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渐渐深了,夏叶儿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张船夫。于是就一个静静地躺在那里,整整一夜,两个人都是未眠。

    第二天凌晨的阳光照进了船里面,灯已经燃尽了,夏叶儿起身走到了船外。“张大叔,我们准备一下吧。”“嗯好”张船夫起身就跟着夏叶儿进了船。

    “这是绳子,一会用来绑李老汉,还有这个是我摘得荷叶梗,我们一人两根插到鼻子里,另一端露出水面,就不用担心会窒息了。”夏叶儿一边给张船夫介绍一边说。张船夫开始佩服起夏叶儿来,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智慧。

    “好了,我们下水吧。”夏叶儿今天砸脸上的时候就已经换好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好,姑娘一会你就跟着我游,咱们到昨天的地方去。”张船夫也已经准备好了。夏叶儿点点头,做出了个准备好的手势,跟着张船夫潜了下去。

    船飘出去的距离比夏叶儿想象中的要远一些,夏叶儿虽然是个女子,但是体力不错,一程路下来没有很累,张船夫还在担心夏叶儿的体力问题,但是夏叶儿一直没说累。

    昨晚失事的地方有许多芦苇,夏叶儿看了一下地势。“我们就去那片芦苇那里吧,那里掩护好。”张船夫跟着点了头“走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游到了指定好的地方,“张大叔,咱们就按计划的来,现在还不用潜下去,一会我来防风,他来了,我就告诉你,我们就潜下去。”夏叶儿说到。

    张船夫依然是点头,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对夏叶儿的印象完全改变了,夏叶儿不再只是个财大气粗的莽撞小姑娘,她有计谋,有才略。

    夏叶儿用芦苇作掩护,细细地观察四周的动向,忽然,她看到不远处的一处苇丛里面水鸭到处飞了起来,一阵乱叫,这是来了吧。夏叶儿赶紧转身对张船夫说“可能是来了,张大叔,准备好我们潜下去。”

    “嗯,姑娘一会如果你挺不住了,就浮上来,没关系,我来替你收拾。”张船夫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夏叶儿笑了“张大叔,没关系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有什么事的。”听了夏叶儿的话,张船夫放心的点了点头。

    李老汉的船真的开过来了,夏叶儿和张船夫按照原先的计划潜下了水。

    再说李老汉,李老汉划着船果然来到了昨晚他们停船的地方,他四处张望,再确认了没有人之后,就转身进到船里面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蛙脚,带上以后就跳下了船。

    昨天夏叶儿出手阔绰,一给就是一锭金子,肯定是个有钱人,她的船沉了,必定有很多好东西在水底,想着李老汉就深吸一口气,潜了下去。

    夏叶儿见一个黑影潜了下了,一定是李老汉了。她对着张船夫打打手势,张船夫明白了她的泳衣也跟着点了点头。

    夏叶儿跟着李老汉游,一直尾随在他的身后,而张船夫因为害怕夏叶儿出事,也跟在夏叶儿的身后。李老汉游了一会,终于感觉到不太对劲,于是停了下来,总感觉后面有人在跟着自己。

    连他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是一直这样,万一把自己吓死怎么办。于是李老汉壮起胆子,转身回了头。回头的一瞬间,李老汉差点吓破了胆子,他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那是在他心中已经死去了的夏叶儿的脸。

    李老汉看见夏叶儿,整个人毛孔都扎你了起来,“见鬼了。”他心里想着,并迅速的往水面上游,夏叶儿见到李老汉这幅惊慌失措的样子竟然想要笑。她玩心大起,于是也用一上,撤掉了李老汉的一只蛙脚。

    李老汉感觉到脚上有东西脱落了下来,整个人别提有多害怕了。就在夏叶儿觉得好玩的时候,她看见另外一个黑影朝着李老汉游了过去。两个人瞬间扭打在一起。

    夏叶儿猜到应该是张船夫过去了,于是自己也赶紧收起玩的心思,使劲向上游去。等夏叶儿游过去的时候,张船夫已经把绳子绑在了李老汉的手上了,可是这李老汉一见到绳子,便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于是就使劲的吧张船夫往水下拽。

    夏叶儿一看不好,赶紧上去帮张船夫拉绳子,三个人这样纠缠在水底,就在夏叶儿觉得整个人快要窒息的时候。“砰”的一声,三个人一齐露出了水面。

    到达水面的夏叶儿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张船夫使劲拽了拽拴住李老汉的绳子“你已经犯下大错了,你还想跟我们同归于尽?”李老汉的蛇蝎心肠可见一斑啊。

    夏叶儿不禁感叹道,真是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好了,张大叔,我们快上去吧,他已经没力气了。”看着奄奄一息的李老汉,夏叶儿确定他是没力气了,才会被拉上来,还真的是自私,没力气了也不忘扔掉绳子。

    夏叶儿先上了李老汉的船,然后和张船夫一起吧李老汉拉上了船。夏叶儿走到李老汉的船里面去看了一眼,原来所有的客人早就被李老汉用迷药迷晕了。难怪他敢制造出这么大动静。

    “你说,那些枉死的乡里乡亲是不是你害的。”张船夫已经开始审问李老汉了,李老汉一副我就是不说,你能奈我何的表情。夏叶儿冷笑了一声,然后也来到了甲板上,“这河水已经有了那么多冤魂,可能不差你一个。”

    “若是我们也像当年的你一般,悄无声息的干掉所有人......”夏叶儿说着还把手放在李老汉的脖子上做出一副抹脖子的架势,李老汉整个人一个激灵。“你们不是应该被我炸死了吗?”李老汉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河伯庇佑,让我多活了几年。”夏叶儿学者当时李老汉的话说到。李老汉低头不再说话,“昨晚若不是张大叔调动了一下船头,我们早就葬身鱼腹了。”夏叶儿回想起昨晚的情景还有些后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