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东西?”夏叶儿的目光凝重起来,她向前走过去,顺着张船夫的目光往下看,“什么都没有啊。”于是她又把目光放到张船夫身上“张大叔,你进来。”说着就赶紧扶起张船夫往船里面走去。

    “张大叔,你看到什么了。”夏叶儿给张船夫到了一杯水问道,张船夫刚才收到了惊吓,不过喝了一点热水已经能镇定下来了。“姑娘,这河伯好像是真的生气了。”

    “怎么了?”夏叶儿不明白起来,张船夫摇摇头“刚才我正在划船,我眼前就砰的一声,一阵水花就起来了,那水花,起码的十尺啊”张船夫一遍比划一边说道。

    夏叶儿更觉得事情蹊跷,突然想起来刚才怎么没见李老汉的船,于是她赶紧快步走出了船,就在他要去寻找李老汉的船的时候,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块黑色的小碎块,这个东西怎么有点眼熟啊。

    想起李老汉百天行船时候跟自己说的,搬了些给河伯的祭品,夏叶儿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神秘地笑了。

    如此一来的话,那李老汉现在一定不再船附近了,她拿起小碎块,继续往前走。知道能看到所有的水面时,她发现,果然没有李老汉的船。

    果然是李老汉搞的鬼,这个李老汉,看来为人不仅高傲,还十分狠毒。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以后,夏叶儿就进了船。

    张船夫还是处于惊慌之中,身体在打颤。“张大叔。”夏叶儿轻轻叫了张船夫一句,张船夫回过头“姑娘啊,若是河伯怪罪,你我今日命丧于此,这可怎么是好,是我拖累了你。”

    夏叶儿笑笑“快别这么说,我已经知道这河伯是谁了。”“谁?河伯就是河伯呀,是神,怎么会是个人那,姑娘快别开玩笑。”张船长显然是不相信夏叶儿的话。

    夏叶儿坐到张船夫的对面“张大叔,我现在要你配合我,明天咱们把这河伯抓起来,你可愿意?”“哎呀,你怎么现在还在说胡话。”张船夫有些着急了。

    夏叶儿也不急,说到“你知道刚才为什么会有水花吗?”张船夫抬起头看着夏叶儿,摇摇头:“不知道啊,那不是河神怪罪吗?”“当然不是,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鬼神,刚才的水花,是因为有人吵你人了一颗鱼雷。”夏叶儿说到。

    张船夫眼睛里马上就有了光采,“鱼雷?”“没错,我刚才在船板上捡到了一块小碎片,而且上面有明显的硝烟的味道。”夏叶儿拿出了刚才自己见到的碎片。

    张船夫拿上就来了精神“难道说,这河面上只有我和李老汉的船......”“没错,我刚才已经出去看过了,李老汉的船早就已经不见踪影了。”夏叶儿说到。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他明天早上一定还会来这里。”夏叶儿说到,张船夫正纳闷问道“为什么?”“他以为已经炸了我们的船了,所以一定还会回来确认一下,顺便下水捞点我们丢的财物。”夏叶儿端起茶栈轻轻抿了一口。

    “捞东西?”张船夫问道,夏叶儿点点头,“据我观察,这国界河根本就没有大家说的那样险象环生,其实很安静,只不过是以前出事的船太多了,就有了这样的传言,而且,那些失事的船只,如果是和李老汉一起来的,应该都是这么沉没的。”

    “你是说,李老汉害死了那么多乡里乡亲?”张船夫显然有些接受不了,夏叶儿依然是点头。继续说道,“而且出行之前,我还看到他船里面放了游泳穿的蛙脚。”“所以你断定,他回来打捞我们的财务”。夏叶儿这次没有说话只是点头。

    张船夫也是许久的沉默,“姑娘,这......哎”夏叶儿明白此时张船夫的心情,谁都不会想到害死了那么多乡里乡亲的人居然是大家一致奉为神一样的存在。

    “其实我一直都不相信鬼神之说,大家说治由李老汉的穿能通过国界河的时候,我就有些疑惑,再后来,我看他那么嚣张跋扈,连小孩子都不肯放过,这样的人就算真的有河伯,又怎么会得到庇佑”

    夏叶儿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讲。“再后来,我就看到他扼杀哪个船里搬东西,当时我问他那是什么,他很紧张,我就知道有问题。出航的时候,我瞧瞧瞥过一眼他的船只,里面还有游泳时的装备。”

    “今晚上我本来就不敢睡,怕他动什么手脚,没想到他居然扔了鱼雷,只不过,这鱼雷都是官家掌管的,怎么回落到一个平民百姓哪里,看定时官民勾通”夏叶儿一点带你的分析。

    “我们这里刚爆炸,他的船就不见了,晚上哪有行船的,所以一定是他想炸了我们的船,某我们的财。”夏叶儿想到这里,不禁恨得牙痒痒。

    撇开自己不说,张船夫是他土生土长的乡里乡亲,张船夫还有个孩子和一个病重的妻子,李老汉怎能下如此狠手,再想想以前冤死在这里的人们,夏叶儿深深叹了口气。

    “姑娘,那你说,我们有什么办法吗,只要能揭穿李老汉,让乡亲们以后能平平安安的过河,我做什么都愿意。”张船夫一把拉过夏叶儿的手说道,夏叶儿吓了一跳,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把手抽了回去。

    “这个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我们的配合起来。”夏叶儿说到,张船夫一听就来了精神“姑娘说,什么办法?”

    “这样,我们今晚上就不继续前进了,这水流虽然不急,但是足够我们漂一阵子,你只要负责把方向掌握好就行,明天我们游到这里,潜进水里,等李老汉下水的时候,我们就出来逮住他。”夏叶儿一边说还一边比划着,张船夫连连点头。

    两个人商量好了计策,张船夫就到船外面了,夏叶儿看着张船夫离开的背影,有些莫名的心疼,他很能理解张船夫现在的心情。毕竟这么多年来,这么多条人命,都是李老汉一人所为,那个一直以来都被人们奉为神一样的存在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