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叔,我今天就要坐你的船。”夏叶儿说着这句话,还不忘挑衅一般的看像李老汉,李老汉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小小的一个小姑娘居然敢挑战自己的权威。李老汉一边往船上搬东西一遍冷笑。

    夏叶儿好奇地看着李老汉的动作,他在往船上搬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个船夫没有办=搬哪,“李老汉,你搬什么那”夏叶儿问道,李老汉听到这个问题,显然是紧张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小下,但还是被夏叶儿尽收眼底。

    “没什么,给河神的祭品”李老汉忙过来打哈哈。这下夏叶儿就更怀疑了。很明显,李老汉说谎了,看来问题就出在这些东西上。

    “姑娘,上船了。”就在夏叶儿思考的时候,船夫就已经准备好招呼夏叶儿了,夏叶回过神来“来了”说着一个轻跳跃,自己就稳稳的占到了船上。“里面有休息的地方,简陋了点,姑娘多担待。”船夫说到。

    在众人的一派质疑声中,夏叶儿到底还是坐上了船夫的船。“姑娘啊,我们这船啊,一会可就开了。”船夫对夏叶儿说到,夏叶儿不明白这话是什么用意,便问道“我知道啊,有什么问题吗?”“哎,姑娘,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去坐李老汉的船。”船夫显然是有些着急。

    这时候李老汉子在一边插话了“哎,这河神庇佑谁,谁就能平安过河,姓张的,我看你还是不要去祸害人家小姑娘了。”听了李老汉的话,夏叶儿心里更加不爽起来,但是却也没有接他的话。

    而是转身对船夫说“大叔,没关系,我们出发吧。”“好吧。”姓张的船夫无奈的点点头,撑起杆子用力一顶,船就离开了岸边,然后他拿出自己的桨架好开始一点点的划水前行。而李老汉此时也准备从出发了。

    他像姓张的船夫一样,都是用杆子用力把自己的船顶出去,然后收起杆子,用桨划船。看到这一切的夏叶儿更加坚定,猫腻一定就藏在刚才李老汉往自己船里搬的东西上。

    “船夫啊,你能不能给我讲讲这李老汉。”夏叶儿建立老汉还在自己挺远的身后,转身就去找了船夫,想必现在说话他也听不见,除非他有顺风耳。

    船夫一遍摆渡,一边说道“这李老汉是我们这里有名的船夫,搜游的船都是第一次出航就会在河中央被风浪袭击沉没,只有李老汉的船是好好的,安然无恙。”

    “这么神奇?”夏叶儿问道,“那大家的船沉没的时候,都有谁在现场啊”夏叶儿继续问道,她总觉得这个李老汉有问题,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一开始的时候,李老汉都是和别人结伴而行的,可是每次大风大浪都只有李老汉能平安的归来,所以后来,哪些新的船夫就都愿意和李老汉一起,觉得能沾沾他身上的神力”船夫看了看身后的李老汉说到

    神力?夏叶儿从不相信有什么鬼神之说,所以这一切一定都是唬人的。一定是李老汉动了什么手脚,不然怎么每次结伴的船都只有李老汉自己能回来。

    “那平时没有人自己出航吗,就是不跟李老汉在一起。”夏叶儿继续问道,如果平时没有人自己出航的话,全部都是跟李老汉结伴而行的话,那问题就真的是出在李老汉的身上了。

    可是船夫的回答却让夏叶儿很吃惊“有,可是也还是没回来,哎,死了。”说完船夫还不忘叹了口气。夏叶儿再次陷入了谜团之中,那李老汉不在,怎么还会沉船,难道真的和李老汉没有关系吗。

    可是鬼神之说更是靠不住,到底是为什么那,夏叶儿陷入了沉思。“姑娘啊。”船夫交了叫夏叶儿,夏叶儿回过神来,看向船夫“怎么了,大叔?”“哎呀,不用大叔大叔的叫我,我姓张,你就叫我老张吧”船夫说到。

    “那怎么能行,我还是叫您张大叔吧”夏叶儿坐在船舷边,一只手支撑着下巴说到。“对了,张大叔,你家娘子的病......”说到这里,夏叶儿看到张大叔的眼睛里噙上了泪花。

    “姑娘,我家娘子患了咳疾,我又没钱给他医治,这船啊,是我父亲给我传下来的,实不相瞒,若是姑娘不出手相救的话,我就要把这船卖了换点钱。”说着张船夫就陷入了悲痛之中。

    夏叶儿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提起这件事上。话语之间,李老汉已经赶了上来“哎呀,看到你们啦,我还以为成了河神祭品了。”李老汉一边撑船一边说道。

    夏叶儿笑笑“没您在前头见河神,我们怎么敢先走一步。”李老汉一惊,这小姑娘的口舌好生厉害。“你个小娃子,敢对我李老汉不尊敬?”李老汉生气了,夏叶儿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你个死老头,居然敢对本姑娘大声吆喝”

    李老汉船上的人闻言都笑开了,李老汉瞬间觉得丢了面子“哼,我现在不跟你争,今晚上到了河中央,就让你知道河神的厉害。”说完还冷笑了两声。

    夏叶儿只是瞥了瞥他,没再去和他争论什么,夜幕很快就降临了,晚上的河面更加安静,只是安静的有些瘆人,一片漆黑,天水交界处都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张船夫了李老汉早就在船上挂起了灯笼,两个微弱的光芒相聚并不远。夏叶儿坐在船的甲板上,伸手就去捞水玩。“姑娘啊,快进去吧,晚上冷,别冻着。”张船夫对夏叶儿说,夏叶儿果然感受到了一阵冷清,于是也没说什么就进了船。

    船里面休息的地方虽然简陋,但却十分整齐简介。被子也很干净,还有茶具桌子,灯也早已经点上了,夏叶儿躺了下来,想要闭目养神。

    她知道自己不可以睡觉,因为李老汉说过“今晚到了河中央就让你们知道河神的厉害。”

    看来今晚李老汉一定会有什么行动的。

    就在夏叶儿这么想着的时候“砰”的一声在外面响起,夏叶儿一个激灵起身跑出了船外“怎么了?”夏叶儿问道,此时的张船夫已经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刚才有什么东西在水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