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来找些东西,还要找我娘亲。”夏叶儿眼神中开始有些悲伤。“姐姐的娘亲丢了吗?”虞月天真地问。夏叶儿点点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快去洗洗睡觉吧,已经晚了。”夏叶儿对虞月说到,虞月觉得有夏叶儿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特别有安全感。“姐姐也早点睡吧,那个老板给我送来了几件新衣服,明日我穿与姐姐看看。”“好”夏叶儿笑着送虞月回了房间

    送了虞月回房间,夏叶儿也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正在夏叶儿准备更衣的时候。外面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吸引了她。这个声音像是飞檐走壁的声音,外面有人?

    想到这里,夏叶儿吓了一大跳,随机就扣上了衣服的扣子,掏出了陌上的痒痒粉。虽然这东西不能致人于死,但是用来拖延一下时间,保命已是足以。

    就在夏叶儿躲在床后面静观其变的时候,窗户突然被冲破,一个黑衣服持刀而入。夏叶儿立即跳出来向他扔去了痒痒粉,谁知道黑衣人挥刀而过,痒痒粉便真的成了一堆粉末散落在地上。

    夏叶儿傻了眼,就在她眼看着黑衣人执刀向着自己的时候,黑衣人突然停止了,然后“轰”的一声,黑衣人应声倒地。惊魂未定的夏叶儿直直的盯着黑衣人的位置。他倒下以后,那个地方便出现了一张精美峻伦的脸。

    “齐飘渺?”夏叶儿显然是没有想到竟然是齐飘渺,他不是走了吗?“你不是离开了吗?”夏叶儿问道,齐飘渺绕过地上的黑衣人“我还没出黎国,就知道你自己来了月氏国,而且身后一直跟了一群人,还都是女人。”

    齐飘渺处变不惊的坐了下来,夏叶儿更加奇怪了“女人?”说完便掀开了地上黑衣人遮在脸上的黑布“眼熟啊。”“他们跟你坐了一艘船。”齐飘渺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夏叶儿这才想起来,原来她就是当时李老汉船上的众多人之一。

    “怎么会有人跟着我。”夏叶儿走到齐飘渺的身后坐了下来。“可能是你一出万香楼就被人盯上了。”齐飘渺没有喝茶,而是给夏叶儿倒了一杯。

    “她们会是谁的人?”夏叶儿问道,齐飘渺摇摇头“剩余的人,我都已经解决了,只剩下了这一个,我猜它也是看到同伴都被我解决的怕完不成任务,才会如此莽撞的来想杀你。”齐飘渺分析道。

    “看来,我真的有必要入宫去了。”夏叶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齐飘渺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对了,你身边的那个女孩是谁?”“她啊,她是月氏国的公主。”夏叶儿吧自己是如何遇到虞月的以及虞月身上经历的事情,一一告诉了齐飘渺。

    齐飘渺一阵沉思以后开了口“你就这么相信她,甚至愿意带着她?”“她只是个孩子,能怎么样,再说了,我不带着她,她怎么办?”“你自己决定吧,反正为师救得了你这一次,就能在就你无数次。”齐飘渺的语气里,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宠溺。

    “师父,你是跟着我来的月氏国吗?”夏叶儿问道,齐飘渺摇摇头“徒儿,为师是跟着这些人来的。”齐飘渺说完还指了指地上躺着的黑衣人。

    “她死了吗?”夏叶儿问,齐飘渺点点头“点了他的死穴,原本我也不想杀人的,可是他们嘴太硬,一个个看自己逃不了就都服毒自尽了,留她也没什么用。”

    夏叶儿越发地佩服起自己的师父,“我走了,你自己留心注意,那个小丫头,最好还是不要留在身边,为师是害怕,她给你招来杀身之祸。”齐飘渺一番叮嘱,然后拎起地上的黑衣人,一个飞身,飞出了窗户。

    虞月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吗?虞月?想到虞月,夏叶儿的心马上揪了起来。她立即跑出房门,跑到虞月的房间猛地一下推开门。

    正打算睡觉的小虞月显然是被吓了一跳“月儿。”“姐姐怎么了,月儿在这里”虞月伸出手摸了摸夏叶儿的脸。

    看到虞月安然无恙,自己也就放下了心“月儿刚才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吗”夏叶儿问道,虞月摇摇头“没有啊。”夏叶儿更加放心了,她不希望在虞月的心理在此留下什么阴影。

    可是刚才的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怎么虞月没有听到。想起老板对自己的说的,这房间隔音特别好,不是天塌了,是听不见的。

    “姐姐,姐姐你到底怎么了?”虞月问道,夏叶儿摇摇头“姐姐没事,快睡吧。”说完就给虞月塞了被子角“姐姐走了。”“嗯嗯。”虞月乖巧的说。

    回到房间,夏叶儿努力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这次的事情,还好有齐飘渺的保护,自己才没有受到伤害,不然的话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看来自己真的是应该赶快进宫了。

    齐飘渺,夏叶儿笑了笑,只要自己有危险,最先出现的永远是他,他不仅使自己的师父,更是自己的保镖。移动保镖,更重要的,他也是自己的朋友。

    虽然漂泊在外面日子过得苦,可是自己交了那么多朋友,其实想想也挺值的的。现在自己还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证据,更没有找到自己的娘亲,所以一定不能放弃,就算再困难,再苦,自己也要坚持下去。

    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东西,夏叶儿下床去打开了自己的包袱,开始细细地数,抹上给的药丸只剩下三颗痒痒粉了,银子自己倒是不在乎,毕竟云宫的产业遍布各个国家。明日自己再去街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至于虞月那边,自己看来还是有必要跟掌柜的交代一下,想到这里,夏叶儿就再次出门,来到了掌柜的房间“砰砰”一阵敲门声过后,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呀?”“我。”夏叶儿回答道。

    “女人,你是谁?”里面的女人一听敲门的人是个女人声音,有些急了“大半夜的,敲我们家掌柜的门干什么。”“快开门,我有事情找他。”夏叶儿在此敲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