会出现暗涡,船夫一个不小心就是全船人的性命。

    就是因为它如此凶险,所以长期以来,很少有人敢渡河,但是在这国界河岸上有一名李老汉,李老汉是个老船夫了,渡了20多年的船,每一船人都是相安无事。这么多年来,这国界河上不断地增添这新的冤魂,治由李老汉还安然无恙。

    但是相乘李老汉的船,不仅要花大价钱,还要看运气,因为国界河很宽,横渡都需要一天一夜,所以不一定你想坐船的时候,李老汉就正好在你这边的岸上。

    总之,对于月氏国和黎国生活在国界河周围的百姓来说,李老汉是个神一样的存在,他的船,有时候甚至承载了两岸的亲情的安危,每个父母都会对即将外出闯荡的孩子们说:“别怕花钱,去坐李老汉的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