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租了一辆马车载着自己去国界河边,一路上,她不断的询问车夫“大叔,这国界河,到底是什么来头?”车夫转过身去对夏叶儿说“这河可有些说头了,都说是这里的河神脾气暴躁,所以啊这河上是凶险万分啊”

    “河上的船夫多吗?”夏叶儿继续追们,车夫听了这话有些忍不住地笑了“姑娘是外地人吧。”“嗯,对啊。”夏叶儿嘟嘟嘴,外地人怎么了,真是的。“这河上啊,船夫有,但是很少,毕竟这河面上状况很多,险象环生,谁都不敢随便开船。”

    “那大家都是怎么过河的?”夏叶儿有些奇怪,和尚既然险象环生,船夫又不多,万一出点什么事情,一船人的性命就都没有了,那么大家如果想要渡河到底该怎么办那。

    车夫见夏叶儿是外地人,长得很清秀美丽,忍不住的想多帮帮她。“姑娘啊,我劝你,没有太着急的事情就不要随便过河。”“大叔,我事情很急的。”夏叶儿做出一副可爱的样子。

    “姑娘是要去月氏国吗?”车夫问道,夏叶儿点点头“对,我去哪里有很重要的事情。”“好吧,既然劝不住姑娘,那就送姑娘一句话,我们这里有个李老汉,他的船河神从来没有迁怒过”。

    “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夏叶儿问道,“鬼神之事,敬而远之,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姑娘千万记住老汉这句话。”车夫说到。夏叶儿点头,她总感觉里面有什么猫腻,但是毕竟没有真实经历过,她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原因。

    马车一路颠簸,伴随着夏叶儿和车夫之间的对话,车子就到了国界河边“姑娘,下车吧,到了。”车夫热情的给夏叶儿掀开轿子的门帘说到。夏叶儿弯腰走出来,然后提起裙子轻轻下了马车。

    国界河旁边十分热闹,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草市,买各种东西的都有,其中以女性专门喜欢的小饰品居多,对于这个现象,夏叶儿有些不解。“大叔,这是你的钱”匆匆瞥了一眼河边的情况以后,夏叶儿转身就给车夫结账。

    “哎呦呦,这可怎么是好,用不了这么多的。”车夫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夏叶儿笑笑说到“要的要的,这一路上你陪我说了多少话呀,没有你,我准的闷死。”、

    听了夏叶儿的话,车夫双手放在腰间擦了擦,才不好意思的接过了夏叶儿给的钱。“对了,大叔啊,为什么这河边都是些卖小饰品的”夏叶儿突然想起这个问题,问道。

    车夫看了一眼河边的景象。“姑娘有所不知啊,这对面就是月氏国,月氏国啊,很奇怪,女尊男卑特别严重,所以一般从这里到月氏国的都是女孩子。”

    “原来是这样啊。”夏叶儿明白过来,月氏国女尊男卑,子自己去了岂不是可以施展一番。然后朝着车夫挥挥手“我走了,大叔,再见。”“哎,再见,保重啊,姑娘。”车夫笑着坐上马车走开了。

    夏叶儿走进了河边的小草市“姑娘来看看我家的胭脂水粉吧。”“姑娘我家有新上市的簪子”......夏叶儿一边享受着这里的繁华,一边看着这些小玩意,虽说云宫这些东西都有,但是怎么都没有这些小草市上的东西来的有趣。

    不能再看下去了,找个船渡河要紧啊。夏叶儿想着,就来到了码头,可是这码头上就只有两位船夫,到底哪个是李老汉,夏叶儿也不知道。

    “请问,那位是李老汉啊”夏叶儿问道,这时候一个年约花甲的男人站了起来“我就是啊,姑娘有何贵干。”“你就是李老汉,听说你的船很安全。”

    “都是河神抬举我,让我多活了几年。”李老汉抽着自己的老烟斗说到,夏叶儿看着李老汉这一副高傲的样子,心里瞬间不爽起来。

    “姑娘啊,你要是要坐船渡河,就一定要坐李老汉的船”这时候一位大娘走了过来对夏叶儿说到。夏叶儿看了看李老汉,又看了看另外一个船夫。好生奇怪,怎么这个船夫出来摆渡还带了孩子。

    就在夏叶儿自己纳闷的时候,那个孩子看到夏叶儿正在看自己,一下子就超夏叶儿跑了过来“姐姐姐姐”孩子抱住夏叶儿的腿,着实把夏叶儿吓了一跳“你这是干什么?”

    “姐姐,你来坐我爹爹的船吧。”孩子抬起头,用一种近乎乞求的眼神看着夏叶儿,眼睛里还含着泪花。“你先起来,告诉姐姐为什么要坐你爹爹的船。”

    小孩子在夏叶儿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姐姐,我娘亲病了,家里没有钱了,爹爹就出来渡人过河,可是已经十天了,就是没有人来坐爹爹的船。都是他,大家才不坐爹爹的船的。”小孩子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稚嫩的小手指向了李老汉。

    李老汉有些生气了“你这个小娃子,好不懂事,你爹若是也能保住大家的命,大家也去坐你爹的船了,还有你这个小姑娘,本大爷的船你到底坐不坐。”

    看着如此张扬跋扈的李老汉,夏叶儿心里十分讨厌,于是从口袋中掏出银子“给你,今天我坐你爹爹的船。”小孩子收起银子,开心的蹦了起来“爹爹,娘亲终于有救了。”“快回家带你娘去看医生。”夏叶儿对小孩子说到。

    “哎呀,姑娘啊,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啊,不能胡闹的。”刚才的大娘又过来劝夏叶儿,周围的人也开始纷纷议论“这姑娘真是太大胆了”“怎么能这么胡闹。”

    夏叶儿从不相信鬼神之事,所以大家说的什么河神暴躁,却偏偏不迁怒于李老汉这样荒谬的话,她自己更是不会相信,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有些人,越是什么事禁忌,她就越要去看个究竟,夏叶儿就是这样的人。“没关系的,大娘放心吧”看着夏叶儿天真的笑容,大娘叹了口气“哎”

    “咱们什么时候过河?”夏叶儿转身看向船夫问道,船夫已经在解绳子了,看到夏叶儿又把绳子栓了回去。“姑娘要不,你还是跟着李老汉走吧,我把钱还给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